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博文
(2023-06-25 10:09:50)
父亲节那一天,泰坦号深潜器在泰坦尼克号的残骸附近失事,往deathtoll上又添了五个人。那天晚上我坐在海之星餐馆里吃人傻钱多的一餐。桌上有一只海蓝的磨砂玻璃杯,里面幽幽亮着一点海底的烛光。我把酒杯和缀着一只海星的餐巾环拢在烛光旁,拍了一个静物,预备它们在我的日记里与字句互文。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海水底下发生的悲剧。 几天以后知道了OceanGate的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3-06-20 14:39:34)
周末我们进城去了,去美术馆。很小的一个美术馆,是一对德裔夫妇向城市的捐赠,免费向公众开放。我们每年来一趟,领受这人间的善意,也总在它的礼品店里买点什么,表示对它的支持。 和大型美术馆一样,除了展出馆藏品外,这里也会邀请某个艺术家前来举行个展。今年夏天请了一位洛杉矶的八零后日裔,展览她的现代雕塑。 她一件名为《Inheritance》的作品吸引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六七十年代台湾经济还没有起飞时,青年学子来美留学也得洗盘子打工。有一个叫赵宁的,将经历写成一本《赵宁留美记》。九十年代初我是个穷学生,能否生存的不安如大雨匆遽而下,落汤鸡似的却读的忍俊不禁。 赵博士自号赵茶房,自画一戴博士方帽的漫画肖像,题书“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洗碗盘”。他自台湾带出一只大同电饭锅,蒸炖煮烩,荤素一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窦文涛节目里看来的,煮鹅在一个书院里。从前的书院释经解诂、备考科举,如今的书院煮鹅。 书院煮有文化气质的鹅,云林鹅,寻访客表惊喜一串声。煮鹅人介绍,一定要用柴灶,古籍说一把稻草一斤八两,用两把稻草。慢慢烧,煨火,烧尽后候余烬熄,然后翻面,再烧第三把稻草,焐熟。灶上铁锅木盖,用做风筝的桃花纸封锅。 元代画家倪云林有《云林堂饮食制度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23-05-21 07:15:47)
当年看电影《芙蓉镇》,结尾疯癫了的王秋赦敲锣走街,喊“运动了--,运动了--”。当年观影当作是疯人仍然沉溺在已成过往的运动之中,如今想,那分明是预言啊。旧约先知在众人眼里也疯疯癫癫的,王秋赦和他们一个套路。他在说东方大神要他说的预言。 当年有一人坐火车出差,南京人,去广州。广东有名菜龙虎斗,蛇肉炖猫肉。那南京人争强好胜,我们南京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3-05-16 12:49:31)
艾略特先生, 四月是残忍的月份,五月又何尝不是。我家住在西岸,西北角上。密苏里的山楂花谢了以后我们这边的苹果花才开。今天我家的狗狗,BTW,它叫Ziggy,是一只牧羊犬。我称它为狗狗,私藏着唤它小贝贝的意思。让我收住飘忽的话头,我想告诉你的是,今天我家的狗狗,当着我的面,吃掉了一只兔子贝贝。 我们这里是乡下,有许多棉尾兔,到处跑,也有许多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23-04-23 08:10:41)
四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真实是图书和版权日吧。读书日未免太人设了一点,版权日则大有必要,尤其对中国人。到日子应该认真想一想。一年当中能够想起来一次毕竟是件好事。 四月23日的问候语是,“今天你读书了吗?"好像这一天全世界所有的小资包包里都装了一本书,预备坐进星巴克或者坐上地铁。请村上春树先生来说便是,“如同全世界所有的细雨落在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2023-04-12 15:58:54)
四月仍寒天,薄雪白屋顶三回。樱花还是开了,李花更盛,开得村里村外一团一团的花云。李树花有三种,浅粉、深粉、白色,白的先开。驾车风驰公路,瞧见前方山坡有一树白李楚楚在细雨中,一旁的农家平房已经坍坏。 难得地,孩子的爷爷发来一张微信照片,真个是杳杳音尘。他拍的是一张明信片,是去年夏末我们寄给他的。爷爷意在不言中:终于收到了。算得上寒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3-03-26 08:29:23)
三月将尽,回顾《随笔》,从中抽出五段会友。 (a) 法国印像派画家有四个叫亨利:HenriMatisse,HenrideToulouse-Lautrec,HenriRiviere,HenriRousseau。假如他们凑一桌子吃饭,互相间怎么称呼? 他们都是Henri,不是Henry。英国国王亨利八世才是Henry,为休妻另娶生儿子而带领英国脱离天主教。 (b) 潜健康养生坛读新年决心书。一位坛友发誓,新年要好好活着,外加少在网上晃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23-03-05 09:54:23)
昨晚跟人去麻辣烫,不喜。不喜欢用工业化汤底调料的火锅,这一类的豆涝、海底捞、小肥羊、涮涮锅、等等,皆不喜。但不能拂了人家带我们尝新的好意。人家说这是流行,我太out了。我承认。我不想假装自己老派,我哪里有什么派可老呢,见都没见过。 查了百度,传统四川的麻辣烫经东北人改良,有论斤麻辣烫、碗装麻辣烫等等种类。我们的是论斤兼碗装。没菜单,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