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鸽溪山庄—178—瓜果鸽溪的回想

(2022-08-03 18:14:06) 下一个

瓜果鸽溪的回想  

从小就喜欢吃水果。但那时候去商店,水果是只能远远去看的。

此时我看着满树果实,在想着,如果当年也能有这么多属于自己的水果,该有多好。

很多事如果跟年轻人说起来,他们大概是难以理解的。瓜果四季有售,本为普通。如今让很多人吃点水果,往往要苦口婆心,是需要他人去劝的。

记得我第一次吃上香蕉,大概是在十几岁的时候。之前,香蕉是什么味道,我根本无从知晓。

一年冬天,父亲不知从什么地方竟然买来了几根“香蕉”。与其说是香蕉,不如说是香蕉的冻干品。这样的香蕉如果问现在的孩子是什么,大概要去猜的。

几根黑色的“短棍棍”放在桌上的小盆儿里,姥姥让我和弟弟来吃香蕉。

我当时拿起这又黑又软冰凉的棍棍,看了看,闻了闻,有些惊喜。

从侧面剥开皮,一股甜香立刻弥漫开来。

香蕉里面很软,是半透明的。咬一口,额的天,真是甜!

姥姥只是看,根本舍不得吃的。我记得把这香蕉举向姥姥,让姥姥也咬一口尝尝。姥姥笑着,轻轻咬下一点点,于是更笑了。

这第一次吃香蕉,我连黑皮里面软软的内层,都刮得干干净净。

世界早已走进了不同的时代。往日并不美好,但记忆却留了下来。人在童年不知何为贫困,只是感到自己家无法像其它人那样,能有很多“好吃的”。

或许因为这次经历,我至今仍旧对那些冻过的黑皮透明软香蕉很是向往。但这样的香蕉,估计也只能在某些特殊情形之下,才能出现了。

当年物资匮乏,孩子普遍嘴馋。家里既然没有水果,很多孩子便要自己去找些可食的东西。

北航院里很多地方杂草丛生,里面会有一些龙葵。龙葵的果实成熟后呈紫色,我便把它叫做“紫葡萄”,一把把摘下来塞进嘴里。小时候不知道,这茄科植物龙葵是有毒的。

北航曾有几棵杏树。当年的枣树和梨树至今还在。我上小学时,每到果实出现,这些树便是孩子的关注点。

学校一放学,在回家的路上,很多男孩子便会围着那几棵枣树和梨树转,每每发现果实便砖头石块齐上,果实不等成熟便基本消失了。等到最后,只有枣树最高的地方,才会挂着几个半红的枣子。

我从不跟这些孩子一起玩儿,都是在他们走后才去这些果树。我有弹弓,可以把高处的枣儿打下来。只是被打落的枣子或小梨往往已经半半拉拉。我捡起来,在身上蹭蹭,美味儿。

除了枣儿和梨,北航还有有不少柿子树和核桃树。只是生柿子没法下嘴,要找那些在树上自来熟的“红柿”才能解馋。

八月是“偷”核桃的季节。我那时的手指总貌似烟鬼,被青核桃皮染得黢黑。

当年北航绿园里有个苹果园。果园不大,却有“傻大姐”*日夜看守。如想吃苹果,是要去偷的。当年能偷到苹果的,都是学校里最为调皮掏蛋,功课不好的“坏孩子”。

(* “傻大姐”是当年北航一位很特殊的人物。独身,头发剪得很短,一阵工装,面目狰狞,举止粗鲁。孩子们不知其是男是女,也都很害怕。孩子长大后才听说,“傻大姐”是位心肠极好且责任心很强的女人。)

一次几个大孩子偷苹果时被“傻大姐”发现,逃跑时身上的苹果掉落,滚进了草丛。我正好在绿园玩儿,远远看见。待那些“坏孩子”跑远,便渔翁得利,得到两个大苹果。

所有这些事似乎并不遥远。但时间却在不知不觉间远去了。

此时的我走在花园,也在昨日走着。当年的青丝换成了灰发,当年瘦小的身影早已膀大腰圆。梦想依旧,只是多了些欣慰和遗憾。

那时的我根本无法想到,这个喜欢打弹弓,总喜欢自己玩儿的男孩儿,会在一天,站在自己种下的果树下,看着属于自己的果实压弯了枝头。

我随手摘下一个青青的苹果,咬上一口,满嘴酸涩。味道依旧,却只能吐掉了。

世界很大也很小,大得可以装下海洋山脉,小得却几乎容不下后来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上,童年的需求都很浅淡。或许正是如此,才是人生最为真挚的阶段。

我看到,人一旦开始为身外之物奋斗时,童年便结束了。

很是遗憾。人生之行,或许都是这样吧。

我看着眼前的院落,知道在不知不觉间,我在把鸽溪化作了自己的“绿园”。

花园,也该是果园。这是我从小就有的打算。

在自己的“绿园”,我种下了杏树,梨树,樱桃树,李子树,也种下了很多苹果树。

看守果园的“傻大姐”依旧在,只是如今,早已化作了“傻大憨”。

花园植花并无新意,只是我一直感到,多数花卉的花期都很短,花开过后便只是枝叶了。而果树,会在花开之后,整整一个夏天,都有果实远看近观。

如今对于我,一顿无法再吃下几十个桃,十几个大苹果,收获已然不那么重要了。

人间是个很奇怪的世界。当人们能真正看到自心的时候,便看到了岁月的痕迹。而岁月,是不会等待人间之明的。

但世间沧海汐潮,清空皓月,怎样又算是人间之明?

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世界充满物欲与精神的交织,纷争。

都说物质决定精神,而物质有界定,精神却是无边的。人们追求物质,多是为了安抚自己的精神,而精神富足的人,往往在物质上又是痛苦的。

我无知哲学,也没有什么生命之彩能去展现。在这个以物质风光比价的世界,居守角落,缄默孤行的自己无疑是个被淘汰者。

人间有虞,世界无欺。我虽呆痴,却也为自己庆幸,因为在我面前,世界是真实的。

这是自己的世界,也是属于自然的。当寻梦的汗水化作风景,长溪自语,花果无言。

 

如果人生能再次拥有童年

我会把梦想延续永远

如果人生能再走一遍

我还是如今的我

不会去改变

 

世界平寂,心境自安

拥抱幻想,徜徉花间

倘若能够对语花草

自然拥有心的翩然

 

我不知大地

曾怎样养育祖先

也不知山水

会如何把风采承传

我只知道

当花满家园的时候

也是花满人间

感谢!

音乐:Renewing Spring, Tim Janis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lyzyl' 的评论 : 哈哈,您眼尖,一眼就看出来俺家有罂粟啦。

院子里每年都自然生长很多罂粟。这棵是菜园里自己长出来的,我没给拔掉,于是开花又结果。罂粟嫩苗很好吃。可以当生菜凉拌。种子可以当芝麻用。烤面包或烙饼时撒上一些,味道很香。罂粟种子(Poppy seeds)英国的超市有卖的。

鸽溪的果实其实自己根本消费不了。多数苹果和梨都落地归根了。如果您能来,肯定能替俺消费一些。

这里夏季气温不高,枣树无法生长。(在北京,枣树只能生长在海拔800米以下。)英国没有自然生长的野杏和野桃树。我前年种了棵杏树,但如今只开花未结果。估计要找一些耐低温的品种才行。

贪求使人悲。童年的要求不高,其实除了吃喝玩儿,也意识不到有什么要求,所以幸福感会令人怀念。

人都是这样,刚意识到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却已经黄昏了。。。
lilyzyl 回复 悄悄话 另外,我看出了XX的果实...你夹杂私货,准备怎么吃?没有看到你晒它的美丽妖媚的花朵,我也想种呢,花朵美丽
lilyzyl 回复 悄悄话 有点着急,这么多,你怎么吃得了呢...有心做雷锋飞过去义务劳动(摘,吃,拿),算一算油价高涨之下的机票,还有屈指可数的假期,只好急得舔舔嘴...
我们小时候,不远处邻居有杏树,小杏子刚刚长到硬币大,我们乌泱泱的小孩子们就过去偷了。。。记得大娘几乎哀求地说,现在小,你们等等吧...我们等不及,没有吃的年代里,酸涩的杏子都是美味。。。
在我们无暇等待中,急匆匆就奔向人生的归宿...
有没有种枣树啊....觉得你那里枣树应该长得好...
另外,我从小吃龙葵,所有的黑色的全部摘光吃完...我们老家给了一个非常恶心的名字,“羊粑粑蛋儿.."
我们还吃蜜蜜罐儿的花儿...
好想念小时候的田野啊,弥漫着丰收和田间肥混合的气息,看到昆虫在飞,很多屎壳郎推着马粪球忙忙碌碌..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消失的太快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可不敢说是地主,更别说大地主了。 不过,俺做梦也想当地主,而且是恶霸地主!

瓜菜看着挺多,其实没几种。种多了自己根本消费不了的。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大地主啊,什么品种都有!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D的D主' 的评论 : 鸽溪仅仅有七千多平米,才十亩地多一点。倒是老兄这个地主让俺羡慕得很!看来老兄收拾地,可真没少下功夫!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黄莺' 的评论 : 俺种了棵桃树,但疏于管理,长得不好。桃树要在开花出叶时就喷药,不然叶子容易害病卷曲。英国的气候不大适合桃和杏树的生长。需要找一些耐寒品种才行。

人很怪,香蕉现在有的是,却没兴趣吃了。可能是好吃的东西太多,不再容易饿了。
黄莺 回复 悄悄话 有桃树吗, 我最想种桃树。现在是吃桃子的时候:)
香蕉真是香甜,中文是名副其实的, 但是英文可能就没有突出她的香甜
ID的D主 回复 悄悄话 羡慕你的果园!菜园也不错耶!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