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Niagara-on-The-Lake 我的后花园

(2020-09-16 14:55:12) 下一个
 

尊循坛规,有短句在先

 

非洲野生动物见

 

羚羊

 

比灵轻。

 

留在记忆的地方,

很静。

 

那弹起,落下,

像云。

 

 

 

 

 

Niagara on the lake 成了后花园

 

从来右转。今天左拐。“为什么从来就,今天才”的问,惊喜得比一片比一片大的葡萄园还大。

 

niagara on the lake 成了后花园的惬意,立马增幅成欢欣。

 

这就是油画”。一侧画家友人道。许久许久不去画展,不翻画册。江山这般裁,是个针脚,都镇得住凡尔赛那舘。

 

海棠巨株,嫰红触目。一个拐了弯就有的角,因这一矗,成了艳遇。

 

富贵墅,精巧舍,看得就想富,一怀的“我要也能来上一幢”的中国梦骤涌,赶都赶不走,比一带一路难缠了去。

 

眨巴一下,万万千千的红绿去;睁着,让美丽浇灌,竟滋溜滋溜地醒目,精神头,跟着昂昂地抬。

 

驻,花圃。道是淡季。on sale 讨好却不有没有意都“欢迎光临”般捧饭碗的拉。

 

小盆群群,红一簇,紫一片,玩得这么爽,取走使孤,昨晚才读过的“知否,知否”,由哂至嗔,转化成买一变买二。

 

高大的不见。秋了,收了。

 

芬芳熏大的生灵,随手插插,又是乱草又是杂藤地粗糙木箱里一放,万碧点红的机敏,跃跃晃睛。

 

隔着“免进”的碧,堪以蔚称。九月中的生机,沉着,厚实,绿向黛去,壮丽。

 

小镇,是纯加拿大。路边农贸市场里拾掇不已,又是主子又是佣的大女人,是加拿大纯。土生土长的气秉,移民哪里有?说的话,象刚拔出的萝卜,泥土香,白是白,红是仁,脆如爆。不逢迎的,你还价,她一笑,成交。商,瘪瘪的不得伸张。

 

酒庄,阔佬一隅。尽其精致,吨位的金链挂在象级的脖子上。所遇皆笑佯,步态,眸掩。把个素日弄成高档派对,使从enterexit ,都不由表里都端着。

 

还是出了门好。葡萄不串,云样的凝且墜,乘着荫凉,趁着丰收未致,一展富态,全都胖乎乎地moonFace傻乐。

 

有瞭望台。兵阵般的枝藤,齐齐致远,末梢,是无限巨蓝。富还饶了,拽样。肥得流油于地,挺“富二代”相。每临斯况,肉食者谋之之谋,弹出来:这得要有多少钱啦!

 

拢古玩店。两被称作老头有年头的守店。“他们也是antique,友人嘀咕耳边。笑欲哈哈,口罩捂着,未果。

 

回途,得?径。笔直,过桥,再几弯,到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短句在先” 是哪个坛的坛规? 诗坛吗?

“姚” 氏印章明晃晃的的散文.
逗 S 我了, 是那种 very deep 的逗, 介乎于烧脑与不烧脑之间, 单纯又睿智的感觉让我很享受; 非凡的想象力创造力, 妙语连珠, 叹为观止.

在网上浏览 Niagara-on-The-Lake 的湖景, 街景, 祥和媚人, 先生的后花园真美 : ))
最爱蓝色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这篇写得很喜感。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