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博文
(2020-04-25 10:19:04)
逛文学城,不违禁足令。一杯红茶在手,就逛下去了,在博客老城区里转悠。 许多食肆,中餐居多,也有意大利的披萨饼和面条。像是走在纽约的中国城,边上是小意大利。红袖添香老板娘在更新纽约日记,印象她曾经是坛主,具体哪一个坛子的没有印象了。疫病肆虐的乱世,见她回城来打开店铺门恢复营业,依旧是文君当垆之风。疫病时期的个人经历,大陆的读一篇方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0-04-23 12:40:19)

昨日做了件冒昧的事,向一个素昧平生的博主要肖像照片。去年在文学城读过他的博文,几篇关于台湾选战的。文字印象只剩下网友留言,有些人出言不恭。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头像,有一种如见故人的感觉。 昨天他的一篇文章登上城头,毫无印象的拼音网名我我今天才猜出意思来。当时根本不知道是他,点开文章就有了一种又见故人的意思。 于我看来,他属于一类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0-04-22 15:15:35)

句子是胡兰成的,“桃花是村中井头惟有一株,春事烂漫到难收难管”。 花是我种的,这茶花开得,也是烂漫到难管难收。 当年relocate来此地,先住的公寓。公寓附近一家花圃打折卖一盆茶花,只要五块钱。于是乎不作计较,搬回来在公寓里先种着。搬出公寓时想丢掉的,没丢成。猪君讲,长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丢。为什么?因为它烂漫的,这一副难管难收的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0-04-20 11:44:04)
居家令下读书,枕边一本,桌上一本,如厕之时一本。 如厕读《旧约》,貌似大不敬,实乃最诚意。四壁合起,全心松弛却无百旁骛,随手一翻是《尼希米记》,就读它。 犹太人回归耶路撒冷,重建城墙和会堂。“七月初一日,祭司以斯拉将律法书带到听了能明白的男女会众面前。”读到此一句不禁自己笑出声来。有这听了能明白的会众,那就是说还有听了不明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0-04-19 15:33:54)
最后的一点咸笋尖,煮了去皮的蹄膀汤。最后看一眼那个牛皮纸口袋,袋子贴有一个计算机打印出来的白纸签,印的是与我两小无猜的汉字。 店铺名称:徽湘情。产品名称:农家自制笋尖。产地:临安。 徽州和湘江,两个山长水远,不搭界的地方。若说徽湘情缘,把两地连在一起的,可能是曾国藩。他进驻过徽州,带去湘军。据说他曾经纵兵大掠徽州。徽湘情,产地却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逾越节自太阳落山开始,犹太尼散月(Nisan)的十五号傍晚。眼看天将黑尽,古以色列的人们就要在门框上抹上羊血,这样上帝就会逾越他们的家,他们的头生男婴得以存活。 今年的逾越节在4月8日星期三傍晚开始,Netflix应景推出德国和美国联合摄制的《Unorthodox》。是个四集的电视剧,讲述一纽约的哈西德犹太女孩寻求自我的故事。这里与Orthodox相针对的不是Heretics而是Unorth[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0-04-16 10:00:40)

最后一只静冈玄米茶袋,偏爱的宇和岛屋一时是没法去了。想一想它家的蓝琉璃瓦屋顶,宛在水中央。秋天门外有卖糖炒栗子的小摊,顺风的时候老远就能闻见炒栗子香。 最后一只玉露煎茶袋,去年夏天在关西空港,将手里最后一点日元买了两盒宇治玉露茶袋。玉露茶在采摘前要搭棚覆盖一个月,茶汤有尽心尽意的清澄。 最后一小把粉丝在清水里泡开,像雨水落进河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04-14 13:55:59)

晨八时下山,去诊所打针。山下路口丁字形,出村转弯沿山道下行,走丁字的竖钩。 路口遇红灯停下,数一共六辆车预备左转弯,排成二纵列的小分队。迎面有一辆车上山。想这六个不得不下山的人,正一律硬着头皮。前方是有146例确诊的街区,已经发生22例死亡。绿灯亮起踩油门,有进入雷区之感。 银行门前的樱花谢去了,麦当劳门前空无一车,卖旧衣的小店将平日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住在长江南岸上的时候,没见过二月兰。它是一种紫色的野花,北方生,十字花科诸葛菜属。油菜花是它南方的亲戚,十字花科芸苔属,农人们种了来榨油。二月兰的种子也可以榨油,但是不见北方种它,大约北方有大豆的缘故。油菜花田一片嫩黄的时节,二月兰也开成紫雾一片,假如大面积种植的话。从北到南,以前没有人种它。 听说南京理工大学的二月兰花海现在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0-04-04 14:03:17)

昨天下午我出家门取信,大着胆子在村子里走了一小段路,折回家后看手机上的计步器,显示只有两千多步。与我家一篱之隔的格雷德家有三个儿子,太太在医院工作。他们一家人绝不步出院门,都极少在自家后院里放风。我学着,也不许家人出门,包括狗狗。我们相互听着动静,我家的牧羊犬在后院里跑,他家的铜片儿就待在屋子里。听见铜片儿在他家院子里叫,我就把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