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阅读 ()评论 (4)
(2008-07-19 17:19:38)
我的劳动经历《第一次割麦》在六团宣传队时,曾排过一个舞蹈《丰收舞》。六个女孩子,左手持条黄绸子,右手拿一柄道具镰刀,在舞台上做割麦子状、轻盈、欢快。那些假想的庄稼被割倒,收起,始终伴着微笑。我在这个节目中,担任伴奏。我总想奏出割麦子的效果来,把一张弓狠狠地压在提琴弦上,每每遭至乐队同仁的斥责。我想这是我割过麦子,而他们没割过的缘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我的演出经历《假领子》团宣传队:邹静之一个人是被他的经历喂养着,一个杂食的经历……假领子乐队的弦调好了,谱子打开了.合唱队员站上台子,舞台监督在台中间看了一下,证实一切就绪,指挥幕布拉开,顶灯和面灯的光照进舞台,这一刻,什么也来不及改变了.指挥阔步上台,行礼,站上他单独的台子,庄严地环视一周,把手抬起来,挥动!前奏响了:小号慢了半拍,大提琴弦不准,指挥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08-07-19 09:02:29)
  那年有一幅漫画(或称黑白宣传画更相宜),画的是一个粮囤高出云端,一位扎着白手巾的农民扛着一只麻袋,挺胸插腰,笑立于之字形的跳板上。  看这张画时正值麦收,看这张画时,正是我在加工连扛麻袋脚被地上的空麻袋绞住,摔了个大爬虎,160斤的麻袋压在头上,鼻子撞在地上,嘴唇磕进土里,口里布满沙子,一张脸开出个染房,在宿舍休养之际。  那张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至今没有目睹过因工作事故而死的人,在北大荒这类事故经常发生。火车站装煤,因天寒地冻,煤堆冻成了硬壳,来装车的人就着松的地方往里掏,越掏越深,边上的硬壳支不住了,塌下来,压死了两个北京女知青。当时听说死人了,心里并不觉得怎样,现在想起来,正是十七八岁的年龄,就死了,没爱过,没真正生活过呢!我写这段文字时,谁会想起她们来,已经十几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蜡烛的光芒一营营部:朱继红空旷、原始,让北大荒的夜晚童话般美丽。蓝汪汪的夜空清澈如水,带给你无数遐想;数不清的繁星,银光闪耀,看上去华丽而又热闹。然而,木刻般印在我记忆深处的一幕,却是个漆黑一片的夜晚。印完最后一页小报,已是晚上九点。睡意尚未光临,我约了心目中的才女珏文,到外面走走。周围是锅底一样无边的黑暗,我们边走边聊,几乎看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回忆的意义梁晓声人有一些能力是无法被禁止的,如思考、想象、回忆……这些能力是人在智商方面高级于动物的前提;能够被限制,但确乎无法被禁止。就说回忆吧,哪些人有办法禁止另一些人回忆呢?假使一个人被关入牢房里,甚或正被押往刑场;开始回忆了,那么也就开始了,没谁禁止得了。别人只能看出某人似乎在回忆,但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肯定这一点。至于某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桥的联想
王毅
荒友们聚在一起,免不了回忆起当年战天斗地的豪情,回忆起那一幕幕难忘的往事、一张张鲜活的面容。而我在想,再过几十年,再进入新的世纪,这些或将淡去,或将仅存于文学戏剧,与我们的后代渐行渐远。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这一代人留在历史进程中的印迹反而会愈
鲜明,我们在生生不息的民族演进中的方位反而会更加清晰。
我忽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8-07-18 08:31:47)
入书目录编委名单卷首语:桥的联想王毅前言:回忆的意义梁晓声回顾与记忆(记人篇)1、光亮(蜡烛的光芒)朱继红1营营部2、中转站徐学绅1营营部3、冰上捕鱼记梦鹤1营4、三十年后的约会朱继红1营营部5、“三·八”拖拉机组田士敬1营1连6、忆老同学张玉祥柳涌泉孟锡禄刘双喜7、一个大写的人张庆华1营2连8、永远的守望者郝连娣1营3连9、远方的老磨,远方的牛於梅珍1营3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08-07-18 07:25:44)

我们的文集出版了经过众多当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六团战友的努力和辛勤工作,我们的文集-《远方的白桦林》出版了。下面是一些媒体的报导。---《远方的白桦林》面世  黑龙江新闻网讯为纪念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团知青下乡40周年,包括一张光盘和一本书的纪实多媒体读物《远方的白桦林》,日前由中国少年儿童音像电子出版社出版。  该文集由40年前在黑龙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