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乞力马扎罗的雨 (1)

(2019-03-09 22:42:10) 下一个

How is it possible to bring order out of memory? --《West with the Night》

(1) MVUA (雨)

出发之前,我有很多担心。 高反严重了怎么办? 吃坏肚子怎么办?太冷了怎么办? …

唯一不曾预想的问题是:下雨怎么办?下大雨怎么办?

一月的乞力马扎罗是登山的最好季节,所有的攻略,所有的游记,所有网上看到的照片,都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然而雨从第一天就缠上我们了,不离不弃跟了大半程。于是上山路上学会的第一个Swahili 词是MVUA 雨!

在山上的时候,我就跟队友说了,这次的游记标题只能是:乞力马扎罗的雨

7天的行程,头4天基本上从头到尾的雨,第5天走了大半,又开始下雨。各种品牌,各种质地的雨衣, 都挡不住一路的瓢泼大雨加大风的袭击;帐篷,睡垫,甚至我们装在两层duffle bag里的睡袋,衣服都挡不住大雨的湿了;好几个晚上,哗哗的雨从地上流出一条条的小溪,为了防止雨水从地上漏到帐篷了,队友不得不半夜爬起来,在帐篷四周挖出一圈引水沟;狭小的帐篷厨房里每天都堆满了我们试图烘干的湿衣服,湿裤子,湿袜子,湿鞋子。。。

第一天上路就开始下雨

这件当家黄雨衣,穿了一路。

一群落汤鸡。。。

偶尔也晴朗那么一下,还看得到天边的双彩虹

乞力马扎罗本没有河,下的雨多了就有了河。

最悲惨的一天,一路雨雪交加走到4600米的lava tower camp,0度以下的温度。全身都湿了,冷得发抖。都不敢停下来,只能咬着牙往下走。头上是雨,脚下是河。一路都是松松的火山石,水流把石头泥沙都冲开了,落脚下去的每一块石头都摇摇晃晃的往下滑。越往下走,水流越大,感觉随时都会发生泥石流。

 

(2) Tuende,Tuende ! (走了,走了)

“Good Morning Madam , coffee or tea? ”

10人的登山队伍—配了5个导游, 30个挑夫,2个做饭的厨子,2个背厕所的挑夫, 总共39人的后备队伍,我们这一群在北美自己背包行走惯了的人,第一次享受如此奢侈的爬山。

每天早上, Jackson –  我们的waiter送到帐篷门口的热茶和热咖啡拉开一天的序幕。

走出帐幕,温热的洗脸漱口水已经在帐篷附近的石头上等我们; 旁边的吃饭的dinning tent里,有热腾腾的早饭,而且每天变着花样 -- 燕麦粥,煎鸡蛋,煎肉肠,面包,煎饼,鸡蛋饼,还有菠萝芒果或者牛油果。

等我们收拾好,背着自己的day pack 准备上路的时候,营地的挑夫们才开始拆帐篷,收拾厨房厕所。

“Tuende Tuende!”我们用刚学会的蹩脚的Swahili 语吆喝。

“走了,走了! ” 导游们也用刚学会的中文怪腔怪调的跟我们喊。

一路都是Pole,pole (慢慢走),每天几个小时的路即使下着雨也都是边走边玩的。等我们到营地的时候,帐篷都已经搭好了。

在帐篷里换了被雨淋湿的衣服出来,下午茶也准备好了。有炒得香香的花生米,有爆米花,有水果。在dinning tent里面,吃着下午茶,聊天打牌。雨停了,就到营地周边去转转,看远处的Meru 山。或者看着偶尔露出真容的高耸在头上的Uhuru peak,一遍一遍问自己,我这是疯了吗?这么高,怎么上去啊?

更多的时候,我选择去厨房做饭的小帐篷里,捧着湿衣服围在做饭的炉子边上烤火,和厨子,导游们聊天。

初到营地第一天,导游挑夫们载歌载舞欢迎我们。

第一天营地: Shira Camp 1(3600米)

第2天营地: Shira Camp 2 (3850米)

第二天路上,和闺蜜一起淘气,爬大石头上面摆拍

队友生日,两位厨子在简陋的炉火上居然做了一个蛋糕。大概是队友最特别的一个生日了吧?

每天早上晚上,这个桶里的温水够我们洗脸刷牙。

第三天,雨雪交加走到4600米的lava tower camp,0度以下的温度。全身都湿了,冷得发抖。不敢停下来,连东西都不敢停下来吃,只能咬着牙往下走。

从4600 米的Lava Tower 往下走的大陡坡。

第三天营地:Baranco Camp (3900米)

一整天的大雨以后,太阳忽然在傍晚时分探出头来,瞬间蓝天如洗,云雾之上,神山蔚然伫立。 导游说,这还不是我们要去的最高点Uhuru peak。 仰头看着它,忽然觉得腿很软,心很虚,我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第四天营地: karanga Camp (3995米)

第5天营地: Barafu Camp (4673 米)

窄小的厨房里面,厨子在做饭,边上堆满了我们试图烘干的湿鞋子,湿袜子,湿衣裤。厨子一边做饭,一边不时放下手中的铲子,拿起边上的鞋垫子或者湿袜子贴在脸上感觉一下是不是干了。我一边跟他们聊天,一边照相,心里一边狂笑,脑子里面想象着队友们大口享受晚餐的情形。

很奢华的dinning tent,挑夫把桌子椅子甚至全套餐具一路背着给我们服务,最高的营地可是4600米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胡桃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x123' 的评论 :
“佩服”这词谁能说,您也不能说啊。。。真是惭愧死我了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好经历!来几张乞力马扎罗的雪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佩服。
Fisherman8 回复 悄悄话 介似拿生命在旅游啊!资深驴友!
gx123 回复 悄悄话 佩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