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博文

庄绍光夫妇和玄武湖 《儒林外史》里另一对神仙眷侣是大名士庄绍光。他出自南京累代的读书人家,住在北门桥。 第35回:庄在北京辞爵回家,圣上“将南京元武湖赐与庄尚志著书立说,鼓吹休明。” 那时候人都是走水路,他叫了一只马溜子船,顺京杭大运河南下。“船上颇可看书”。不日来到扬州。在钞关住了一日,等换江船上南京。次早上江船,遇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儒林外史》中有两对神仙眷侣,有比《浮生六记》里的沈复和芸娘。沈复一介书生,没有考科举,也可归入儒林。杜少卿夫妇和清凉山第33回:杜少卿娘子因初到南京,要去外面看看景致。杜少卿道,“这个使得。”当下叫了几乘轿子,约卖花的姚奶奶做陪客。俩仨个家人、婆娘都坐了轿子跟着。厨子挑了酒席,借清凉山一个姚园。“姚园是个极大的园子,进去一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0-05-24 17:55:35)

这两天,村子里又有了墨西哥人做Landscape的皮卡车。邻居比尔太太来电邮说,她预备约修剪园子的工人来估价,问有没有兴趣。我回说今年我不做了,不想和人隔着社交距离谈价钱。问比尔太太,这不还没有解封吗,难道他们也算essentialbusiness?比尔太太回,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查了州长的解封计划,他们可以第一批解封。大概等不了州长发话,自己先执行了吧。不管它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莫愁湖 第30回:杜慎卿出资,邀集书名画知,借莫愁湖的湖亭做会。众书生观梨园弟子各班愿与者演杂剧,颁奖并张榜。 “诸名士看这湖亭时,轩窗四起,一转都是湖水环绕,微微有点薰风,吹得波纹似谷。亭子外面一条板桥,戏子装扮了进来,都从这桥上过。杜慎卿叫掩上了中门,让戏子走过桥来。一路从回廊转进去东边的格子;一直从亭子中间走出西边的格子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吴敬梓本是安徽人,移居南京。《儒林外史》中有两个安徽天长人,是同族兄弟,杜慎卿、杜少卿,一前一后,都住秦淮河房。 天长是安徽东部伸入江苏的一个县份,与六合接壤,离南京不远。天长的杜家一门三鼎甲,四代六尚书,是官宦世家。杜慎卿有风流才子之名,既酒宴游乐又求得功名,步入了仕途。杜少卿则一味地挥霍家产,倾酒歌呼。有人褒他是千秋快士,有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报恩寺 《儒林外史》第28回:诸葛天申、萧金铉和季恬逸三人想办刻字社,刊印士子文章卖钱,相当于今天的印高考试题集。他们要选一个僻静地方,房钱又不十分贵。萧金铉道,只有南门外的报恩寺里好。。三人一路走去南门,南门热闹轰轰,真是车如游龙,马如流水。三人挤了半日才挤出来。出了南门望着报恩寺走。 吴敬梓写的南门即是今天的中华门,南唐江宁府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如今大概没什么人读《儒林外史》了,除了南京人以外。南京人读它多半因为书里写了旧秦淮的月色。和《红楼梦》那个虚构的大观园不一样,《儒林外史》的作者切切实实地描写了金陵的各处景致,南京人读到熟悉的城门和街巷,赏景的湖、山丘,滋生一种特别的亲切感。 国人都在上学时念过一篇《范进中举》,整本书中最出名的范进是广东人。他中举后知县请他客,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观影,日本大阪电视台制作的综艺节目《和风总本家-JapaneseStyleOriginator》。看花,“上学”路边的花草。去年制了个《在野之花》集,今年写《观影看花》。是随意的组合,学习的笔记。 去东京银座的天妇罗馆子,白布门帘左下角墨笔草书近藤二字,门边一只灰蓝陶罐,似一幅写意。大师傅近藤文夫,和中国的陆文夫一个名字。 天妇罗馆内正对油锅的座席是最佳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16 10:47:34)
旧书从书架旮旯里翻出来念,是老友重逢了,故写老友记。窗外有了夏初绿荫,超市广告上看见樱桃上市,找一本书来促膝细谈,话题重温。 去年这个时候准备京都的攻略,看着列在纸上的寺院,其中有三十三间堂,读了一遍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垫底。长殿内看后排的佛像在黑暗里发出幽微的金光,想到谷崎用了强弩之末来形容这光泽,不禁疑惑观音心里是否也有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5-15 12:35:32)

今天是5月15号,星期五,与州长预告的解封日子还隔着16天。感觉再憋下去要生病了,这个星期我已经天天出门,走一小时路。 不敢去池塘绕圈,那里人多了起来,有人专门开车过来散步。公园被市政府关门,池塘变成热门景点。我发现一条背静的步行路线,是村里学生上学的捷径,穿过小学,下坡出村,走过街心环岛,去高中。学生们都在家里上网课,我清早走路过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