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磨难铸就人生---张维维 1营宣传队

(2008-07-21 17:46:16) 下一个

磨难铸就人生

一营宣传队 张维维 北京知青

40 年来,我深深感到:人生许多时候都要经历磨难,都要做出牺牲,而自己每一次都毫不犹豫地全力以赴。

为什么能如此?

北大荒留给自己的吃苦耐劳精神、自我寻求进步的一贯要求是根本。

翻开到达兵团后的日记 , 当年的情景扑面而来。日记大多都记载、渗透着自我批评的内容 , 记载着自己对缺点、对来自战友的批评、对遇到的人际关系问题、对劳动、对节目创作、演出中各种问题的思索以及不断地自我激励。

我统计了到达兵团后的第一本日记:共 181 篇,其中含自我批评、对战友提出意见的自省、对改正缺点不足的思考 64 篇;占日记篇幅的 35 %;自我励志内容的日记 83 篇,占日记篇幅的 46 %;二者合计是 147 篇,占这本日记总篇幅的 81.22 %。这中间记录了 15 岁的我进入社会后对人生成长每一个环节的艰难探索,也饱含了自己对各种批评意见、对哪怕是极左的一些批评意见地认真反省。更为宝贵地是从此奠定了自己一生以来始终坚持的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不断从外界人和事的比较中寻找自己的不足和应当汲取的 教益 ,学会独立思考,提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坚持原则,敢于直言,遇事先调整自己,必要时屈己从人等等许多做人之道的基础,并作为终生信条予以自律。让自己从一个有“骄娇二气”的孩子成长为一个具有坚定理想信念、热爱学习、始终保持向上的精神面貌、在超负荷状态下始终保持对承担工作的激情、勇于克服人生中各种困难并敢于忍辱负重、无怨无悔的共产党员,可以讲:兵团是摇篮!

回顾几十年的人生道路,一次次的磨难是那样的清晰。

一、如厕的艰难

还是在前往二龙山的火车上,我的月经不期而至。到达一营三连的第三天早上,我们要出工了。排长高玉英关心的告诉我,今天是到地里捞麦子,要下水,如果月经未完,可以先不去出工。我在到达连队的第一天就知道今年遭了涝灾,大片的麦子正在等待收回,作为兵团战士肩上的责任就是为屯垦戍边贡献力量,岂有不去之理!我回答排长;没关系,我去。我毫不犹豫地随队出发了。黑龙江的 8 月底 9 月初,天气已有几分寒意,水很凉。连续的顶着细雨淌过没到大腿深处的泥水,连续的穿着湿透的衣服和灌满泥浆的鞋子从地里背湿透的麦子,在捞麦子的 20 来天里,我的月经从未停止,搞得身体非常虚弱。我也害怕了,不知应当怎么办。

最难的是上厕所。连队的厕所是一个露天的巨大的矩形坑,坑上搭着几条木板,四周用荆条编的墙围着。连续下雨将粪池的水积攒到几乎漫溢的状态,作为踏脚的木板早已湿透,还沾了许多泥,人一上去就下沉成为弧形状。我穿的鞋带着泥很滑,雨衣下摆很长,蹲下时要卷起来,上边不停的在下雨,换纸时又要防淋湿,每一次都战战兢兢,生怕掉下去!哎呀,提心吊胆尴尬极了······

当时 15 岁零 1 个月的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些天的劳作给自己终生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从此后,我的月经没有规律了,不知何时来,也不知何时完。最要命的是每次的疼痛,让我无法忍受。月经来临前若干天,就开始腰疼,然后肚子疼,我把暖水袋放到肚子上,脚下,来减轻疼痛,但是效果不大。肚子拧着疼,浑身冒冷汗,当头上也开始渗出冷汗时,我就知道“大事不妙”,肯定要虚脱了,因此精神总是十分紧张,像“大难临头”。女生把月经叫“倒霉”,我最深有体会。

冬天的如厕就更难了,因为月经期总是长长的,我就要比别人多去厕所。北大荒冬天的气温在零下 40 多度,常常是血液流出体外还未脱离身体,就已经冻成细小的冰柱悬在空中,随着厕所外吹来的寒风荡来荡去,刺骨的寒风吹透衣物,更吹透 臓 腑,肚子疼的我手捂着腹部也无法保暖,又不能很快就结束如厕,唉呀!那个痛苦劲儿就别提了。

按照医生的说法,这种情况让我本不应该流失的血液大量流失。因此身体状况、尤其是干活时的耐力明显比别人差。而且,月经失常还给我带来其他不良影响,干活时尤其是长距离的走动时,如铲地,经常因为卫生纸的磨擦把腿的皮肤磨坏,每走一步钻心的疼。铲地时上厕所更难了,几十万平方米的地方无可遮拦,上厕所就要走到离人群老远的地方,用雨衣围起来,人钻进去如厕,然后再用土覆盖一下。

从家里带来的卫生纸和脱脂棉全部用光了,我给家里写信,要妈妈给我邮寄,每次都是 20 包一个大捆寄来。家里为了我治病,给我寄来大量的中药。我吃了数斤的中药丸。

为了彻底治愈寒症,回到北京后我坚持吃中药治疗长达一年半,药锅都被熬碎了,以至后来多年中一闻汤药味就恶心,想吐。

二、慢性肠炎的磨难

铲地是兵团每年一项主要、重要的农活,因地垄过长,开水供应不上,出工带上的水喝完了,实在渴极了,就喝雨后留在车辙里满是蚊子幼虫孑孓的脏水,结果就是拉痢疾。肠胃疼痛时腰都直不起来,因为拉肚子导致血压低得让我虚脱了。我在每天排便九次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出工劳动。由于药的缺乏,卫生所不能按规定时间给足药品,一天应服四次的抗生素只给二到三次的量。这种对细菌“训练”导致的结果是痢疾好了,但慢性肠炎留下了,前后折磨我长达 1 年半时间。我的健康严重受损,身体非常虚弱,体内存不住热量,只要喝一点热水,后背马上出一层汗;喝一点冷水,不用十分钟就要跑厕所。由于体质跟不上,干活时拼尽全力但速度依然赶不上大家,铲地、割麦子时刚开始还能跟上,过段时间就开始落后,这给要强的自己带来巨大的压力。望着长长的田垄,咬紧牙关拼命干,每天都是疲劳到极点。

三、冻伤的磨难

春节前后是最冷的时候,也是宣传队慰问演出的高峰。一营营部礼堂四面透风,舞台上也是将近零下 40 度的寒气逼人,简陋的舞台没有边幕,为了保证台面整齐、美观,坐在台侧的乐队演奏员与台上演出的战友一样穿单军装和绿色单球鞋。我作为一营宣传队的手风琴伴奏坐在台侧第一排,观众可以看到我,为了不干扰观众,我一直坐在座位上保持姿势不动,再冷脚也不敢随便活动。一个多小时的演出结束了,我从座位上起立时,突然感到双脚掌下好像长了冰疙瘩,不能平稳地站立,在大家的搀扶下回到宿舍脱下袜子一看,真是吓坏了,双脚十趾全都冻白了,我多少知道一点冻伤知识,了解这样的结果有多么严重,宿舍战友们马上用脸盆撮来屋外的积雪,轮番给我用雪搓脚,直到脚趾恢复了红润的颜色时,大家松了一口气,都埋怨我:演出中间为什么不到后台活动一下,让脚暖和暖和,再考虑舞台效果也不能把脚冻成这样呀!营部演出后的第二天是下连巡回演出的开始,脚肿的穿不上鞋,我裹上棉花包上布坚持下连队巡回演出。唯一的变化是我受到照顾,不再站到露天车厢里,而是坐在了嘎斯车楼里。到连队时再换上一双超大的大头鞋,把包上的双脚硬塞进鞋里,依然坐在座位上完成演出任务。我记得很清楚,巡回演出去二连时有一段路雪太厚,车子开不过去,我一瘸一拐跟着队伍走到了连队参加演出。当年,“戏比天大”尽管不是十五、六岁的我全然明晰的,但是为了给战友带去欢乐,为了良好的演出效果,克服自己的困难那是天经地义、义不容辞的,绝无二话。直到今天,生活在北京的我到了冬天脚一冷就疼,当年曾冻白过的脚趾依然要“顽强”地表现一下。

四、艰苦劳动和车祸的磨难

按照营部领导的要求,一营宣传队要干最苦最累的活,为连队做榜样。无论春夏秋冬,跟车装卸是我们的常项。我们宣传队女生跟车拉沙子一夜出车 12 次,最后连营部司机都吓得不敢让我们跟车了,嫌我们干劲太大,他们开车太累。我的脚被冻伤过,一冷脚就疼。为了能够干好冬天跟车的活,我准备了四双棉胶鞋、大头鞋,每出车一次,回来就要换鞋一双,因为高强度的装卸出脚汗特多,鞋垫、毡袜与鞋底都冻在一起,脱下的鞋要放在火墙上烤,否则毡袜、鞋垫都取不出来。一夜这四双鞋要换两个来回,鞋少了烤不干。我给自己准备了将近十个口罩,那可不是一般的口罩,是拆开几个普通口罩拼接起来重新制作的大口罩,可以把整个脸全部包上,与帽子衔接好,避免冻伤。回来一趟就换一个口罩。体质虚弱使我在装沙子的时候汗出得比战友更多,连棉衣都会湿透,零下 42 度的天气开起车来温度能达到零下 50 多度。尽管我把自己所有可以御寒的衣服都装备起来,把大口罩戴上,还是冷的不行,尤其是回程,坐在车厢的沙子上人就完全暴露在车子开起来的劲风之中,吹的透心凉。每一趟出车回来时,整个人衣服上、脸上、帽子上布满一层厚厚的霜。手一掸,可以像下雪似的掸下来许多冰凌花。

由于跟车多,遇到的车祸也相对多,我记得一共遇到车祸 4 次,一次是跟“嘎斯”前往德都县的路上,突然看到一个车轮以极快的速度飞向车前,我还奇怪的问:这是哪个车的轮子呀?话还没落地,车子已经突然栽倒在地上了:原来就是我们这辆车的轮子飞了,我们差点给扔出车外。另一次是在从二龙山火车站拉煤回营的路上,大概在科研连附近,突然我们和煤一起从卡车的左侧被抛出了车外,多亏了北大荒田野上铺满的皑皑白雪,白天晒化一点,晚上又冻上一层,使积雪的表面有个冰壳,这样大大缓冲了我们从车上甩出车外的冲击力,我们稳稳的坐在雪坑上好一会才意识到是出了车祸,一点不知怕,还笑呢!我记得当时感到自己好像萝卜似的被种在了雪地上。还有一次是乘拖拉机铁牛 55 去团部,我们都扶着车斗前方的栏杆站在车上,不知何故,在冰雪覆盖的路面上拖拉机突然以极快的速度连续两次原地转体 360 度,那次很悬,差点被甩出车厢。多亏大家手抓得紧,才没出意外,拖拉机继续向团部进发了。最记忆犹新的是一年冬天去五连北边的河套拉沙子,我和王世平、何惠明、工副连张副连长的女儿一共四个人跟车。沙子装好后开车回营部,途经五连营地的西头即将转弯上南北向的公路时,开拖拉机的师傅遇到了熟人,他伸手打招呼,手脱离方向盘的瞬间,满载又湿又重沙子的拖拉机突然从冰雪覆盖的像龟背一样又陡又滑的路面上向右侧滑去,司机马上猛打方向盘,这样的结果是拖拉机虽然没有继续下滑,而拖斗却更加向右后倾,瞬间拖斗歪向路面右侧的路沟。同车的四个人只有张副连长的女儿反映快,她在车倾斜时最先跳出了车厢,另外两个人因面向后坐,在倾斜时也迅速跳出了车厢。我面向前坐在车厢的右后位,拖拉机拖斗向右后倾斜倒下去时,沙子马上随之移位,一直埋到我的胸口,根本无法动弹。多亏了路沟不宽,拖斗在倾斜后被路沟的外侧接住,没有全部翻转。司机下车后看到我还在沙子里埋着,脸都吓白了。在大家的帮助下,我才从沙子里脱身。司机的熟人到连里叫来一辆链轨式拖拉机,把倾斜在路沟里的拖拉机和拖斗拉上路面,我们重新装车,回到营部。

我还遇到过一件悬事。那是在工副连酒房干活,为造酒粉碎玉米。我在干活中发现玉米粒在粉碎过程中老是从机器的入口处往外溅,手不由自主的就去挡,挡着挡着,突然一股力量把手吸入粉碎机里边去了,我感到若干小锤子先后砸到手指上,急忙将手往外抽,手出来了,手套却不见了,瞬间从机器的另一端出口扬出了许多灰色的“飞花”,原来绒衣布手套全部被粉碎了。再低头看手,手指是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有两个地方皮破了,但还没有出血。一起干活的战友赶忙陪我去卫生所,就在消毒之中,手的感觉恢复了,疼的我直冒冷汗。十指连心是怎样的疼,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半年中,我的右手五个指头指甲先后脱落,重新长出新的。那段经历我终生难忘,而且是当时十六七岁的我唯一一次感到后怕:如果不是撤出动作快,如果手指真的被“粉碎”了,我就再也不能拉心爱的手风琴了!

五、自学之路的磨难

1979 年,我在恢复高考后师范艺术院校招生的第一年就报考了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报名面试及专业考试是在 5 月,我的专业考试项目包括视唱练耳、听音辨音、音乐记忆、器乐演奏、发声练习及独唱表演,并上交自己创作的歌曲作品。初试、复试都获得了远郊县第一名(这是后来系领导找我谈话时告知的)。在三试文化课考试前,要验看户口本,我出生在 1954 年 7 月 4 日 ,而当年录取生年龄限制为 1954 年 9 月 1 日 后出生的,我的年龄超过了 1 个月零 26 天。因本次考生专业复试合格者中共有三人超龄,这三人都是从兵团回来的,另外两人超龄半年,系里无法违规录取。因此系领导找我谈话:你的声乐水平已经达到我系毕业生水平,你的器乐演奏水平也足以承担你目前的中学音乐教学工作。请理解不能录取的困难,回单位继续教学工作吧!

渴望上大学是我从小的愿望 ! 我为此次考试已经准备了若干年了!

我出生于一个革命干部家庭,幼年和少年时期得到了良好的家庭和学校教育。我有幸在 6 岁时被从幼儿园选送进入当年全北京市仅有的三个定点校的十年一贯制试验班学习(景山学校、十一学校和我在的通县司空分署街小学),住校六年,学习优秀。文革开始时正是我小学毕业前夕,刚刚考完毕业考试,还未及进行升学考试就停了课。使本来应当保送上大学的我们从此与大学无缘。这一下就是 13 年。文革期间无学上, 12 岁的我自学了拉手风琴。在兵团时,因无教材,我到处寻找琴谱抄,收工后抓紧时间练琴;因为无书读,收工后晚上到营部报道组的报纸上去学习地理、人文、世界历史等等知识;从其他同学战友处寻找一切可以学习的书籍、笔记来抄。在一营宣传队期间,我承担节目创作组工作,完全是依仗小学扎实的功底。

1974 年至 1979 年,我在通县梨园公社小街学校(带帽中学)担任学校团总支书记、大队辅导员、小学一年级到高二年级(当时无高三年级)的音乐课教学工作。 我以“马克思、恩格斯为无产阶级的解放勇于每天做十六小时工作” 来 激励自己忘我奋斗, 每天仅睡 5 - 6 小时,坚持“四段工作制”。早晨 5 点起床锻炼和练声,上午按照学校安排上课、备课,下午照旧工作并在课后安排学生团队活动,晚上自学。

坚持在教学上出新,坚持高标准音乐教学。在工资只有 23 元的情况下,我自费订阅了 21 种音乐报刊作为自学教材,当时没人抓音乐教学,也没有音乐教材,全凭自己对儿时音乐老师的教学印象,全凭自己对教学工作的严格要求。我自己制定教学计划,按年龄特点和音乐表现力选择教材。每次上课前,我要认真备课、练声、熟悉伴奏。在全校各年级开设了音乐基础理论教学,给学生建立了音乐课笔记制度,我批改他们的音乐笔记。所有的班级即使是一年级的小学生也可以达到会视简谱,会听伴奏,懂得前奏和间奏,有准确音高、节奏、节拍和表现力地演唱歌曲,而且是符合他们年龄特点的歌曲。我在小学三年级成功地开展了二声部合唱教学,为高二年级排演了《长征组歌》。这在 20 世纪 70 年代的农村学校音乐教学上是独树一帜的。

为了提高工作能力,我从 1975 年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到总政歌剧团一位男高音老师处学习美声唱法。五年中我的日程表上只有星期七。每周六下班后把手风琴从农村学校用自行车带回家,周日早上套上琴套背起净重 37 斤的琴,从通县到城里“小西天”老师家上课,只是为了练声时有固定音高。无论天气如何、车有多挤我都要如此。每次上课往返都要几乎一天的时间才能完成。平时上班期间,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早上 5 : 00 起床跑步到学校附近的庄稼地里练声。由于工作劳累,在兵团留下的慢性鼻炎反复发作,非常痛苦,夜间张嘴呼吸,喉咙总是干干的。直接影响声带的纯净。我坚持边治疗边练习,不肯松懈。治疗时,几乎用尽了中西医所有的方法,最后采取了“鼻下甲封闭”疗法,长长的针伸进鼻腔直接将药物注射在鼻下甲上,再塞进一个大棉球, 2 小时后才能取出,否则会愈合不上更加出血。鼻腔感觉敏锐,每次注射非常痛苦,注射完毕针一拔出来,不等棉球塞进去,鲜血已流进嗓子,疼痛加出血让自己非常难受,呼吸要全部改为用嘴。但是为了治疗效果和梦想的歌唱能力的获得,什么苦自己都能忍受,若干疗程后终于将折磨自己近 10 年的慢性鼻炎治愈了。连大夫都对我的顽强精神佩服不已。

为了学习音乐基础理论,在没有教科书的情况下,我和弟弟把好不容易淘换来的别人的藏书 -- 斯波索宾的《音乐通论》全书抄了下来。没有人给自己上视唱课,也从未有人给自己练习过听音辨音,全凭自学达到现在的程度。

在自学音乐的道路上,多年来自己一直与“无琴、无书、无时间”顽强的拼搏,克服的困难数也数不清。

而考取师范学院音乐系的现实却给了自己这样一击!

我在日记中写到: 25 岁是大学录取的最后年限,从此自己再也没有进入大学进行专门、系统学习的机会了,自己以后只能走自学之路了。

实际上,自学之路是贯穿终生的。

我的儿子小时一直严重缺钙,三岁那年身体还很弱,作为母亲真是不忍心将他送整托幼儿园。但为了自己工作能够有后劲,不致落伍,必须学习。我下决心把他送进整托幼儿园,为的是腾出时间参加广播电视大学学习。与年幼的儿子最初的离别是十分痛苦的,我清楚的记得送孩子上整托的第一天,我在公共汽车上听到有小孩叫“妈妈”的声音,泪水就夺眶而出,无法自控。晚上,我在日记中调整自己的心绪也写给孩子:儿子,相信你一定能够理解妈妈今天的抉择。

学习十分辛苦,上学第一年,我家还住在通县,上课在西城区,每周有五个晚上上课,当时的交通很不便利,每晚下课后要抓紧时间换乘三次公交车,努力赶 22 : 40 的末班车才能回到家。广播电视大学是国际承认学历的中国两所成人大学之一,要求非常严格。每个学期考五门,而且是广播出题,严格监考,当时我在北京市水利局城市河湖管理处幼儿园担任副园长,工作非常紧张,每周还有夜间值班。记忆力也不如从前了,但是我坚持利用一切业余时间来复习功课,做作业,背题。考试前的突击复习是最难忘的,每一次几乎都是“脱一层皮”的感觉。上学的第二年我搬进单位分配的板房中,与西三环高高的路基毗邻。夏天考试前夕的复习时正是最热的时候,白天晒了一天,晚上板房中热气腾腾,根本无法复习。我把桌子支在院里,从家中拉一条线安上台灯,为了防止蚊子的侵扰,腿放在水桶中,就在三环路上震耳欲聋的汽车噪音的干扰下,顽强地与课本知识打仗。每次考试后,脑子中依然活跃着各科的题目能达若干天。 34 岁那年,我完成了大专学业。 41 岁那年,我又给自己加压:拿下本科学业。当时在水利部规划计划司工作的我,在工作高度紧张、家务和孩子缠身、精力不足的情况下, 拼尽全力、一丝不苟地独立完成 中央党校经济管理本科专业 24 门课程 学习任务, 并获得“优秀论文”、“优秀学员”奖励。毕业论文答辩中,每个人限时 9 分钟。我的答辩大大超出规定时间,达到 25 分钟,主考教授不只是在考察我,而是与我就论文中的论点展开了讨论。我的论文和现场答辩得到答辩委员会主任、主考教授的高度赞赏。毕业典礼会上,我代表学员发言,用 626 个字倾吐了自己经过艰辛努力学成的喜悦与人到中年方才获得本该在青年时期得到毕业证书的感慨及继续刻苦学习终生奋斗的自励之情,表达了与会全体学员的心声,许多同学听后唏嘘不止,复杂的喜悦心情让每一个经历了艰苦卓绝学习过程的学员无不百感交集……这是 1997 年, 我 43 岁。

无论从事何工作,我都努力学习相关知识和理论,尽力使自己变为“内行”。 1983 年到 1989 年我在幼儿园工作期间,坚持学习幼教理论,在海淀区教育局举办的园长培训班以全优成绩结业。

40 年来,我在担任繁重工作任务的同时,广泛涉猎 时事、政治、军事、经济、天文、地理、 散文、诗歌、朗诵、演讲、辩论、戏曲、曲艺、电影、杂技、话剧、舞蹈、摄影、公文写作、科技常识、历史知识、计算机及相关设备知识、技能等等,自学了音乐基础理论、声乐基础理论、作曲基础知识、指挥方法 并有过指挥和作曲实践, 具备美声专业演唱技能 。我可以承担策划、主持大型会议、活动,起草活动主持词,主笔编写内部办法、规定和制度,主笔写作 调研报告、专题报告、工作报告,主持、编写内部编研作品等工作,能 主持培训并主讲课程,甚至举办 卡拉 OK 演唱培训班,也曾撰写并在报刊上 发表 过一些文章。

直到现在我依然保持着从小学以来一直坚持的抄录自己喜爱的格言、佳句等有益知识的习惯;我依然保持着记日记的习惯;我依然保持着购阅新书的习惯;我一直保持着每年 20 余本书的阅读量;也依然保持着不断寻找生活中的榜样,不断学习进步的习惯。 尽管如此, 仍时时感到:作为文革断层中长大的人, 知识十分贫乏,很不系统。 文化学习的中断使自己在走上社会后一直处于追赶当中。我没有老一辈扎实的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也比不了新一代年轻同志知识更新、精力充沛的现状,时常有危机感。因此终身学习也就成为自己永远的需求。

六、自觉主动经受艰苦工作的磨难

四十年来,工作中的磨难数不胜数。

在幼儿园工作期间,带队植树。地点在原地铁料场,全部是鹅卵石的基础,挖一锹滑落三锹石子。为了激励女教师们努力完成任务,一天内我独自挖了 7 个 1.5 立方米 的树坑,还要兼顾自己带队而来的其他教师,致使两臂全肿了,打了一个多星期的封闭,且从此落下病根,只要一劳累,疼痛就发作。

为给发生猩红热疫情的幼儿园消毒,将 100 名小朋友的全部被褥、衣物、木床、玩具、桌椅进行暴晒并洗晒,因为过度劳累,第二天正逢教师体检,自己成为转胺酶不正常的“病人”。

幼儿工作责任重大。在自己连续高烧三天的情况下,因另一位园长参加地区检查工作不在单位,我一直坚持躺在办公室盯着。当我感到实在不行了,坚持着走到水利医院急诊室时,再也无法自控了,即将休克的瞬间,自己非常清醒,但就是无法说出一句话,手臂从抢救室的床两侧无法控制地滑落,我还记得事后自己曾想到:大概人之将死也就是这个感觉了。

在水利部计划司工作期间,我的工作量是一般司局秘书工作量的四倍。(从归档文件数量可见一斑:一般司局每年归档文件 40 余卷,我在的计划司归档要达到 160 余卷),我们司工作特点是会多、事多、文件多、电话多、各省区市来人多,工作要求质量高。所有的部长都与计划司发生联系,遇有批示件,就要立即取回。有时一个上午在处理文件的同时接听的电话达到 26 个,且都要做记录,还要反馈意见或催办。手中同时办理多件事是家常便饭,需要具备高度的集中注意与分散注意能力。除本职工作外,我兼任司党支部委员、工会主席、后勤管理工作。每一样我都要求自己做到最佳状态,因此付出的劳动数不胜数。

难忘那次因信息中心服务器事故,将我计算机内数据全部丢失。为了弥补损失,我在 10 天内把能够弥补的几万个数据全部重新输入,由于日夜加班,胳膊的宿疾又复发了,肿痛的不要说使筷子,吃饭时连勺子都握不住,鼠标双击的手指动作也无法完成,我又学会左手使用鼠标,左手吃饭。

在手腕骨裂的情况下,我一只手吊着石膏绷带夹板,一只手坚持工作;由于工作量一直是超负荷,加班就成家常便饭。在周末办公室无冷气的炎热夏季,因加班整理档案,致使臀部长满湿疹,无法坐就站着办公,终于按时完成任务;在担任支部委员工作中,一年仅积累活动文字材料就达 10 万字,为创建先进党支部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当年还没有普及计算机, 10 万字的文字材料全部是在业余时间手写完成。

妹妹有一次到部里来,我从大门口接她到办公室。进了办公室她对我说:“姐,你一进办公楼走廊,怎么连走路都不一样了,步子马上变大,速度也快了。我使劲快走,还是比你慢。”如果不是她的话,我已经没有感觉了。在部机关工作压力大,任务重,尤其是我在的计划司,一般人很难想象到工作紧张的程度能达到这样的状态 : 不到实在不行时,我连距离办公室不足 20 米 的厕所都舍不得去一趟。

七、主动分流,为国分忧

1998 年,自己完成了从机关公务员到公司职员的工作转变,思想上也经历了一次庄严的洗礼。 朱熔基总理在当年召开的人大记者招待会上讲“不论前边是万丈深渊还是地雷阵,都要勇往直前”我听后受到极大激励。自觉地认为: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要始终同党中央保持思想上政治上的一致,坚决贯彻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和工作部署。公务员分流是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的大局,也是党的大局。作为一名受党教育多年的共产党员,在关键时刻,理当自觉为党分忧!服从大局义不容辞! 当年自己 43 岁,自觉年龄偏大、知识结构不合理, 我主动要求分流, 在司长四次挽留情况下,依然坚持到水利部企业工作。我 以在公务员岗位上踏实工作到最后一刻的实际行动实践了自己“为整个大局做出自己一个小小螺丝钉的贡献”的誓言,为政治体制改革大局尽到了自己应尽的义务。当时 唯一的“私心”是:新的环境能激励自己获得再学习、再进步的动力。

力争用最快的速度适应企业、事业单位(企业脱钩时我所在的单位因工作需要转变为事业单位留在水利部)的工作,提高计算机使用能力,我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从一个只能用计算机登录文件名的水平,到熟练运用计算机起草文件,制作文件。 2001 年,按照国务院新的公文规定要求,将国家技术监督局《国家行政机关公文格式》技术标准、国务院《国家行政机关公文处理办法》、《水利部公文处理办法》与所在单位公文工作实际结合起来一并考虑,七易其稿,设计出在普通计算机使用软件情况下的公文拟稿各项版面标准,又配套设计印制了全套 A4 型各文种公文用纸。将单位公文模板、公文用纸,文书档案立卷归档和电子文档全部规范化管理。尤其是承担单位公文核稿对自己来说是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从未做过。况且是在硕士、博士云集的单位,由我这个后续学历的本科生来核稿。怎样做好?只能是提高自己,吃透规定,坚持原则,精益求精,严格审核。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单位的公文质量明显提高,得到了领导和全体同志们的认可,得到了水利部办公厅的充分肯定和表彰。

八、婚姻重创的磨难

2005 年,是我结婚的第 25 个年头。 25 年中我对爱人的工作、文凭、职称的获得、生活的照顾等等,付出了全部心血,但是当他 2004 年受单位委托到河北省承包饭店后与一 20 多岁的妓女外遇,并一直欺骗我。我察觉后,在经过几近崩溃的精神折磨后,在语言无法计量的思想斗争后,战胜自我,用将近 9 个月的时间全力挽救他,但无效,因此毅然做出决断,于 2005 年 9 月离婚。这一年,为抚平自己心灵的创伤,战胜自我,重新恢复以往的自信和乐观向上的精神面貌,我在网上看了 100 多万字的有关心理健康调适文章;为了排遣自己的愤懑和委屈,卸下沉重的精神重担,我记下三大本日记;这一年,自己读书、上网查询资料比任何一年都多;自己增长人生的见识和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比任何一年都多;自己购买并学习书籍比任何一年都多;自己寻求同志、战友、亲戚、朋友的精神援助比任何一年都多;自己得到的真诚声援、道义支持比任何一年都多。就在这一年,我用顽强地毅力调控自己,战胜了更年期带给自己身体的种种不适,战胜了婚姻问题带给自己的精神折磨,圆满完成了水利部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督导组工作任务,受到部机关党委的表扬。

又经过一年的心理调整和体育锻炼,我从婚姻问题的重创下从新站立起来,坦然面对生活带给自己的一切,身心都回到了健康状态。

2007 年 2 月 8 日 ,我参加水利部机关春节团拜会演出,以全部的激情,为领导和同志们演唱了女中音美声艺术歌曲《我的母亲河》,这首我从 1990 年起在部里开始演唱,并在 1995 年演唱到比利时、至今已经演唱了 17 年的歌曲以全新的面貌展示给在座的部领导和同志们,掌声如潮 …… 我知道自己成功了 --- 做全新的自我、精神状态更加昂扬,我已经做到了!

妹妹十几年前就对我说过:“姐,你这一辈子对的起党,对得起工作,对得起家人,对得起孩子,到最后唯独对不起的就是你自己”。

是这样吗?

老老实实做人,兢兢业业做事,是自己的做人准则。四十年来,无论在哪个工作岗位上,处理哪怕是一件极微小的事,我都没有凑合过,没有降低过标准。有时的确感到很累很累,但是为了无愧人生至今矢志不改。我崇尚鲁迅先生所说的“中国脊梁”,我只是尽力去做支撑共和国大厦的一颗小小“螺丝钉”。在党和人民需要自己做什么的时候,自己毫不犹豫的去做了,且无怨无悔!我常想:每一个时代都要求有一大批人作为奉献者和牺牲者,那么我理当是牺牲者之一。我总是记着毛主席曾经说过的话:“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我体会这个精神之一是“自觉”,这个精神包含着“自我牺牲”;“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做好事,一贯地有益于人民,有益于革命”;“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加强世界观改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些成为自己毕生的追求。

翻开自己的一本本日记,一年年的思想工作总结,“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善于学习,谦虚谨慎,坦诚直言,关心他人,全局观念,自我批评,乐观向上,积极主动,认真扎实, 热爱生活,热爱艺术,自尊、自重、自爱、自强, 回首往事,不因碌碌无为而懊悔 ” ,这些在自己的头脑中凿刻得无比清晰的词组正是自己 40 年来的座右铭。

进入青年时期,父亲向自己提出:女孩子要过好三关:恋爱、结婚、生孩子,不能在这三关中衰退意志,困难要克服,朝气不能变,干劲不能减。我记住并努力实践。

1979 年我在人民教师的岗位上获得共青团中央委员会授予的“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全国优秀少先队辅导员”光荣称号。受到邓小平、叶剑英、华国锋、彭真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出席了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的座谈会,亲耳聆听了胡耀邦总书记的讲话,万里同志与我同桌交谈并留影。 之后不久,我被共青团通县县委调到学校部工作。 1980 年,我主持全县少先队员开展“大种蓖麻,支援四化”活动,一年中,我到农村 100 多所学校调查了解种植情况,检查、推动全县少先队组织开展活动,年底收获蓖麻 101313.8 斤,通县少先队组织获得团中央“大种蓖麻支援四化”活动先进集体表彰;我拍摄的一组少先队员种植活动照片刊登在团中央《辅导员》杂志上。我本人也于年底获得通县县委机关党委级优秀党员光荣称号。 后来的数年间在其他岗位上又获得数次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团干部、优秀公务员、优秀学员、先进个人等光荣称号及声乐比赛奖励,获得高级职称。 2004 年, 50 岁的我获得 全国水利系统办公室工作先进个人。是此次表彰 100 名先进个人中仅有的四个办公室领导干部中唯一的女性。

四十年的实践让我体会到:经受磨难是一个人成长的必修课。没有经历过挫折和困苦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面对磨难可以有多种选择:躲过它,屈服于它,战胜它。真正的勇敢者是敢于面对,正视伤害、寻找办法最终战胜磨难,从而获得新的更高层次进步的人。对困难、挫折的承受力与超越力及对自己潜在能力的自信大概就是生命的张力。

四十年来我一直不断地问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做得更好一点吗?

二 〇〇 七年六月二十六日

张维维文稿前 50 字简介:

张维维 原六团一营宣传队 现水利部工作

邮箱地址: yanwei545682@yahoo.com.cn

语:愿亲爱的战友们天天快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Sohu381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钟鼓楼豁口的评论:
死脑经,没救。
钟鼓楼豁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ohu3811的评论:
咳!俺说您这同志有完没完啊,人家已经够倒霉的啦,俺认为给她点鼓励,您说那,实在不行您给张维维写信,她已经把信箱地址告诉大家了,你那么有经验您去给她支点招,估计她还会感谢您的,您在这咬这后牙槽都说她两遍了,问题是她也听不见啊是不是啊?
对不起啊俺是大脚侦机队的
sohu3811 回复 悄悄话 十六岁天真,可爱. 六十岁天真,可笑. 一辈子天真,可悲!
rolane 回复 悄悄话 拼搏的精神很让人感动
女铁人
sohu3811 回复 悄悄话 输给妓女,查查自己原因
群思 回复 悄悄话 unbelievable life!! 佩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