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读水粉画说张爱玲几篇博文后,也写上几句

(2020-07-27 14:03:37) 下一个

读“水粉画”说张爱玲的几篇博文后,也来写几句

张爱玲本身不大。一个十六岁的李淸照写出“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之后仅出的扼住文学三寸的文学女孩;喜欢穿引人注意服饰的年轻女人;把爱男人,找投合自己心意的男人当毕生惟此惟大之事 来做的熟女;就让感觉末梢扫人间百态的作家;找不到合意的,就躲起来,过尽量让自己精致日子,至死也是个独一份儿人格的张爱玲。

大半个世纪间,中国那个闹腾。至今也没个够。被闹腾得头昏昏眼花花里,就读张爱玲时,觉得清爽。

日本飞机炸到头顶,“整个华北放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于是“同学们,大家起来”。没得说。

范仲淹“进亦忧退亦忧”时,哪哪的日子老好过。康乾盛世时的朝野时文,无不“社稷方略”“国基筑固之术”。......

好像也没个别的话。

自己听到真格地说自己的话,是在出了大陆。

待到闲时,在故纸堆里翻找,解闷子。清以前,找到了历代笔记。清以后,找到张爱玲。

尤为被吸引的,是张爱玲在躲轰炸的洞里,仍在一心一意地看小孩看女人打扮看男人气质。

接着就有了疑惑。

张爱玲没心没肺?

还是从来的心肺没用对地方?

还是心肺本来就不该为这些所用?

张爱玲,原来不小。是自己,瞎大。

也历经饿得只晓得只记得吃的年代,也经历了文革,尔后的开放,还出国,住下来。真的如闻:“愈长,愈私”。至今,私到不愿看五百米外的发生,碗碟之外的味道,不想“回复",只想"悄悄话"。

并没觉得自己小到哪儿,倒是和“外国人”说得上话了。哪哪都妥妥的。

假话题,假关怀,国爱得就生怕别人不知道,骂起日本来,几辈子不用的脏字都想起来了,..... 淹得自己寻常样的呼吸都不能了。骤得一静,张爱玲词伶语俐:“天天路过的街头,看不完的景致”“她戴的那串珠子...”“ 绻在年轻母亲怀里,怯怯地四望”.......  边读,边骂自己,憨头成啥样了!

这两天又来劲了。满网的休斯顿成都齐喊,北京在搞防空疏散演练了.....

使百十年来的发生,成了成就自己弄的火锅汤底的,就张爱玲。其他的,不是在别人煲好的锅里炖,就是在订做好的鸳鸯锅里滚,鲁迅愤,冰心殷勤,邓拓智,西单墙觉醒,六四一怒,周小平前天发帖劝说成都美领事馆总领事和夫人好话的别作死.....  

张爱玲生前孤独,死后亦然。眼下,哪个大陆人对“中美关系”不瞟几眼?张爱玲一个女人家家的竟然就在躲轰炸里看男人,看穿戴,这定力,有多少兆牛mn!

所以,张爱玲不小。No!简直可谓“大刚大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好.
祝先生写作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