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我们三家人按照原订的计划,分别从上海和北京飞到成都聚齐,然后第二天一早,从成都的双流机场乘飞机到九寨黄龙机场。
黄龙和九寨沟的美丽,不是用语言和文字能够表达得了的,如果一定要描述,那只能用人间仙境,美不胜收来描述它。我就尽量多用照片说吧。还要补充一句,我的照相技术很差,把杜丘拍成横路近二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为了不误导大家,特意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有个兵团的战友在清华当教授,现在已经是研究中国国情方面的知名人物了。十几年来,他对中国国情作了许多调查和研究,中国国情现在已成为一门学科(ChinaStudy)了。他出了几十本书,对中国的生存与发展,人口,弱势群体,防止突发性事件,可持续发展等问题,对政府决策都提出了很多建议。他患有糖尿病,身上挂着自动注射胰岛素的泵,却还走访了甘肃宁夏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成都的武侯祠里,有一副著名的对联,深得游人喜爱,名扬遐迩。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这幅对联悬挂在武侯祠诸葛亮祀殿楹柱两边,人们俗称“攻心”联。上款为“光绪二十八年冬十一月上旬之吉”,算来应该是1902年底,距今已有一百多年了。对联下款为“四川盐茶使者剑川赵藩敬撰”。赵藩,字樾村,清末云南剑川人,白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老北京人讲话,在家不行善,出门大风灌。大概是在文学城里干了什么不善的举动,到北京的第二天,就刮起了四五级的风。可这风却给北京吹出了一片蓝天。我回国多次,还很少看到北京有这么蓝的天呢。真是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真想张开双臂,拥抱这北京的蓝天。如果北京总能有这样的蓝天,我倒宁愿出门大风灌了。
又能看见北京的蓝天了,蓝天对于我们来说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1)天边飘过故乡的云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
出国经年,一年不回去就心里痒痒;两年不回去,就坐立不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兵团序列——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1968年6月30日,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成立。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接收了国营农、牧、渔场93个,编为兵团一师、二师、三师、四师、五师,以及独立一团、独立二团、独立三团。
一师辖:一团(爱辉县北方农场)、二团(爱辉县新华农场)、三团(爱辉县红色边疆农场)、四团(逊克县库尔滨农场)、五团(德都县五大连池农场)、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伐木
作者路学义
大山,对我们这些城市里来的青年人极具吸引力,而进深山老林伐木就更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啦,如果能去原始森林里看看,也会心满意足了。记得那是1969年冬天,我们刚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六团的第二年,就听说有进山伐木的机会,真叫人兴奋。激动得我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还总做梦,好几次梦见我只身畅游在林海雪原······说来也巧,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夜半枪声作者路学义
这虽然是个永久的回忆,但它不是什麽光彩之事。不防回顾一下,以作追悔!记得是1970年我连(二营十连)奉命组建机炮连。当时我们配备了“七五”无后坐力炮和“八二”迫击炮,另外每个建制排里还有四支短武器(铁把折叠式冲锋枪)我当时任司务长还专门给我配了一支七九步枪。从那时起我们连军训异常忙碌,早操、训练、紧急集合、军事演习、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07-05-06 23:36:25)

这是母亲在世时给我写的一封信。我一直珍藏着。每到母亲节前夕,我都要找出来看几遍。有了电子邮件以后,人们动笔写信已是越来越少了。值此母亲节之际,我把它登出来,作为对老娘的怀念。现在有了网络,有了博克,我把它存在我的电脑里,存在我的博克里,存在网络中。我想看时,随时就可以看到它。我每每读着它,心里都要说,老娘,儿子想念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老刚到了美国后,发现托福考过了,并不表示你的英文好到哪里去,许多在国内学的英文到这儿一说,满不是那么回事。就说这“你好”吧,国内教的就两句话,Howareyou?或者Howdoyoudo?到了美国虽然也有人这么说,可更常说的是,“Howyoudoing?”还有那个What’sup?这可真让人摸不着头脑。什么叫“什么上去”呀?老刚第一次听见这个说法恰巧是在电梯里,一个老美同学问他,“What[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