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49)

(2022-01-07 08:27:59) 下一个

我们一家四口去机场接的爸妈。这是爸妈第一次亲眼亲见傅莱明和小V,老俩口欢喜得眉开眼笑。尤其是对小V,俩人又亲又抱,倒是把我这亲闺女晾在了一边。妈妈笑得见牙不见眼,抱着小V不撒手,连跟我说话也只是象征性地侧侧头,目光一刻不停地抓牢着小V。她喜不自禁地对我爸说:“老顾,你看,你看看,这孩子,多俊!从头发到脚趾,没有一样不完美。比照片上还要好看呐!”老顾在一旁笑得像个满面皱纹的老孩子。

我觉得这对外公外婆太膨胀,就说:“你们这是癞痢头孩子自家的好!以前你俩还觉得我和小宇都特别俊呢。”

妈妈满目星光地看着小V,头也不回地怼我:“你和小宇当然也俊。小V更俊!这有冲突么?再说,你要不俊,能找到傅莱明这么好的老公?”

听我亲妈的意思,她对我的夸奖,只是她夸女婿和外孙时的买二送一,全无诚意。我嘟哝道:“真是有了外孙忘了亲生!”

妈妈勉强收回聚焦在小V身上的目光,说:“怎么着,夸你儿子你还不乐意了?这醋能这么吃么?我哪儿少疼你了?”她有些不情不愿地回眼打量我,仿佛多看我一秒,都是耗费她的爱心能量。但她还是有所收获的,只听一声惊叹,“小曼啊,你可真是胖了不少!得减减肥了啊。”

我来不及体味亲妈语气中的“嫌弃”,喜滋滋地跟他们说起了马戏。昨天他们在飞机上,我就算再性急,也来不及向他们传递这个好消息。果然,王炸一出,成功勾回了爸妈对我的关注。一时间,老俩口欢喜都有些哆嗦了,一个劲儿说好好好。妈妈习惯成自然,双掌合什朝天上拜了拜,又扭头对我爸说:“老顾,等这次回家,咱们还得给庙堂多捐点儿。”在信佛的妈妈眼里,好运气都是菩萨给的,我的悬梁刺股囊萤映雪都只能算是助攻。不过,她开心就好!

爹妈一路嘘寒问暖,一到家就把我像祖宗一样供了起来。凉水太寒不能喝,小V太沉不能抱,我的任务就是坐在沙发上吃水果,其他一切活儿都不再有我的事。我坐在沙发上,眼眶有些湿润。回想过往一年,在儿子跟前,我就是个端屎擦尿的老妈子。然而在父母眼里,再饱经风霜的女儿,也还是公主。

我终于又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每次吃饱喝足瘫倒在沙发上,过往一年的记忆痕会将我惯性般牵扯起来,四处张望着寻找小V的身影。妈妈总能及时把我按倒,说:“你别起来,别起来,你爸陪着小V呢。你多休息,别动了胎气。”我笑着说:“这胎气哪那么容易动啊?之前几个月,我都不知自己怀了孕,成天兜着小石头一样的小V走来走去,马戏不也没掉下来?”妈妈皱着眉头训斥我:“呸呸呸。什么掉不掉的,尽说些不吉利的话!马戏,乖,别听你妈瞎说,咱们好着呢!”

通常妈妈一边和我聊着天,一边会递过一碟白灼虾,或者一个卤猪蹄。有一次,我刚在沙发上躺下,还打着饱嗝呢,妈妈又给我端来一碗鸡汤。我抗议道:“妈,我刚吃完饭,你又给我递鸡汤,你当我有几个胃啊?再说了,你在机场都嫌我太胖,你们来三天,我这又胖了好几圈儿!”

妈妈语重心长地说:“小曼,这可不一样!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小胚胎长得快着呢,你营养得跟上。你说,是你一时的胖瘦要紧,还是马戏一辈子的健康重要?”

我说:“马戏的健康当然更重要,只是,我的胖瘦也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啊!再过两天我就上班了,衣柜里都没有能穿得下的套装!”

妈妈豪气地一挥手:“你喝了这碗鸡汤,咱俩买大号套装去。妈送给你!”

 

马戏的加入,让买房一事正式被摆上了桌面。这次,傅莱明决定放弃他对LOT和周边环境的幻想。他不再介意K市平庸的“程式化”住屋,只求扎扎实实买一套能够让一家老少安居乐业的房屋,能在最大程度上满足各位家庭成员的生活和工作需求。

把标准放平后,我们发现这座小城有无数候选屋,每套自带三四个房间,三四个卫生间,附带一个小小的有花有草有围栏的后院。价格也都跟商量好了似的,借着房地产的热潮,每隔几个月就是一场飞跃,感觉买哪一套都不便宜,但也不吃亏。傅莱明之前已经考察过学区、医院、超市等生活便利度,所以我们在几天之内就锁定了目标范围。出于对孩子们安全的考量,我们选择了一个地段相对僻静的街区,又请爹妈把了把关,很快就下了offer,只等两个月以后入住。我们预留了两个月的空档,一是因为现在居住的公寓需要挂牌出售;二来,打包也是一个繁冗的过程。好在,有爸妈帮忙,除了与买卖房屋相关的手续,其他方面我们基本当了甩手掌柜。

被爹妈圈养得白白胖胖的我准时回到公司上班。伍德和同事们热烈欢迎我的回归,给我办了一个早餐茶话派对。伍德说,他一度担心我当妈上瘾,不打算回来上班了呢。我笑着说:“哪能啊!我不上班,傅莱明压力山大,不得天天找茬,这可不利于我们小家的和谐发展呢。”

同事吉娜笑着说:“至于嘛,傅莱明供个屋还是供得起的吧!”

我说:“除了房贷车贷,不还得攒些钱,留给我家小V打造十八般武艺嘛。”

丁克一族的伍德意外表示赞同。他说:“我哥有三个孩子。他总抱怨经济压力太大,好像有娃以后的半辈子,不是在存送孩子们上兴趣班的钱,就是给他们攒大学学费。吓得我和我太太都不敢要小孩了!”

一席话,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伍德说:“当然,我只是开个玩笑。有娃没娃都是一种人生选择,没有好坏,我们只选适合自己的模式。”末了,伍德诚挚地说,“曼文,欢迎归队!我们等你一起大展宏图。”

说得好像我有多重要似的,其实还不就是以前做的那一摊事。我只花了一两个小时和产假时顶替我的合同工交接了一下,一切便步入正轨。凡事轻车熟路,每天做完工作还能刷会儿网,倒是比在家带娃时轻松许多。我穿着妈妈送我的大了一码的套装,孕相被遮盖得并不明显,同事们以为我只是产后尚未完全恢复,倒也不作多想。私底下,我琢磨着什么时候跟伍德交代我的二胎境况,伍德倒把我叫进办公室畅谈未来了。

伍德说,最近公司接了一个新项目,是协助某大商场并购一家中等规模的零售商,代号“橙色行动”。他说,他打算把这个项目交由我负责,让我参与跟进公司M&A部门的一切行动。伍德说:“曼文,你一向勤奋、踏实,在筑建财务模型方面是咱们组最强劲的资产。这个项目无论是从规模还是营收上,都将是本年度的明星项目之一。这一单如果做好了,我相信咱们年底的奖金可以提升好几个百分点,而且,在年终评定上肯定对你大有裨益。”

伍德曾说过,他会在五年内退休。我们的假设是到时候他会选拨组里的一名员工顶替他的位置。能够得到伍德的青睐,我心里暗自欢喜,毕竟升职加薪是大部分职场人的梦想,我虽不刻意追求,但机会摆在面前时,总还是会想要伸手够一够。万一抓住了呢?

只是,想到肚里的马戏,我变得谨慎现实。我问:“这个项目会持续多久?”

伍德说:“客户要求在半年内完成并购手续,所以我们的目标是三个月内完成所有的咨询建议,之后跟进微调。”

对我来说,这个时间点的安排几近完美,与我休下一轮产假完全没有冲突。但我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情况跟伍德交代清楚。万一项目出现延误,到时候再让伍德临时换负责人,就是我不厚道了。再说,肚子日渐变大,怀孕一事总也是瞒不住的。

我思索片刻,对伍德说:“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非常愿意接手这个项目,也相信我能把工作做好。但是,有件事我想跟你提前报备一下:我,我又怀孕了。”看到伍德吃惊的表情,我赶紧补充:“预产期是半年后,所以我会有足够长的时间来完成这个项目。”见伍德的嘴巴还没合拢,我又追加了一句,“如果项目进展顺利,我又不早产的话。” 试图缓解我和伍德之间微妙的尴尬。

伍德果然笑了起来。他说:“我当然不希望这两种假设中的任何一种出现,我也还是希望你能承接这个项目。保险起见,我会把吉娜添加到项目组中,你每星期跟她更新一下项目进展即可。万一你休假时项目还有后续状况,她可以顶上。只是,这样一来,你的项目分红会略受影响。你意下如何?”

对此我并无迟疑。我真诚说道:“这样安排很保险,让我没了后顾之忧。谢谢你,伍德!”

伍德微笑着跟我握了一下手。他说:“恭喜你,曼文!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你能做到职场和家庭的两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Bingo!是骡子是马,二娃就是试金石。
作者查看了一下,这个猪队友还是会有很多戏份的,大家稍安勿躁。:)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女强人的感觉出来啦! 姥姥姥爷写的好笑人!为隔代亲吃个大大的醋!傅莱明确实在有娃后戏份儿少了,哈哈哈,不过有了二娃后他的重要性又会体现出来滴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确实,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远嫁,外嫁,都有代价。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我前几天说好了伤疤忘了疼,但是爸妈帮我带娃的恩情永生难忘!一直到娃四岁,不然我真的啥也做不了。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是的,完全同意!:-)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纽约玫瑰' 的评论 : 写小说么,小则打扫庭院,大则治国平天下,甚至拯救宇宙。只要作者愿意,都可以办到。:)
除了带娃,戏里戏外都一样难。
纽约玫瑰 回复 悄悄话 曼文真是个事业型的独立女性,赞!有爸妈来帮忙搭个手,日子要轻松不少!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只是当个妈已经不容易了啊,这一早上陪儿子上个网课,我头发都白了。你的文只是打了个卡,还没好好读呢。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小乐的建议太好了。在原稿中会改进!
傅莱明不会说中文,作者时常会忽略他。但初次见面,至少得给他加一句台词,譬如:爸爸妈妈,你们好,欢迎你们之类的,找找存在感。老顾和顾妈妈的反应得好好想想。:)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职场家庭两不误,真的不容易呀!曼文加油!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棒!有个小小建议哈番桥。机场接曼文父母时,傅莱明没说话呀?后面职场写得很鲜活!看得津津有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