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外信

性情中人,分享真性情。看似古舊書,說的是千秋話。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超帅渣男(上)— 暴力风流 《哭着乐》系列之二十三

(2022-07-04 17:39:32) 下一个

小苏這個名字,從我聽到的第一次開始,就和兩件事有關,一是說他是無可非議的“美男子”;二是说他是“土流氓”,类似今天的“渣男”。

还是在去云南的火车上,就听见人说,这一列知青火车上,有位“美男子”。他不是普通中学生,是良乡飞行航校的。

土著与出身

这就让人很好奇,第一他没有上普通中学,而上了航校,这说明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第二、他应该学习成绩不会太好,能上航校是另外一条改变命运的路,享受很高的待遇,吃穿住都是国家出资,将来是国家的栋梁—— 飞行员。当然还有,就是关于他的“美貌”和即过硬又不明的出身了。

小苏当时混迹于一群干部子弟当中。我是从燕儿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的,燕儿提到他的时候,口气十分不屑,主要是说他里外都透着“土”。当时的少年人,从人说话的口音就能知道此人的出身背景,说一口地道北京话的多是北京土著,没什么权势,被贴上“不地道”的标签。

而大院子弟来自五湖四海,说的是另外一路“普通话”,没有地道北京话的“俚语”和口音。记得80年代拍了一部电影《骆驼祥子》,斯琴高娃是女一号,她骂祥子的那些土话,我大部分都没听懂。当时就极佩服斯琴高娃,我从小在北京长大,不过我的老师和父母都不是北京人,周围的邻居也不是北京人,所以很多土话我都听不懂。斯琴高娃是成年之后从内蒙来北京演电影的,竟能说一口地道的北京“土话”,真是极有语言天分。

超帅外表与超级暴力

小苏应该是出身底层劳动人民,他混迹在干部子弟当中,个子又高,非常的“鹤立鸡群”。有人形容他的美和帅时,说他长了一张标准的希腊脸孔,和南欧人的皮肤。

  我后来在美国俄亥俄大学读书的时候,我的国际贸易授课教授就是希腊人,这位教授的脸部形态和小苏很像,黑卷发、黑浓眉,留八字胡,五官轮廓深,眼睛黑白分明。不过他比较“做”,学生都不大喜欢他。

小苏也有一张轮廓分明的希腊脸,身高大概1米85左右,走到哪里都很容易“出人头地”。虽然长相很洋很帅,不过,从他的口音和做派,还是能看出“土”来。北京的女孩子还不至于对他着迷,当地的女孩子却根本听不出北京口音还有贵贱之分。于是超级“帅气”的小苏,成了亚热带女子追逐的对象。当地的女孩子本来就比较奔放,小苏在河口街上一出现,那些热情洋溢的越南小姑娘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地朝他身上扑。

不受孔孟之道和文革理念束缚的女子,公开追求帅哥,倒也不足为奇。

到河口的第一年,我其实没有和他说过话。我的朋友对他都没什么正面评价,让我对他也没啥好印象。我们都看不惯他那副张狂样子,还有那双没有灵魂的黑眼睛,他的暴力举动也令人畏惧。

有一次我和朋友去河口,有一个主要任务是去饭馆采买食物,好带回队里给大家分享。我和伙伴在饭馆开门之前,已经在烈日下排了好久的队,后来卖食物的窗口终于打开。售饭窗口有许多竖直的铁栏杆,大概是怕有人从窗口爬入。当时的标准操作,是外面的人把钱递进去,里面的人把食物递出来。我前面只有一、两个人,本应该很快就可以买到食物。

可是突然间后面来了几个男生,为首的就是人高马大的小苏,他把排在后面的人都推开,前面的人已经在窗口挤成一团。他手长脚长,隔着四五个人的厚度,用手抓住窗口的栏杆,用力往前一拉,我当时感觉快被压成肉饼了,完全不能喘气,只好弯下身子从人们的脚下钻出来。他如法炮制几次,经不住挤压的人都自动退出,他就直接到窗口了。

乱世自保与血案

当时的知青群体里面,最招摇的还是“血统高贵”的干部或者军人子弟。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拍婆子”。那些在北京还要顾及“颜面”的男生,到了热带地区,碰上那些热情奔放的热带女孩,倒是越发肆无忌惮了。

当满载知青的列车快到河口时,我们就见河对面有许多裸体女人在河中沐浴,当时有点不可置信,甚至不太敢看。到河口之后,大家下了火车,南溪河的河面很窄,大概不到20米,看对岸的人就更清楚了。 

那些喜欢闹事的男生,在河边捡起石头,丢向对岸的沐浴女子群。那群女孩子从水中跳出来,赤裸裸地往岸上跑,边回头、边发出快乐的尖叫声。

其实在从北京到河口的十天路程中,已经耳闻目睹了不少“拍婆子”的事,闹得最凶的其中的几位,后来还成了影星或者“政星”。不过,对我们这些生活在知识分子群中的孩子,还真是初次“见了世面”,心里也一直挺紧张。山高皇帝远,又在乱世当中,不敢指望社会法制保障,只求自保。我们从不单独出行,也尽量躲着那些“胡作非为”的人。

不过当时也有些女孩子比较胆大甚至嚣张,常常被人盯上、甚至沦为猎物。比如我们到河口县城的当天,就出了一宗“血案”。

有一伙男生盯上了一个女孩,要求“交朋友”。那女孩不但不肯就范,而且极其看不起这些人、还出言不逊,骂他们骂得挺狠。结果男生觉得“丢了份”,围着那女孩,拿着刀非要逼她和其中某人交朋友。女孩也很刚烈,当场拔出一把匕首,狠狠刺入自己的大腿。

 深红的血顺着退血槽喷了出来,据说伤了主动脉。这伙人也害怕了,赶快把女孩送到河口医院。

当时正打越战,河口医院是有几个好医生的,在处理外伤方面比较有经验。有位外科医生马上给女孩做手术,但是非常不凑巧,手术中突然停电。当时河口对面的老街是越南的省会城市,河口只是个小县城,河口的电力是靠越南那边提供的。这也是我在前面讲过的,中国一定要建131水电站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发生停电,女孩的手术没有做完就草草收场。她后来被截肢,装了假腿,可惜还在“花样年华”的少女,从此就就成了残废。

这件事和小苏有没有关系,我已经记不得了,反正他们都是一伙人,成天惹是生非。那段时间不是听到他打架,就是听到他和女孩子们的风流事。

后来,听说他太爱动粗、常常打架,被分到了很远的南屏农场。又听说他得罪人太多,有一次被一伙人群殴,把他给打残了。领导怕出人命,就把他调到了更远、没有知青的地方,从此再没有他的消息、他彻底沉寂了。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