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博文
(2023-01-05 16:32:52)
出门前迟疑了一下,要不要脱掉毛线开衫,穿成一件空心棉袄。我都能觉察自己的琐碎和犹豫不决了,悲哀自己正在像一个城市似的日渐衰落。 我这是去打疫苗,第四针。第三针是一年前打的,当时赌咒发誓不再打了,等口服药问世。岂料世事如棋局,一番审时度势,觉着还得去挨一针。唠叨着,千万别乱赌咒,会害到自己。好在赌的咒想不起来了,但愿神灵也忘记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我这是坏了自己的规矩,在掩博客门的日子溜出来。2022年是壬寅年,八十四岁的佩尼有如一阵强风扫过文城的城头,又席卷论坛之街巷。接近尾声时,看见她贴出“请读者帮助”一篇我动的笔。谈不上帮助,谈一个读者的观感。我自己写博希望得到读者的反馈,以己度人把我做为一个读者的想法告诉她。 最早读《燕京人》,也读的最全;在中国的部分基本掠过,是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2)
(2022-06-14 21:18:38)

六月,在一棵摧折了的樱李树的断桩前,狐狸把织好的手套挂成玲珑串。 “除了人类之外,一切生物都能永生,因为它们不知道死亡是什么。”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2-03-29 12:32:51)
我变成了一尾鱼,不在湍流,在静水深潭。我在水底慢慢游,偶尔遇见我的同类,轻轻摇摆一下尾巴。我们不需要说话,或者码字,我们是鱼儿。 水面落了几点花瓣,而不是炸弹片从天上掉下来。卧在水底,用一截芦杆制潜望镜,穿过一圈圈荡开的涟漪望出去,春已至,花已开。 疫病爆发还未完结,战争又爆发。食物在涨价,汽油在涨价,飞机掉了下来。 Netflix上的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21-10-15 08:58:10)

周日下午二时,我正在书桌前码字。猪君来讲想出去透透气,于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兜风。 两个人沿海湾的公路向北去,车窗外闪过一个中式的亭子,伫立在岸。好奇,停下车走过去看个究竟。 秋天有大美,不言。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9-26 20:08:42)
村子里有一块湿地,市政的人做了栏杆围着。村里人一直叫它池塘,没有名字。今年市政为它取了个名字,叫XX湖。好像小孩子到了学龄要上学,取个大号。村民还是管它叫池塘,乳名喊习惯了,一时改不过口来。 池塘边有个水洼,没围栏杆,为过路的鹿留着,让它们有水喝。水洼实际是个池塘,旁边立着块牌子,上写PondD92920号。它在册籍,此地的池塘都有一个编号。可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1-06-23 13:57:09)
木心讲,他是绝交的熟练工人。绝交后不要同人去作对,放各自的活路。 我们之间的,怎么说,小小的恩怨吧,请冷藏起来。木心言,对这种事,最好的态度是冷贤。 今天看到你的《简单的关注很简单》。。承认我欠涵养,没能冷藏住: 另一位我尊敬过的博友却完全相反。她说她不会生气,却在去年疫情第一波时,指出观察我的几篇博文,说我是跟着她的文章写。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1-05-19 21:08:28)

虽然生活仍旧有许多限制,夏天还是来了。 我想表达的,花开了出来。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