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50)

(2022-01-08 08:13:43) 下一个

有了爸妈对小家的照顾,我得以开足马力在职场当拼命三娘。

项目开始后的头两个月,开不完的会。我几乎每天都在公司加班到夜深,到家时小V已经熟睡。爸妈担心我的身体,总是准备好热饭热菜给我当宵夜,顺便给我讲讲小V的进步和忧伤。

爸爸说,小V能独立行走好几步了,但他还是选择爬行作为主要的交通方式。又说,小V会讲一些叠加词了,但只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外人的诱哄通常只能换来沉默。根据爸妈的描述,小V对大人的呼叫和指令还是鲜有回应,但他应该是记在心里的。有一次,爸爸问他:“宝贝儿,小皮球在哪里?”小V不作理睬,头也不抬地玩他的音乐盒。好半天后,他听腻了“一闪一闪小星星”,就爬到玩具筐旁,把小皮球挑出来递给了爸爸,又头也不回地爬走了。“这孩子主意大着呢,什么事都装在他脑子里,运筹帷幄。将来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老顾一脸骄傲,仿佛从自家顽愚的一岁娃身上窥见了诸葛亮转世的风采。

妈妈说,小V虽不说话,但总是一边玩,一边看着门。有时候门铃响起,他会激动地爬到门边,看到门外站着的人不是我,又会落寞地爬回自己的玩具堆。妈妈的叙述听得我鼻子发酸。我那沉默的儿子啊,内心里应该有很多细腻的期盼,我却无法陪着他实现。我想,等把手头的项目忙完了,我得跟伍德说一说,暂时不会再接高强度的工作了。如果小V成长着的心灵因妈妈的缺席而注满失望,就算换得我位高权重,又如何!

好在“橙色行动”进展顺利。我们如期给客户交付了最初的并购模型,客户也表示认可,接下来项目组的工作重心便转移到了法律和执行部门,我只需跟进调整,把具体操作中的风险等因素进一步细化。

生活貌似又回到了常轨。近一半日子里,我都能按时下班,有时间陪小V玩玩游戏,读读故事书,偶而还能推他在小区里散散步。妈妈说,跟头两个月相比,小V的情绪平稳了许多,很少会无缘无故发脾气。她说:“小曼啊,工作么,过得去就行了。有时间多陪陪家人。要知道,孩子一晃就长大了。错过与孩子们相处的时光,才是最容易让人后悔的事啊。”

别人家的父母推娃一往无前,我的爹妈则时常拉拉我的后腿。我终于明白,我前半生对事业进取心的缺乏,多半源自我那躺平式的家庭教育!

 

这期间,我们搬到了新家。说是新家,离原来的公寓也并不太远,一些周边设施,譬如超市、餐厅、儿童游乐园等,都还在步行范围之内。房龄也不老,建了不到十年,因此屋内的各类硬件,譬如门窗、地板、暖气空调设施等都运作良好,并无亟需升级的地方。这是一套傅莱明眼中典型的“程式房”:二楼有三个宽大的睡房。一楼除了厨房客厅和家庭房,还有一间客房。地下室也装修好了,用以安放娱乐设施。LOT是典型的50*100平尺,看着不大,套内可使用面积较之以前的公寓,却是多出好几倍。

搬到新家后,爸妈一头扎进后院,种花种菜,小V则坐在草地上拔草数蚂蚁。这些都是住公寓时享受不到的福利。有时候,我和傅莱明坐在厨房喝咖啡,听着院子里传来的欢声笑语,会相视一笑。是啊,幸福无法用金钱购买,但如果多背上四五十万的房贷能让家人有更优渥的空间与心境,也算物有所值了。

只是,我对家里的装饰风格颇有微词。本来,我对这套房子一见钟情,因为前房东的装修布置极其符合我的审美。房间刷着和暖轻浅的色调,全套以象牙白为基调的皮质家具,简约精致。当中零星点缀着毛皮和丝绒元素,看起来轻奢华美。配合着看房时恰到好处的阳光,让我有一步入画的错觉。所以在一众外形类似的房屋中,我给它打了最高分。

而傅莱明是一个收藏狂。确切地说,是古董家具收藏狂。自从我们搬了进来,家里的角角落落便都摆放上了老旧的柜子箱子。且每件家具自带小故事,譬如:主卧那个六层的床头柜,是从外公外婆那里继承过来的,打开第三层抽屉还能看到他舅舅小时候用小刀刻下的风筝;家庭房摆放的书桌,是用爷爷后院的树木打造的。那是一棵很大的红枫,他小时候还在上面掏过鸟窝。归根到底,每件家具和摆设都极具情感价值,浑然不可舍弃。不管这些物件跟现代化的家装风格有多不搭调。

说来也怪,以前这些家具也都摆放在傅莱明/我们的公寓里,跟随乔迁被搬了数次,我并未感觉突兀。大概那会儿,我的心思还沉浸在同居的新鲜劲中,只重眼前人,哪管身外物。此刻扶老携幼搬到新家,我的女主人情怀被柴米油盐人间烟火熏染得日渐真切,而风花雪月的迷雾也渐渐散去,这才发现这张茶几与沙发不搭,那个木箱太过扎眼,竟是平白滋生出许多挑剔来。

更让我郁闷的是,傅莱明说,因为都是古董,那些家具使用起来要格外小心。主卧室的那张红色缎面木质雕花扶手椅,不知在傅家传承了几百年,一按压表面就吱吱丫丫地摇晃,只能放一下睡衣之类轻省的物件。有一次穿丝袜时,我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傅莱明一把拉起我,紧张地说:“坐不得,坐不得,它没那么牢靠!”我就有些生气,说:“你放一堆破烂家具在家里是几个意思?家具如果不能发挥它们的功用,只是占据空间,它们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傅莱明诚惶诚恐地表示赞同,那张椅子因此从主卧被移到了次卧,让我眼不见心不烦。只是没过几天,它又被悄悄搬回了主卧,还被摆放在了同一个位置。这是怕我看不到?

婆婆来访时,私下告诉我:“家里的那些老破家具,你想扔就扔。傅莱明这孩子太恋旧,很多东西我都嫌弃,他就是舍不得丢。别听他说什么情感价值这类混话,他就是轴。你看,客厅单人沙发旁的那张小圆桌,是当初他刚工作时,我从跳蚤市场花了五块钱买来的,打算让他临时用用,等换了正式的住处再替换掉。可他就是喜欢上了古木那原汁原味的质感,非要留着。他搬新家时,我买了一张全新的名家设计的小边桌,让他把这张老旧的替换掉。他不干,反而拒收那张新桌子,我只能送给了他哥哥。”

对此,我能说什么呢?谁让我当初爱上了他的忠诚!显然,这个品质不只体现在对伴侣的选择上,还被延展到了方方面面,成为一个强大的系统,成为他之为他。而我喜欢其一,就得默默接受全部。

除去那些老破旧,我对新家的楼梯设计也略有顾虑。它们直挺挺地从上往下,中间并无拐弯。当初看房时,我对傅莱明说:“这楼梯看着不太安全呢。要是小V睡眼惺忪站在楼梯口,一不留神就能摔下一层楼。”傅莱明让我别把儿子想得这么傻,他说小孩子是有自我保护机制的。他说:“你要实在担心呢,这个问题也好解决,我在每道楼梯口装个儿童防护栏就行了。”说干就干,搬到新家的第二天他就把防护栏装上了。

事实上,小V是个谨慎的孩子,上楼梯时喜欢手脚并用地攀爬,下楼梯时则会借助屁股的挪动来完成位移。更何况,有爸妈的大手时时笼罩在小V方圆几英寸的范围之内,他没有不安全着陆的可能。没过几天,防护栏就形同虚设,傅莱明每次经过,都像长了尾巴,从不随手关上。

我严正抗议:“你为什么总不关上防护栏?”

傅莱明说:“小V上下楼梯的方式,绝无摔倒的可能,何必多此一举?开开关关也耗心神,我还想着要不要把它们撤下来呢。”

我挑起眉毛瞪着他,说:“防护的目的就是以防万一!小V没有摔倒过,并不表示他就不会摔倒。就像我们买汽车保险,每个月都乖乖给保险公司付款,但我们并不指望哪天会出车祸啊?你有胆量,撤个汽车保险试试!”

傅莱明承认我说得有理,但也只是嘴上应承着,并无实质性的改变。防护栏虽然没被撤下,却形同虚设,只要傅莱明经过,就大畅四开,仿佛只是楼梯一侧的一道装饰。

而小V始终未摔一觉!他的谨小慎微,强力支撑着他爹的大尾巴行为,竟是让我无话可说。只能是自己跟自己较劲,每次路过现场,我都会气狠狠地带上那道防护栏,以泄心中落了下风的不满。

 

好在,有娃有工作的生活足够忙碌,让我无暇揪住这些小细节耿耿于怀。与此同时,马戏在我们生活中的存在感也与日俱增。小朋友活泼,每天在我肚子里动个不停,隔着肚皮都能清晰看到TA的运动轨迹。各项证据表明,马戏是个健康的宝宝,所有的筛查,譬如唐氏、爱德华综合症、大排畸等,都是一次通过,且各项指标都是最优的那种。

且如我们所愿,马戏是个女孩!小箩送了一大筐粉粉紫紫的婴儿服过来,带着咬牙切齿的羡慕:“这是送给我干女儿的。”B超显示,小箩的三胎还是儿子,她无奈把“程小叶”改成了“程小野”。

这期间,我们开始给小V灌输有妹妹的新生活。我们给他买了一个穿紫色花褂的洋娃娃,告诉他,这是妹妹,爸爸妈妈会像爱着他一样爱妹妹,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彼此相爱。说得多了,小V似乎也开了窍。睡觉时,他会抱着洋娃娃,嘴里含混地发着“妹妹”的音,似乎满心爱怜。但更多时候,如果洋娃娃挡了他的去路,他一抬脚就能把它踢出丈许,看得我心跟着直抽抽。

我战战兢兢地问妈妈:“这孩子,怎么有点六亲不认呢?”

妈妈眼一斜嘴一撇,说:“他才一岁多,你能指望他有多懂事?你一岁多时,一个初次见面的渔船老板娘说你可爱,给了你一颗棒棒糖,说要把你领回家。你屁颠儿屁颠儿就跟在人身后走了,我拉你回来你还不乐意,哭得满地打滚。”

妈妈总能找出理由来将小V的行为合理化,甚至美化。所有那些小V让我担忧的地方,妈妈的第一反应总是我不正常。在妈妈眼里,小V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他穿什么衣服都帅,他的任何举动都透着独一份的可爱。哪怕他抓起一把沙土往嘴巴里塞,妈妈也只怪沙土看着太像红砂糖,谁看了都想尝一尝。

有爸妈照顾小V,我身体上确实轻松许多,精神上却是渐渐生起了压力。爸妈隔代宠娃,宠得无边无界,让我胆战心惊,感觉自己精心调教了一年的娃,分分钟在迈向混世小魔王的行列。以前小V皮实,磕一下碰一下,甩甩头也就过去了,就算有些青肿,我们逗逗他,转移一下注意力,他也很快就忘记了。在外公外婆的监护下,且不说小V攀爬的前路总是一马平川,偶有防不胜防的皮外伤,简直就跟掉了块肉似的,老俩口轮番按摩包扎,还要抱着小V发出无比肉痛的共情呜咽,搞得小V一天比一天娇气,给椅子绊一下都能嚎哭三五分钟。饮食方面,之前小V自己能坐在儿童餐椅上吃豌豆泥西兰花,外公外婆驾到之后,非得一勺一勺亲喂,而且一定要把他喂饱了老俩口才开始吃自己的饭菜。熵增的力量是显著的,外公外婆到来之后一个星期,小V就丧失了独立进食的意愿,不喂不吃,而且开始挑食。因为他知道只要哪种食物不合口味,饭桌上一定会很快出现三五样替代品。

我跟爸妈抗议:“你们把他宠得毫无自理能力,以后马戏出生了,我怎么顾得过来?”妈妈说:“我也知道太过宠溺不应该,可是看着他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我就是情不自禁想为他做事,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受宠的小孩。”我翻着白眼说:“妈,宠爱一个小孩,不是帮他把所有的事都做了,而是要教会他怎么做事,好不好?”妈妈也翻着白眼回应:“我们能宠他多久,不也就一年?过了一年你再调教呗。”气得我想掀桌子。

傅莱明听不懂我们说什么,但也能猜出个大概。他总是不动声色地拉拉我的衣襟,或者在桌子下面踢我一脚,用英文低语:“不要跟爸妈争吵。他们帮了我们许多。带娃的方式有分歧,等他们走了咱们再改过来就是。”他尽量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跟我说这些话,就好像我们在讨论饭桌上的排骨汤是淡了还是咸了。

通常我听了,也就平静下来了。成年人的生活,怎么还容不下一个“忍”字?况且,这般对自己亲生父母隔代宠娃的“忍无可忍”,很多人想尝试都没这个福气。

这种需要“忍耐”的天伦之乐,还是比想象中来得短了一些。爸妈来加拿大四个多月时,我远在杭州的亲哥哥顾宇文和嫂子千惠闹起了离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是啊,凡事有trade off。想要省心,就得睁一眼闭一眼。完美生活,不存在的。
dontworry 回复 悄悄话 老人来带孩子是件充满矛盾的事,确实帮了不少忙,但也确实留下了一些麻烦和矛盾。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so sweet!性急之人,什么都想速战速决,性格决定命运,哈。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啊舍不得完稿啊。番桥慢慢来不着急,慢工出细活。不要有压力非要一日一更。怎么合适怎么来。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小乐厚爱!
大概这还算不上鸡毛。作者个人体会,有两个孩子以后的生活才是暴躁易怒的开始。
刚才在改小作文,之后几集,尤其是从明天开始的三五集,改着改着都心生烦躁,有点担心读者会不会读着太郁闷。
但是,这就是生活。唉!
好在,大家抱团忍一忍,估计半个月就能完稿了。:)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描写一地鸡毛的应该很多,但这么生动有趣的我很少读到啊。看过一些达西迷写的傲慢与偏见的sequel,也没这么有趣。加油!真的很喜欢。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小乐的鼓励!
小乐过奖了,婚后生活是个庞大的题材库,相信佳作遍地。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是看得笑了,写得真精彩!难得的描写婚后生活的佳作!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玫瑰。
所以说人生的每一步都不会白走,顾曼文因为有过被背叛的伤痛,找老公的标准就是忠诚长情。;)
纽约玫瑰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有趣!傅莱明还真是个念旧长情的人呢,哈哈。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能把读者逗笑,说明作者这一集就算写成功了。
谢谢亲爱的,as always!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你写的太幽默了,从老破旧到混世魔王到桌下踢脚简直身临其境,看得我开口大笑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老人带娃应该会有很多故事。
我现在随便翻翻前两年的日记,白开水一样的日子,都会失笑。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看得我都想把我妈当年帮我带娃时写的日记翻出来看看了。另外,果真是一男一女一个好字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