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08-07-23 01:21:55)
心向北方三云1营7连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些难忘的日子快过去40年了,北方那块黑土地竟然越来越多的使我魂绕梦牵,想得我如痴如醉,想得我心痛。爱,是不能忘记的。我深深地爱着这片黑土地,以至夜不能寐。那八月瓢泼的大雨,十月漫天的飞雪,严冬呼啸的北风、雪地上一行行爬犁留下的痕迹,山谷里一片片挂在树上的血红的山丁子、屋檐下一串串透明的冰凌……一桩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08-07-23 01:17:30)
青春的记忆
孔建国二营11连 38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那些带着我们青春记忆的往事,经常会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眼前闪过。一、一群大孩子来到了北大荒1969年8月,我们登上了前往北大荒的火车,这一刻起,我们成为了知青。北京站告别时的一幕,许多有过相同经历的同代人,恐怕终生难忘。火车鸣响汽笛,开动的一霎那,车上车下哭声一片,告别的场面真有点“惊天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麦场上的水银灯和许多连队一样,三连的麦场仓库旁,有一盏高挂的水银灯。它往往彻夜通明,灯光在旷野里显得十分醒目。在夜路上行走,远处的银白色灯光划破浓重的夜色,成为连队的地标,让归人感到家的温馨,给黑土地增添了一丝现代文明的气息。百度一下,对水银灯的解释是:“一种产生强光的照明装置。把水银充入真空的硬质玻璃管或石英玻璃管内,通电后,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磨难铸就人生一营宣传队张维维北京知青40年来,我深深感到:人生许多时候都要经历磨难,都要做出牺牲,而自己每一次都毫不犹豫地全力以赴。为什么能如此?北大荒留给自己的吃苦耐劳精神、自我寻求进步的一贯要求是根本。翻开到达兵团后的日记,当年的情景扑面而来。日记大多都记载、渗透着自我批评的内容,记载着自己对缺点、对来自战友的批评、对遇到的人际关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回忆青春时光,留恋那块土地,并不等于我们希望回到那个扭曲的年代。
最后一场雪1978年2月20日傍晚。我最后一次站在二龙山屯火车站的站台上,天地一片洁白,鹅毛大雪还在沉沉坠落,将远处的兴安岭、荒草甸、团部机关、造纸厂的大烟囱雕琢得影影绰绰。昏暗的灯光下,两条锃亮的铁轨向南北延伸,像一条分界线,预示着我同北大荒的告别和新的人生的起程。一晃儿,8[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如实回忆
一九六八年底,毛主席发出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当时的历史背景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高潮之中,全国,大中小学停课闹革命。当时出现城里大批青年无书读、无业就、实际是无事干,成了突出的社会问题。现在看来,当时毛主席发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指示,确切地说这是一场为解决“文革”所造成的隐患,减轻急剧膨胀的城市负担开展的无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08-07-20 01:53:34)
  1970年在北大荒一营宣传队时,有一队友患了砍头疮,数月不好。每日的青霉素打下去,该烂的地方还烂着。当地老乡看不下去,荐了一个偏方----嚼生黄豆。于是每天看他的嘴里像磨豆腐一样,白汁液一伸一缩的磨着。问什么味?答不出来。递一粒生豆子给我,嚼出腥涩来。如此磨了七天,疮不见好,常有各种音节的臭屁跟至各处,原本生豆子是胀气的。  又一老乡荐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从一九七一年到一九八一年正正经经地学过十年的声乐,练声时可以唱到HC,在台上唱的时候可以唱到A或B(我曾经在北大荒一师六团的舞台上唱过很多年的独唱。美声,男高音)。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可以唱得更好。之所以为有唱好,是太想唱好了,劲使大了,太用功了,也太爱投师了。结果越来唱得越不自然,做作,一张嘴就想着位置,呼息,喉结,上腭,鼻腔等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在北大荒时赌博的情况到后期很严重。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真实有时是无法被想象出来的,按我们的话说:编都编不出来。最近看到很多老朋友来看我的这些文字,我没法一一回应,还有大陆看到你的来信了,等你回来。毫毛现在一切都是小事儿,我等着他的手指开放。他嘴里冒出的烟,滞留在我俩之间,久久不散,那下边有我已经摊开的牌,三张K一对10,整齐的“福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我一生有过一些劣迹,像装病这样的行为算是一种,我后来是从插队的地方病退回北京的。那个我没得过的假病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要感谢一些人,和事。一生中过去了的时光是不能改变的,其实想想也没有什么想改变的,就是这样,你的生活就是这样。装病走进医院的感觉是相同的,即使你相隔十年后再走进去的感觉还是相同。这可能来自那些相同的药味,相同的病人的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