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62)

(2022-01-20 07:16:19) 下一个

傅莱明旋风般跑下楼梯,我紧随其后。小小的马戏面色苍白,侧躺在地板上。她双目圆睁,嘴巴张成了O型,一脸惊恐地躺在地上,一眼不眨,也一声不吭。一时间,我不知她是受惊过度,还是已经死了,只觉得双腿打颤,一下跪倒在她面前。

傅莱明小心翼翼把马戏抱起。她右侧脸上有擦伤的痕迹,混杂着点点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傅莱明用自己的脸紧贴着马戏的小脸,嘶声喊道:“宝贝儿,你没事吧?你没事儿吧?”他的声音带着哽咽,似乎分分钟就能哭出声来。

我早已魂飞魄散,哆哆嗦嗦掏出裤兜里的手机,拨通了911。我对着电话语无伦次地喊:“救护车!我们需要帮助!我女儿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她可能死了,医生能不能来?我们需要救护车!”在接线员的引导下,我颤抖着报出了家里的住址。接线员让我稍安勿躁,他们会马上派救护车过来。

就在我报地址的那会儿,马戏“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匆匆挂了电话,站起身,强行从傅莱明手中抱过马戏。碰触到她时,马戏哭得更厉害了。我这才发现她的左胳膊以不正常的姿势下垂着,大概是下落时拼命想要抓住点什么,脱臼了。右胳膊弯曲的弧度也与平常略有不同。我看着心痛,伸出手想去抚摸,被傅莱明制止了。他说:“她可能骨折了,我们等医护人员过来再作处理吧,别弄痛她了!”

马戏哭得撕心裂肺,我倒是心安了些。有力气大哭,说明体内元气还算充沛,也说明她一时半会不会死了,不是吗?我紧紧抱住她,任由她痛哭,一颗心还是砰砰狂跳,猜测着发生在她身上的千般可能:她可能会残疾?可能就此毁容?可能会摔成脑瘫?我的思绪飞速倒带,竟是回到了小V刚出生时住进病童医院的那几天。那段记忆里,有小V带给我们的虚惊,还有小小杰西卡的不幸遭遇。各种思绪翻来滚去,最后聚拢成一条:只要马戏活着,我什么都能接受!

救护车很快就开到了家门口,随行的还有一辆警车,还是之前小V打911时召来的其中一位警察。就在救护人员给马戏作快速检查时,警察也跟我们做了简单的笔录,确信这只是一场意外。他开玩笑地跟我们说:“照这出警频率,以后我把警车停你家附近得了,省得到处转悠。”

急救人员给马戏接上了脱臼的胳膊,跟我们说,目前看来马戏并无生命危险。但保险起见,他们会把她运到医院去作进一步的检查。家长可以陪护过夜。

我俩飞快地商量了一下,决定由傅莱明跟着去医院。他有母语优势,对各种医护术语的理解比我到位,能更好地照顾马戏。

 

救护车走了,警车走了,傅莱明也开车跟去了医院。当世界重新安静下来时,我发现小V还端坐在客厅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看他最爱的儿童剧《朵拉探险记》。之前的一切喧闹,包括我与傅莱明的争吵、马戏坠楼、救护车的到来与离去,似乎都与他无关。他甚至没有抬眼望我。

已近七点,我烤了几片面包,涂上黄油,递给了小V。他立刻接过,大口吃了起来。这孩子,对食物并无太大需求,饿了也不说,顶多变得易怒暴躁,还总得让我去揣度他的饥饱。

我无心进食,颓然坐到了小V身边,看着他狼吞虎咽。那一刻,我知道,无需医生出示一纸诊断,小V就是一个来自星星的孩子!在他小小的世界里,只有自己的悲喜,别人走不进去,他也不想出来。他唯一会作出明显回应的事,就是我物理意义上的陪伴。我搂住他小小的肩膀,他也顺从地把头靠在了我的胸前。

一下午的混沌,让我没空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绪。马戏的状况让我有着说不出的烦乱,一颗心揪在喉咙间,总是放不下来。我大致明白她性命无虞,只是不知会有什么其他问题。虽然爱冒险的她时常会从床头柜或箱顶摔落,像这次这样毫无防备地摔落一层楼,还是第一次。除去擦伤的皮肉和脱臼的胳膊,我不知她有没有受内伤。傅莱明说,医生一有诊断结果他就会给我打电话。

傅莱明临走前,想给我一个拥抱,我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如果马戏有个三长两短,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原谅他。这几年的婚姻,外人看起来平静和谐,可我与他个性中的差异,譬如作息、饮食、生活规律、甚至是对于同一件事的反应速度,都确确实实存在着。这些差异看似微小,却像鞋里的沙,偶尔磨一下没什么,伤不了筋动不了骨,可若天天磨,不管多么皮实的脚丫也能磨出血泡来。

这一刻,我感觉这血泡把我的心戳得生疼。

我想不通与傅莱明的婚姻怎会走到如此黯淡的境地。曾经,我们彼此相爱,看向对方的每一个眼神都满含着激情与赞赏。那时候,我们的爱情花园里四季花开,步步光华。是从什么时候起,花园里杂草开始丛生,竟是挡住了繁花的美?还是杂草一直都在,只是当爱意还浓烈时,我们的眼睛自动过滤掉了那些我们不愿看到的一切?

胡思乱想间,门铃突然响起,惊得我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意识到,没有傅莱明在家的夜晚,门铃声都听着让人胆战心惊。我蹑手蹑脚走向门边,从猫眼望出去,只见廊檐下那盏已被点亮的感应灯下,站着小箩。她左手拎了个大饭盒,肩上挎着随身行李包,看样子要在这里过夜。

我松了口气,打开大门,什么也没说,直接给了她一个拥抱。

小箩放下行李包,嗔怪道:“说好了要当彼此的首席闺蜜,还用你老公打电话叫我过来陪你。你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

我苦笑:“都是有家有口的中年妇女,我怎好意思让你抛夫弃子来陪我?”

“我儿媳妇进了医院,我不能去陪她,至少可以陪陪她娘吧?”

我继续苦笑,只是说了声谢谢。这会儿说什么客套话都是矫情,有小箩在,我确实心安许多。

小箩边卸货,边说:“客气啥!来来来,伤心的时候补补胃!我妈让我带上她做的菜肉包,说你爱吃,我去给你热一下。傅莱明说了,他买了巴蜀人家的菜,但你可能没心思吃,让我过来陪你一起吃。小V,看干妈给你带什么了?对啦,就是你最爱吃的巧克力棒,赶紧来拿!”

小V朝我们跑了过来,小箩冲我耳语:“这是出发前我从程小渔的抽屉里偷出来的。”

小V拿着巧克力棒回到了沙发,边吃边看电视。我和小箩去厨房,把傅莱明点的外卖和她带来的包子都热了一下,坐在餐厅里边吃边聊。

 小箩说:“我正吃着晚饭,接到傅莱明的电话,匆匆收拾一下就赶过来了。这一路消化得刚刚好,这会儿又能完完整整吃上一顿。呣,这麻辣香锅开胃,我超喜欢里面的花菜。”小箩夹了一块花菜塞进嘴里,细细咀嚼一阵,说,“不过呢,说实话,和我自己种出来的花菜相比,味道还是差了不少。对了,我还给你带了一些今天新摘的黄瓜和西红柿,咱们可以当饭后水果。”

谈起美食,小箩永远眉飞色舞。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也觉得胃口好了许多,大口啃起了包子。我说:“物还是得类聚,才能感知更丰富的快乐。看你吃得那么香,我顿时觉得自己饿坏了。”

 “可不是嘛,独乐乐不如与人乐,这句话对吃饭尤其适合。我就不喜欢跟那些一吃饭就念叨脂肪肝卡路里的人交往。关注健康是好事,只是与我道不同。当初选择跟张帆在一起,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上得了大酒店,下得了路边摊。只求美味,不问出处。当然,他自己厨艺也超棒!”

 “是啊,民以食为天,能吃到一块儿太重要了!”想起自己的状况,我不禁叹了口气。我和傅莱明饮食习惯完全不同,两个小娃又如此挑食。每次我辛辛苦苦做上一桌饭菜,他们都蜻蜓点水般浅尝辄止,搞得我也意兴阑珊。久而久之,不光没了做饭的动力,甚至对美食都失去了胃口,时常烤个披萨就是一餐。

小箩警觉地抬眼望我,说:“能吃到一块儿固然重要,但其他很多方面也很重要,甚至更重要啊,譬如三观,譬如性情。”像是安慰我一般,她说,“就算不能分享美食,也没什么大不了,各吃各的呗。你看,老外餐桌上都是一人一盘,互不分享,大多数人不也一过一辈子?我和张帆倒是能吃到一块儿去,可干起架来也毫不含糊,一样能把屋顶掀翻。”

“吵那么厉害?那你有没有过很想要离婚的时候?”

“有!怎么没有!刚结婚那会儿,我俩三天两头闹离婚。那会儿都年轻气盛,不知妥协为何物,都想打着爱的名义改造对方,一言不合就能打起来,隔一段时间就得闹一次离婚。最严重的一次,我俩把离婚协议书都写好了,一起去了民政局。结果那天是星期三。”

“星期三怎么啦?”我不解,不知星期三为何如此特殊。

“民政局一三五只办理结婚呀,二四六才办离婚。人家就把我们打发回来了。现在回想起来,我都忘了当时为啥吵架了。得亏那天没被受理,我俩走到家,又牵上手了。所以啊,人性脆弱,还真得靠制度来约束。以前离婚太容易了,赶上受理日,当天申请当天离,一时爽快的后果,很可能就是一世后悔。现在设了离婚冷静期,我就觉得特别好,彼此冷静几个月,得降低一半离婚率吧?”小箩咯咯笑,又摇摇头,“说实话,气头上谁都想离婚,有些婚也是非离不可,可大多数情况下,夫妻间嚷嚷的离婚,无非是一段婚姻中无数次赌气的一次,你说是不是?”

道理我也懂。还没结婚时,我和傅莱明就讨论过这个话题,知道再恩爱的夫妻,一生中也有至少两百次想要离婚的念头。当时我开玩笑说,要买个小本本,把所有想要离婚的时刻都记录下来,不累计到两百次坚决不离。那时候傅莱明特别严肃地打消了我的念头,说但凡我记一笔,他就扔一本,让我永远数不到两百。这些甜蜜的过往,我自是忘不掉。只是,每一次那两百分之一来袭时,离婚的念头却是扎扎实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大家的感悟,殊途同归!:)
dontworry 回复 悄悄话 小箩来的真是时候。刚生娃的头几年应该每家都是这样的鸡飞狗跳吧。不过婚姻也就是在这样的吵闹中变瓷实了,千锤百炼之后就真正成为一体了。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青菜豆腐111' 的评论 : 如果不是作者描绘了太多曼文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小箩之好,足以让作者把书名改成《首席闺蜜》。
是啊,过来人都说,孩子们会长大,一切都会好的。:)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LOL,只怕画风是:去海边渡假,一个娃不见了,报警;生了老三,父母集体心梗,住院。:)
青菜豆腐111 回复 悄悄话 小萝想的好周到,会给小朋友带巧克力。
小朋友们磕磕碰碰,最后能平平安安长大,不容易啊!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还想要多几集呀。比如海边度假,小V马戏的弟弟或者妹妹又来报道啦什么的。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小乐能接受就好。反正也没几集了,估计你也不用再打他的名字了。:)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王冠在我的清单上一两年了,我竟然一直还没来得及看。之前看过类似的电影《QUEEN》,再结合最近三王子的丑闻和小孙子的闹剧,深切理解女王的不容易。她才是那句“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的最佳代言人啊。
是,如果从外向物质层面来寻求快乐,那肯定是不持久的,就像叔本华的钟摆论。关于对金钱的追求,我大致也明白这种trade off的概念,得到什么,背后必然会失去些什么。只是有时候孩子太吵,我又想安安静静干点啥,就会想,要是有人替我看着他们,让我安静一下,生活会美好多少啊!哈哈。然后我又想起对门邻居,俩医生夫妇,孩子们都是保姆带进带出,因为夫妇俩太忙,又是长时间的shift又要倒班,估计干这种工作我能失眠,还得折寿。这么一想,又平衡了。:)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哈哈,傅莱明蛮好。我感觉傅字特别有文化。傅雷家书什么的。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有了司机保姆还会有其他的烦恼,只是锦瑟和烟灰的颜色不一样而已。我看那个英剧王冠,最大的感触就是,贵及女王,人生的烦恼一点也没少,甚至更多,看这就平衡了,感觉幸福和快乐,不是个简单的钱财名誉地位资源的问题,是普世个体都需要面对的人生难题,人人平等,非要向内寻找才行,一点辙也没有LOL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对自己生活的不满和无声的求助,最后只有体现在了配偶身上”,这句话就是作者的心声啊。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对娃的暴躁,其实是针对配偶的暴躁,虽然他什么也没做,可能只是睡了个懒觉,或看了场球赛,没及时关照孩子们的需求。
照这个思路想下去,又觉得和本书的中心思想背道而驰,因为作者原意是物质并不是那么重要,家庭,情感,尤其是亲情,是生命中不可舍弃之重。但转念一想,如果有足够多的money,每个小孩保姆司机地配备起来,是不是父母只间就不会因为疲累而争执了呢?也许,照这个思路,又可以写一篇小说,重新探讨一下,哈哈。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谢小乐夸奖哈。没关系,名字就是个代号,你写老付,老F,老弗,我都懂!:)当初起名,只想找个看起来很中国化的,有名有姓的。早知道这么麻烦,就叫他张纳森了。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太好看太真实了,“人性脆弱,还真得靠制度来约束。” 哈哈精辟。小箩真是金牌闺蜜,一边吃着饭一遍就深入浅出大小道理说到了。傅莱明也很好,慢性子这会子就得按的住,不让矛盾升级。我觉得曼文太操心太累了,这要是一周三次SPA或者跳个舞,好多不满就不会映射到老公身上了,有时候反映在最亲密的关系里其实是对自己生活的不满和无声的求助,显然这种无助又不能拿孩子出气,最后只有体现在了配偶身上,其实即使配偶步调一致,造成stress的东东依然还在,就是事儿太多休息太少,熬过这阵照顾好自己会好很多。everyone has a ”crying me” child inside.别忘了给它也喂点食啊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这一集好精彩啊!赞傅莱明和小箩。刚才差点把老傅打成傅立叶了。因为在手机上打字找傅字不太容易,我总是打傅里叶哈哈。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是吧!当妈的,自己遭罪不要紧,孩子遭罪就不行,哪怕是自家老公。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可怜的娃遭罪了!能记得去请小箩,傅莱明可以加一分。记得我小时候我爸把我放在桌子上,然后我摔下来磕到头,我妈念了他一辈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