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陪读的日子(1)

(2019-11-09 20:30:32) 下一个

时间过的真快,屈指算来,我带儿子离开故土陪老公读书已卅余载。

那年,京城里发生了大事,我工作的江城大学,也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中。学生们不上课,校内校外地游行。甚至听说,有些学生还要上京声援,如果不批准就卧轨。十岁的儿子小强放学后也不回家,跟在校内游行的大学生后面,屁颠屁颠地看热闹,回家后,被我好一顿骂。

学校里的教学秩序和行政工作完全被打乱。我工作的学院,也每天下午雷打不动抽出两小时搞政治学习。会上,除了读读报纸和文件,就是要大家表明对这次学生运动的态度,还要求大家背对背揭发: 谁谁上过街,谁谁游过行。可在会上,女人们大都闷声打毛线,男人们则低头看报或沉思,谁也不发言。直到月余后,学校放暑假,学生们大都回了家,紧张的政治气氛松弛了一些,学习会才停了下来。

我的小叔子幺弟,在老家一个中学教高中政治,大学毕业都几年了,还是盏“不省油的灯”,居然支持学生游行闹学潮,还公然上街演讲,被公安局盯上后抄了集体宿舍的家,竟然抄出一把弹簧刀来。虽然幺弟没被当场抓进去,但已被吓的半死,当晚就离开学校,逃到江城来我家避难。

小叔子的到来,搞的我整天提心吊颤,连上班也没心思。下班后,我除了好吃好喝地招待他,还苦口婆心地劝他不要在校园里到处乱跑,赶快回去上班,否则,连累我不说,自己也没好果子吃。如此同时,我还多次学着报纸上的口吻,告诫小叔子:“就凭你一介书生,从小娇生惯养,肩不能抬,手不能提,能抛头颅、洒热血地闹革命?哼,笑话!”

我的这番苦心和冷嘲热讽,也不知这位小老弟听进去了半点没有?好在最后小叔子听话,还是回去了,并来信说,学校和公安局没把他怎么样,他还是照常上班,吃饭,这才让我放了心。

话说回来,我自己也有一大堆烦心事。

一年多以前,老公去加拿大做访问学者,为期二年,现在离回国还有几个月时间。这几个月老公频繁来信,封封都是要我和儿子在他回国之前去探亲,然后全家人一起回来,可儿子就是死活不愿去。儿子不出国,我也没了辙,加上老妈又从老家来电,说老爸胃癌再次大吐血,又住了院,医院已经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要我和儿子赶快回家。虽说我在学院搞行政,工作可以自己掌握节奏,跟领导关系也不错,但因老爸生病,两月前已回家待了十多天,现在再请假,手头的工作堆积太多,耽误了工作,虽然没有人说什么,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再说,儿子也不能缺课太多啊。

小叔子的事,老爸的事,加上出国不出国这些破事,搞得这些天来,我的头皮都要炸了,但还得硬撑着上班、带孩子、做家务,整个人成天昏头涨脑,连多年的低血糖也犯了,可身边连个商量的人也没有。考虑来考虑去,最后,只好决定:我先带儿子回家看老爸,其余的事回家和父母商量后再说。

初夏时节,下水的江轮很快,一天一夜的功夫,我和儿子就到了家。

到家后,我即刻放下行李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还好,老爸经抢救后,大吐血得到控制,但还是不能正常吃喝,每天只靠吊几瓶救命的水维持。老人家在病中,对我和强强出国问题不置可否。老妈则对我和强强出国探亲极力赞成,说:“出国是好事,既能一家团圆,也能出去见见世面,很多人想去还没有机会呢,再说了,三个月的探亲假,年底就回来了,还是去吧!”

老妈是我的主心骨。

在家待了二个星期,老爸的病情稳定了些,我和儿子才返回江城。

回学校后,我即刻办理去加拿大探亲。院里的领导当然无二话可说,立即批准请假事宜,并当即写了一封给公安局的担保信,让我自己带着办护照时用。领导在担保信里写道:我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努力学习业务,工作积极认真,服从分配,能吃苦,团结同志,遵守法纪,能较好地完成组织上交给的任务。并特别强调:我在这次动乱中,能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拥护党中央的一系列决策,没有上街游行和支持动乱言行,表现好!。当天,我就把这信和请假条递交到校部,想不到,校部第二天就准假,更想不到是,我和儿子的护照也在两星期后拿到。

八月初,我带着儿子进京,顺利地通过了加拿大驻京使馆的面试,过了一个星期,就收到了使馆的签证。

萧群终于要带着儿子出国了,可老爸却在她和儿子临走前去了天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