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镇修车记

(2020-01-17 12:24:22) 下一个

那年夏天,我们一家三口开了辆84年的二手托福车, 从加拿大的Edmonton出发,一路向西南,直至美国的西亚图,开始每年一次的旅游。一切都按计划进行,不料,在回程的路上,车子出了麻烦。

那天,天色将晚,为了赶路,我们按着地图找了一条近道。当车爬一个长坡爬到一半时,突然,听到车尾传来一阵格啷,格啷,格朗,,,,,,的响声。他爸赶紧将车停在路边,关掉马达,打开紧急指示灯。

说老实话,他爸虽然在国内也胡乱干过几年钳工,平时车子有问题,也还可以照着本本凑和着检查,知道车子哪里出了毛病,还不至于抓瞎。可今天不行了,他爸弯腰撅屁股地检查了半天,也不知所以然,正准备叫拖车时,一辆大货车在我们车后慢慢地停了下来。只见从车上跳下来个身穿牛仔的大个儿,手里提着个大红工具箱,向我们走来。

“May I help you?”他客气地问我们。

“Yes, please! we heard same noise from the car.”

只见大个儿一声不吭地趴下来,伸头朝我们的车底看了看,“Oh, muffler is broken。”

“How can we do?”

“Nothing! Things like it need a replacement. Right now, the only thing I can do for you is that I can take it off。”

“Ok, would you please take it off  from the car for us?”

“Ok!” 只见大个儿迅速打开工具箱,取出帆布手套,戴上,又重新趴在地上,伸手到车底,摘下了底部已磨损了巴掌大一块的消声器。

“消声器确实磨损的很严重,如果不换一个。不但遭罚款不说,自己坐在密封的车里也会中毒。”他爸悄声地对我说。

在这前不巴村,后不巴店的鬼地方,路又不熟,天又快黑了,去哪里换呢?我的头一下子大了。“Do you Know, where the workshop is,please?”绝望的我们,只能求教大个儿了。

“Not far from here,. There is a workshop in the small town。”大个儿指着前方,一边对我们说着,一边匆忙地收拾工具箱。

“Good luck!Bye-bye!” 大个儿收拾完,朝我们摇了摇手,走了。

“Thank you so much!Bay-bay!”我们也朝他摇了摇手。

没办法,我们只好放下车窗,沿着大个儿指点的路线,轰隆隆地去找车行。

果然,车行不到十分钟,我们就看到左边路口有个小小的镇子,紧挨着镇子的入口,有一家只有一个车库大小的车行。车行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很热情。首先,他仔细地检查了车子,然后告诉我们:我们的车子车底的排气管烂了,消声器拖在地上磨坏了。不过,没关系,只需换一个新的排气管和消声器就行了,总共大约需要二百多块钱,看操作时间而定。

“Ok。”眼看天就要黑了,我们还得赶路,没有别的办法好想。

“I cannot fix it for you。I only can do the replacement, so, you might pay me more than others。But,I knew there is a workshop near from here。They can fix it for you and you might pay them less than me 。” 出乎意料,他建议我们另找一家。但能够花很少的钱办大事,何乐而不为?我们同意了他的建议。

在他的指引下,我们在同一条街上找到了另外一家稍大一点的,有个小院子的车行。车行老板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不拘言笑。三言二语和年轻人交接后,就把我们的车开进他那有地沟的车库,检查了一通后说,他可以帮我们换一节新的排气管,消声器可以继续使用。

“It is ok!”我们不懂行,也没有理由不同意他的方案,所以,也没问价,就让他修了。

老板开始了工作。

只见他,站在车底下,卸下整条排气管,把烂掉的部分锯掉,拿出来,又是打磨又是焊接的,给车换了一节新管子,最后,重新挂上旧的消声器,放下车子。好了!孩他爸赶紧掏出口袋里200多块现金。“No,seven dollors。”老板摇着手。

“Seven,,,,,,!?”我和他爸怀疑我俩的英文是否太烂。

“Yes。” 老板从他爸手里挑出了七美元。

回来后,我把在小镇修车的故事讲给朋友们听,朋友圈里没人相信,说在美国没有这样的事。最后,我自己也疑惑我的记忆是否正确。后来,我和他爸再次回忆了这事,他爸非常肯定,老板当时确实自己在他手中拣的是七块美元。

好多年过去了,那辆车也早已卖掉。但我们在那无名小镇修车的经历,以及小镇周围居民的朴素民风给我们一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