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博文

第49回:假冒的万中书到胭脂巷秦中书家拜门。只见门口有一箭阔的青墙,中间缩着三号,却是起花的大门楼。轿子冲着大门立定,只见大门里粉屏上帖着红纸朱标的“内阁中书”的封条,两旁站着两行雁翅的管家,管家脊背后便是执事上的帽架子,上首还贴着两张“为禁约事”的告示。 南京城南的传统民居自成风格,青砖灰瓦,木制格窗。其墙壁称青砖斗子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吴敬梓没有讲城里何处热闹,大概只有南京人明白他写了几处闹市。 一处是北门桥,频频提到。 第34回:迟衡山告诉杜少卿有一个南京累代的读书人庄绍光,祭祀泰伯祠的事情得找他商量。”当下两人坐了一只凉篷船,到了北门桥,上了岸,见一所朝南的门面房子,迟衡山道:‘这便是他家了。’” 第53回:来宾楼里,聘娘向陈木南介绍教她下围棋的老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有心看吴敬梓写燕子矶,遗憾他只写了一句。 第35回:庄绍光北京辞爵还家,乘船南下。“遇着顺风,到了燕子矶,自己欢喜道:“我今日复见江上佳丽了!”叫了一只凉篷船,载了行李一路荡到汉西门。叫人挑着行李,步行到家,拜了祖先,与娘子相见。” 燕子矶在城北。吴敬梓那人不好运动,连累他笔下的杜少卿也不爱爬山,友人邀他登高他都显得很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儒林外史》里,水西门是迎来送往的地方。 第24回:安东县令向太爷叫鲍文卿跟他去安东衙门,鲍在水西门搭船。日后他回来,也是在水西门外下船,进水西门,到家和妻子相见。 第46回:虞博士升迁去浙江,离开南京那一天叫了一只小船,在水西门起行。只有杜少卿送在船上。 第48回:王玉辉,三十多年的老秀才。他先徽州后苏州,坐船一路来到南京水西门上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7-05 09:01:55)

六月写《绣球心情》,七月写《玫瑰心情》。 夏天是玫瑰的季节,如果玫瑰没有刺了,还能称其为玫瑰吗。 孟子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升斗小民不必挺身救苦难,古代圣贤早已将大任摊派给了达人。勿怪乎吾国吾民。 鼻子尖下岁月静,好字说不出口。当下还岁月静好,说是精致的利己主义不为过吧。这心安理得实在说不过去。 晚饭时和家人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胡适1922年写《吴敬梓年谱》,断言,吴敬梓的财产是他在秦淮河上嫖掉了的。我看到胡适的年谱在后,读《儒林》在先。早先就心里嘀咕:凭吴敬梓笔下对河船和妓楼的熟捻,那个杜少卿游河一味谈诗话旧,未免太端着了。果然,胡博士说,《儒林外史》里的杜少卿,似乎少写了这一方面。 南京夏天酷热,人要等夕阳下后才游河,游到夜深。所以船上是需要有灯的,所以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7-03 14:36:58)
昨天上《圣经》学习班,按惯例老师佐尔坦让大家逐一说出祈愿,由他合成一段共同的祈祷词。我是惟一的非信徒,总在最后才被点名。我发言:我都不知道今年的节日该怎样庆祝才算政治正确,会不会出事。我为即将到来的七月四号祈祷,愿举国能平和度过。 今天晨起打开家门,见已经有人将一小面国旗插在草地边上,和往年一样。站在家门口看,默默地感动。 以为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夫子庙一词在南京,有广狭两层不同的义涵。城南十里秦淮一带泛称夫子庙,是广义;地处十里秦淮之闹市中心的孔庙专称夫子庙,是狭义。吴敬梓写了广义的夫子庙,写秦淮月色和河里的游船。他没有写狭义的夫子庙,只提到“月牙池”,还语焉不详,使我疑惑他所说的月牙池也许是北面靠近苜蓿园的月牙湖。 第41回,庄濯江话旧秦淮河。国子监的武书四月底过生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文德桥架在内秦淮河上,在夫子庙最热闹之处,泮池边、紧挨着大照壁。 第41回:话说南京城里,每年四月半以后,秦淮景致渐渐好了。。。自文德桥至利涉桥、东水关,夜夜笙歌不绝。 第54回:陈和甫精于风鉴,会卜易谈星、看相算命。他儿子也替人测字,休了妻子一身轻。“每日测字的钱,就买肉吃,吃饱了,就坐在文德桥头测字的桌子上念诗,十分自在。”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36回:转眼虞博士在国子监教书已经一年。一日众儒写了大红连名全帖齐来拜见,请求他担任祭祀泰伯祠的主祭。“有分教:先贤祠内,共观大礼之光;国子监中,同仰斯文之王”,由此迎来《儒林外史》的高潮。 泰伯,周太王长子。弟兄三人,泰伯、仲雍、季历。《史记》有《吴太伯世家》篇,记述他谦让王位。孔子在《论语·泰伯》中评价,“其可谓至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