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扯得玩:东北话跌下坑,话不成话,憋出个北京腔 喜极而泣

(2020-09-21 02:38:35) 下一个

东北话跌下坑,话不成话了,憋出个北京腔。

 

京腔之极,贫。憋出来的话,还能咋的?曹雪芹用它贫,好不容易扯到八十回。接着的活,还得靠。铁岭没下坑的高鄂。

 

那旮旯里人开口,不知道正抑扬顿挫着,就觉得。冻成那样,芬兰人沉着脸,西伯利亚的囚冻了百十年,幽默黑,冷,干,很少。东北人不,整出二人传,总以为,是流放的清官员闲极之作。再怎么,日子要过。梁山泊,就宋朝有,还不知真假。

 

所以,原本总该有点悲壮的色的。诸如强颜欢笑,悲傻了成乐之类,传到当地土著,捋掉傻呆傻呆的强颜,悲愣,开心就好。

 

竟然,,,

 

萧红萧军进关,鲁迅骇其话可以这样说,事可以这样记,东北的娃东北的话,老好听啦。( 萧军文章,像东北人见面就“姐儿”的热火劲;萧红的活,比她写得精彩。就觉得。)

 

赵本山一火,陈佩斯瞎了。憋出的贫,遇到“上炕,咱唠唠”,再编也不跟趟。

 

接着,小沈阳pia pia 地上,拖拽出他没上之前的唱“堂戏”,走场子。更拖拽出根本就没堂没场的二人传。

 

没听过二人传的下流,该谴责自己不该置肉蒲团全版金瓶梅以那样的鄙还是该说成,见识二人传的下流前,你没下流过。譬如:总拿“那话儿”开涮”。就是说到那话儿的伴,不过艳辞,怎样都是“颂”。二人传则“就这样夹着,到了加油站”。

 

大约过于卑鄙,台下的撇嘴,但就一眨眼,哄堂大笑去了。

 

贫,是炕上掉下的,憋出来的。由是由衷,不乏新。经关内诸如曹雪芹辈弄弄,就有了品相。京剧,相声,评剧,侯宝林,陈佩斯.... 是,挺装,可止于“那话儿”的底线,守得门清。

 

炕上的,把什么都焐成被窝里的东东。

 

赵本山一拨,所有的,都这被窝气浓浓的。

 

可,秒杀全中国。最近,另一位那来的婶,火了。

 

 

下作的时代,连陈佩斯都嫌高级。剩下春晚,那是个宁愿去过于卑鄙也不愿受的“红”罪。

 

 

喜极而泣

 

泪为悲设。

 

喜极而泣,那泪还是悲。好像“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时的一顿;接受“百年好合”祝辞时的一蹙。

 

倒是量不致“突突突突地往下那嗨流”。时间也短,纸巾一抹,没事人一样。

 

哭能卖,泪水就能当矿泉水地售,还登广告,真像“二人传”鄙到拿那话儿的伴糟践。

 

生活,活着,苟活,活不下去,好死不如赖活,,,,那儿的人总能“柳暗花明”地想出招。

 

恶毒,笑面虎,劣根性,阿Q,把坏极了再拉下一级成歹。

 

张献忠为何要倒插裸女,百以致千,以阴克敌?黄巾的兵拉出吕后的尸糟踏,“为什么要吃蝙蝠?”疫了,为什么用口水抹电梯里的四处?为什么砸苦苦相求阿婕阿姨叫得不离口的姑娘的手机?

 

底线,尚有衡量在。统一度量衡的正经,早被汉民唐臣光荣的共产党员私秤,智能斗啃得哪见准星!

 

董卿的哭笑说段子搏出镜前,上帝何必设计笑以欢,泪是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