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的风景

不知不觉间人渐渐地老了,老了化成了一道风景,风景里是我的时光
正文

Linda

(2021-01-08 16:17:48) 下一个
Linda是我加入健身俱乐部的第一位瑜伽老师,她个子不高,人还显得有些胖,如果仅从外表上来看,好像与健身俱乐部的老师对不上号,其实这样不刻意追求外在的体态人就更显得真实,更何况瑜伽本身就是对自己的认可和接受。Linda除了教瑜伽,还每周教一次spinning class,可能是长期练习瑜伽的缘故,她对核心力量地控制相当得好,在spinning class 上她能够完成stand speed spinning with lower pedal resistance。
 
我主要上Linda的瑜伽课。那时我才刚刚开始正式练习瑜伽,对新鲜事物充满了一股热情和幻想,总想着马上能做一个倒立(hand stand or head stand),或把身体撑起一座彩虹桥(wheel pose),所以在班上我就显得特别积极认真。这一切Linda都看在眼里,她鼓励着像我这样努力的学员,但还是提醒我们要达到目的必须是在每天持之以恒的练习基础上。正像所有新手一样我们极其卖力试图完每一个体式,Linda总是微笑着开导我们应该带着graceful 和peaceful 的心态去完成动作,她让我们体会伸开的臂膀像是漂浮在水面上;让我们想象当身体往前倾时,身后像是被人拽住;人往下蹲时,体会向着天空打开的心胸。让我们尽量感觉去寻找每一个体式的pivotal point,吸一口气,呼一口气。
 
每周六早上Linda有一节90分钟的瑜伽课(Urban Morning Flow Yoga),在这节课上除了基本的瑜伽练习之外,Linda会专门讲解并练习手倒立动作,她把手倒立练习分解成不同体式,让我们体会手臂的支撑力,肩背的承受力,胸腑的阔张力和腹部的爆发力。最有意思的是Linda会让我们组成一对一来互相帮助练习,这样一来课堂气氛都活跃起来。就这么一点点地积累,我能够做到把身体靠墙倒立了,但动作相当粗糙,身体完全不是在有条不紊的掌控中翻腾而起,每次我倒立,身体是撞到墙壁上然后歪歪斜斜地靠着。跳台跳水比赛有一个规定动作,运动员必须在跳台上做手倒立的准备姿势后再做跳水动作。要是我那就只能一翻起身就从高台上滚落下来了。
 
后来Linda怀孕了,她没做特别的休息,只是生完孩子后决定修产假,那时我才从她的语气里知道她是一个单亲妈妈,孩子必须有人照料,但这时麻烦出现了,Linda不符合领取产假补助,因为累计工作时数未达到领取补助的要求。我这才知道健身俱乐部的老师是按课时领工资的,可能健身俱乐部的工资还可以,Linda就没有另外再做一份工,但是毕竟不是全日教课,积累的工作时数不够政府补助所需的标准。为此我还特地去咨询,知情人告诉我,最好的办法是继续上班,等工作时数累计到规定标准再修产假。Linda可能采取这种建议先回来继续教课,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女儿都长得很大了。孩子大了事情就更多了,Linda只能做了一个决定搬到她父母的安大略省去住,让她父母帮忙照看孩子。可能这是无奈之举,但也是最妥协的方式了。
 
在最后一节课上完后,Linda向我们简要地说了道别地话,动情处不由哭了起来,她说她是从这个健身俱乐部建立之初开始教到现在,已经整整七年了,非常舍不得离开。。。。。。
 
但我还是在坚持练习瑜伽,还是在这个健身俱乐部。每每在练习的过程中,总会想到Linda的指导,每一个动作尽量做到graceful and peaceful, 为每一个体式去摸索身体里的pivotal point。就在这么一席瑜伽垫上铺开的空间,随着每一次的呼吸,身体起起落落,感觉自己仿佛是广袤宇宙里的一颗行星,那是多么美妙的体验。对于我练习瑜伽的最大收获,就是学会对现实的妥协和对无奈的投降,无论是妥协还是投降,生活还在继续,只要这样,就能进入更深一层次的机会。最令人欣慰的是还有两三个学员至今还在一起练习瑜伽,我们还总会想起Linda。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多谢 好文记录了一位好老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