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读《史记》

(2020-10-26 05:30:02) 下一个

读《史记》

 

 

其一

 

有闻,招研究生,历史系的。设问:“个人问题解决了吗?”答“解决了”的往下问。“没”的就不聊了。

 

《史记》,阉宦之作。

 

二十三史,嘈嘈的。就《史记》安静。

 

历史,真残忍。写好它,竟要被残忍!

 

读《史记》,就是堕寂静,走向孤独。

 

轰轰烈烈的始皇运动,写得像冬泳,游的看的,寒彻。

 

写汉武帝不可一世的瞎闹,堪比昨天散步大堤迎面的寒风。

 

这人好,那人坏,婴啼童怒之判。一边去,辩证!

 

识破即脱离。脱离之后,茫然无对。都阉了,谁来访?谈什么?每篇读罢,身心死寂!

 

“史之《离骚》”,诚然。也是塬上没有回音的“瞭不见个人”。

 

如斯写给自己看的书,要有怎样的自己,才搭得上?

 

 

 

其二

 

读《左传》《后汉书》《隋书》《明史》,就是个读。读《史记》,是陪。

 

一点都不古。来陪的,多少!就他在,没见到个陪的。

 

不道,不儒,不法,不墨;也不唯物唯心,前现代后现代。总会联想到这段话: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这带有日本式的艰深之辞,触到了《史记》之衷。就觉得。

 

两千年,仅此触。就觉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姚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史记》要是也能详记“下面”,该多好!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上面是史记,下面是蔬菜水果方便面。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现在K?nigstra?e 上靠近火车站,以前Karstadt 店面下面开了一个亚洲超市。总是很多人。我没去。还有进超市都要戴口罩,很闷。买东西买一半就想着赶紧跑出去。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嗯嗯好的。我往里放了鸡蛋和蔬菜:))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姚顺' 的评论 : 嗯嗯。是那家。可不好停车了。我猜你一定记得。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你少吃方便面, 吃大量新鲜的水果和蔬菜, 这点得听铃兰的, 不然我不理你了.
姚顺 回复 悄悄话 那超市是不是在schwabschtrasse地铁站出来后的那一家?往上坡走不远还有另一家。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我今天去了斯图加特的亚洲超市,买了好多方便面回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