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读《战地钟声》

(2020-09-25 04:11:02) 下一个

读《战地钟声》

 

美国来的爆破手,接应的当地人,各种血统的人,一开口,就知道,都是自由人。

 

对战争,女人,男人,贫富,酒味菜味...... 都无师自通地由自己想,想出自己的。

 

反战,烦战,厌战,像上帝播的种,每个人心里发着芽。

 

良知的度量衡,起点真高。底线在哪里?旣往所知的做事,做人的教训,教导,原来都是端不上台盘的“下水”。

 

战事,未经。疫情,面前。跟随着。不以为意,开始小心,串门访友不再,戴口罩,进门洗手。

 

前天,去多伦多。“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检点怀里的美好和美好向往,和车子经过的,下车遇见的一并,哪敢性价比?

 

抱紧的是一个曾遭轮奸的女人;这女人仍怀揣着“只要爱上一回,旣往的都没有了”;炸桥归炸桥,“我反对炸挢”,就是反对 ...... 怎样的土壤,才能长出这样如是佳禾!

 

真的不信“好死不如赖活”?

真信“不自由,毋宁死”?

别说面临,闷在被窝里自问都不敢盯着不放。

 

“不读或少读中国书,多读外国书”,信然。语言隔,趣隔味隔,美感隔,都可以傻乎乎地去参乎,当乐子。参乎了,也乐了,静下来,浑然一堑样的人品隔,比长城厚,比安大略湖宽。

 

鲁迅,你就住过日本。你不懂!

 

打开合上《百年孤独》《老人与海》《 十日谈》《格列佛游记》《查宁十字路口十八号》......  宛如进出教堂,什么也抓不住的空落落,旷得慌,荒得瘆。

 

自省。“自”在何处?咋省?

 

死如活,活如死。死活都不如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