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归去来兮!走回自己的精神家园

(2020-08-10 04:55:42) 下一个

孔孟之道不是学霸 。仅在中国,就读中国书,纵然是白话的,逃得出“半部论语”?

 

从来是崇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出不了中南海的行政令,没有法章规定“马列主义是我们的指导思想”。

 

诸子百家之后,亿万颗脑袋也没想出超出它们的“道”“法”过。所以,不是“封建思想统治”,而是“厉害啊,先人!”

 

是“我儿抱我颈”自由,还是“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自由?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水份比“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少多少?

 

《古文观止》里,说不上一文一人样,分得清栁宗元,韩愈,王安石,苏轼,还是挺容易的。49现代中国汉语文选里,就是把博文也加上,王朔是一个,阿城是半个,其他还有吗?就这一个半,再摔打摔打,就只会留下“爱你没商量”吧?!有“捕蛇者说”的斤两?及得上“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徒也”的聪慧?就是耍潇洒,也差“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一大截吧!

 

朕们,直到毛主席,下笔了,墨是自己的墨,话是自己的话;周幽王对褒姒的品味,项羽对虞姬的怜爱,宫斗戏里瞎编的帝王勾搭这燕那芳,多么的“陈世美”,祝英台,西门庆,肉蒲团!

 

瞧瞧那些“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唉!叫“搞腐化”“思想作风出了问题”。

 

 

知道“歌颂政府和反对政府都是我的权力”之后,感觉自己归了公。里里外外没话说了。所谓“言论自由”之下,哑口无言。

 

商品经济,市场规律里,全是卖瓜王婆。闺阁之中的密密品,“凤鬟霧鬓,怕见夜间出去”,何处?

 

新文化,是新,可把个里外都朝外,全发表了,全换成稿费,点击率了。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对着微信,却也不丢,但和敬亭山有得比?

 

滕王阁序,石钟山记,徐霞客游记是个人游记;青藏高原自驾游,是“自媒体”,百度you tube 里秀。

 

东邻右舍尽为“鬼佬”,打着音色神情各具的招呼,忙庭院花草,见到的小女孩都洪荒第一个样。近来翻读的欧美小说,都说得私私的。怪了,一经严复鲁迅转手,怎么都成了“思想解放““启蒙运动”了?

 

“普天之下,莫非皇上”里,是想不过先人,可怎么想,是自个儿的事。每读文言,总还有个赵钱孙李;白话里,一读就知道谁谁的,鲁迅,胡兰成 ,王朔,一点点钟阿城,还有谁?

 

文言私,白话公。 李斯《过秦论》,刘秀罪己诏,就是一心为公的《公车上书》,读读就见到个人面目。刘晓波的我的最后辩鲜,说说就“关心国家大事”了。

 

有帖辨析,美国怎会禁微信?理由:违宪。

 

诚然。可宁愿理解成,心好。这么方便的东东,不给用,不像话。

 

就像当年是烧故宫,还是烧圆明园?信是通情达理,不睬“政治考量”。

 

很私的微信 ,像不像公器?群,换了脸的“井冈山宣传队”,“红总”“八二七”;朋友圈虽“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可都“进亦忧,退亦忧”;“违规,删除”,是讨嫌。可在理,删的都是国骂;收藏的鲜见细软,多是“肉食者鄙”,我来说;再大的胸,就一个怀,偏偏是“大的理论关怀”.....  

 

最难找的是“前半晌绣,后半晌绣,绣一对鸳鸯长相守”;老婆钓到四条鱼,一串,湖水里养着。临离,一拽,被谁谁吃掉二条半。“哎呀呀”地老婆惊叫。纯私,毫不沾公;张爱玲十岁刚出头写的想想和看看,比“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还多了几滴露水。

 

由大市而入小镇,开口闭口不房地产了,不疫情了,不哪哪又开枪了。收拾收拾屋里,整理整理后院里,斗转星移。望着湖水,落实到底的感受,风有点凉了。

 

如果微信被禁,鱼雁传书,敢情!又可以收到手跡了,又可以?墨蝇头小楷地“见字如晤”了。

 

一世的这啊那啊的折腾,归去来兮,穿40码的鞋最合适,睡不着觉就溜会儿网..... 才是所谓自己的精神家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