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情商,智商之外还有活商 _______ 闲扯张爱玲黄永玉

(2021-01-13 03:21:23) 下一个

情商智商之外,还有活商

 

开会,连旗袍都不给穿”,张爱玲以小说的才气断定:此处不宜久留。溜了。

 

历经全本的人间正道,翻身道情,史无前例,崛起扒下,黄永玉出版《无愁河里的浪荡汉子》。

 

上述,于自己,有重塑“三观”之功效。

 

喜欢张爱玲一本接一本的写的早年。更喜欢她不怎么写以致不写什么的自闭晚年。她的早年有声,晚年无声,各得其所,有声时,就说来道来;沒声时,就宁静致远,沒得说就不说。

 

她曾去台湾。玩得挺好。旦闻夫病,立即返回。多有说她这样“不值”或“重情义”。细读个中原委,却以为,这次游历,让她觉得着实没什么好说好写了。服侍病夫至终,而后沉静,鲜见交往。

 

没有的说就不说的晚年,把有的说就说的早年,统一成写是活自己,不写也是活自己的人生大观。由此,就觉得,张爱玲秉承了中国文章的“私下”的传统 , 断文识字般地过日子,柴米油盐里由幼及长,及老,至死。

 

黄永玉,从来不上路子。读《无愁河里的浪荡汉子》,就这感觉。

 

不想读书就不读,画得入迷就迷在里面。抗日啦,就又写标语又参加文宣队。文革里被斗,斗里被打,就是个被斗被打。也听不见个“劫里逃生”的抱怨,也听不见个“全面否定”的反思。和范曾掐,掐掐就觉得像做自我保健操了。画的像个玩,徜徉于“读不懂就跳过去”的逍遥里。近九十,始著长篇。长篇里,全是些不上“路子”的事情。

 

读《追忆似水年华》时,惊讶,读不到一点点一战二战。张爱玲在防空洞里看男看女,仍在动文学的灵感。读黄永玉的画和写,里面倒是有抗日的炮声,批斗会的口号声,维多利亚港边大道上开豪车的拉风样。可总觉得有声像没声,发生像没发生。几十年里,黄永玉如是这般地活。

 

关心国家大事,盯着一地鸡毛,都是黄永玉的事,他把它们活成自己熟悉的事,再拧把拧把成合适自己活的林林总总。

 

林昭冤,社会混蛋所致,不疑。但也会小怪她公私不分,闺房里容不下放瓶雪花膏似的。张志新惨,义和拳散勇干的。一亇女人从报上读几篇有关江青的文章,就不可收拾,家也不顾,親也放弃地去逆潮流,对头吗?许多为报效回国却被身心报废,撞见了大头鬼不假,不安心过自己的日子,把自己和自己以外的绑得过紧,也不无相关吧?

 

时事,本是广闻博记的个人素质积累的一种;信资信无,议论谁会出任总书记里,能增进相互了解,知晓彼此智商水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口号,喊喊就是了。回屋仍把标语上墙,就是个二;救亡图存,本来就是个文宣,是你把它当个人使命担任的;马列主义老太太,先共产党员,后成了共产党人,马列看到会笑岔了气,地下党开完碰头会后喝杯茶,外加两块香干,也沒曾想到把吃喝当作添加革命本钱的;夫妻因好派屁派闹得不同床,据说有华裔家庭为挺川反川弄得兄妹失和,毛主席川普也出乎意料吧!

 

拧巴,胳膊拧不过大腿,诚然。自己先被拧巴,久而变锉,人家松手了,自己邪头八角成型,也是有的。几乎半斤八两于那拧。

 

读张爱玲黄永玉,使知情商智商外还有活商。这两人称不上政治觉悟高思想好的,简直就是没有政治觉悟也没有什么思想。可正于他们之前,开始起疑,百十年间,甚至更久以来,悟个啥?想瞎了吧?

 

太极拳是健身操,偏用去打擂台了;女权主义者也想不到吧,二十几个毛岁的朱锁锁(流金岁月女主角)“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现实的人啦”“都什么年代了”的大旗挥舞的那个猎猎。如是这般,不止母系重回;正能量 ,接地气,是核心搞亲民文宣的,是你用在亲友群里私聊的。

 

活商太低所致,多少有点。以为。

 

活自己,太难了。你我他。也当问,你活得是自己吗?张爱玲黄永玉解答了。活商有别。别人设计的底太大,能留给自己的几何,怎么?,商不高。

 

“不自由 毋宁死”地示威完,知道光这样持续不了几天。于是选地方议员,让他们专操此心。三十年来,见识过柏林墙倒,金融风暴,市区大面积停电,收垃圾公交大罢工,九.一一,眼下到处封封封......没见过左邻右舍烦的。这时才看到民主制度的另一个内涵:很高的活商。

 

好多早就计划留学美加的,一下子毁了。“不关心政治怎么行?”看起来,专制之下,活商难高,也是实情。张爱玲黄永玉面对,该怎么办呢?

 

日子过得像炒股。几个能像张爰玲黄永玉,就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躬耕不已?

 

戴茜(流金岁月里一个角)回答“你住在意大利,干嘛这么关心上海这家公司的八卦”时曰:“在国外,挺无聊的。用国内的八卦打趣”。这里见到这人与张爱玲活商的差距,不卷进改革开放大潮里,居然活得不自在!

 

没法弄了。?之外。

 

 

张爱玲是民国的难能可贵。不入谁谁的麾下作“遵命文学”,不左联右翼地掐,西安不关心,延安不入眼,不抗日救亡,不庆祝解放了图存。一概当作离家回家路上的一地鸡毛,拾掇点,以助自己文学的美感,把日子过得又情又趣。

 

沒退到台湾前民国数十年里,把鲁迅看了,把胡适翻翻,读他点四条汉子,延安才女,王实味文章,还是张爱玲清爽。除她,看不到还有别人。

 

黄永玉是解放后的难能可贵。得父亲不管之遇,行任性翘课之乐;逢抗日,搞文宣;解放了,培养艺才;随着“运动”换球衫,文革中挨打里数得清被打了多少下;不承传统,也不学西方,画自己的“黄永玉画”;九十开始写好几卷头的自传体小说,写累了开豪车出门显摆。

 

在黄永玉那儿,什么都归为好玩。唯物唯心之外,不懂信资信无。钱钟书夫妇的巧妇偏在无米之炊之时,仍能做出小吃的谋算,没有;范曾应时应势还装傲,不屑;烟斗奇大,画里的鲜有这派那流的正经。解放后几十年间一回头,就黄永玉这好玩,见到个人的趣味。

 

比较黄永玉:王小波,太临摹;阿城,“怕北京话说不纯了”,蛮算计;王朔,潮流里打滚,明明在审时度势,偏偏作什么都不甩的痞样;九零后,零零后登场,在是留洋呢还是就在国内混的掂量里,鲜肉不小,处女不纯。

 

黄永玉不是有意做黄永玉的,稀里糊涂里,黄永玉成黄永玉的。觉得。这正是在至今未变的解放后新社会里,才能活出点意思的人格。

 

没有思想觉悟,叫你个落后,后来变成不与时俱进;有觉悟,成了林昭,遇罗克,张志新,李文亮,活不了。稀里糊涂的黄永玉,九十六了,还在写,还在画。

 

戴晴说,国民党下,民主是多是少的问题;共产党下,是有没有的问题。前一个问题下,张爱玲任性活出自己;后一个问题下,黄永玉稀里糊涂地活出自己。

 

在大陆,做回人,不容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