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舟

佛海说三千世界,生活不易
博文
(2020-12-30 20:37:44)
九十年代初倘若想出国,你需要赔钱给国家才能走成。大学¥2500/年,四年大学就是¥10,000;研究生¥3600/年,三年硕士共¥10,800。工作一年可以抵一年的赔款。我当时研究生毕业,工作了2年,所以一共赔了¥13,600。这点钱对于现在的大多数中国人民来说,都不是一件事儿。可那时是90年代初,那时上海最大的广告写着“三万元安一个家”。从亲戚朋友那儿凑满了这笔赔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0-12-28 08:35:52)
“你看上去很年轻”,这是我常常听到让我喜不自禁的一句话。嘿嘿,谁让我是虚荣的女人呢? 比如,四十五岁那年,我和已经亭亭玉立和我一般高的女儿走在一起,一位见过几面不熟悉的姐妹看到后惊奇地大叫:“你三十几岁呀有这么大的女儿?” 还有一次,在教会的野餐会上,被请来的附近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一一称呼我的朋友们为阿姨,轮到我了,这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12-26 11:20:59)
来美27年,算算竟是超过了四分之一世纪,时间一晃而过。在这27年中,前13年是在俄亥俄州度过,后14年在密苏里州度过。不管是俄亥俄州还是密苏里州,都属于美国的中西部。中西部人民个性开放,友善坦率,但相对于东西两岸,经济比较落后,并且地广人少,常常被人嘲笑为是个鸟不拉屎的荒凉地方。记得90年代初刚到美国的第二天,因时差睡到中午才起的我准备去学校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现在互联网发达,总能看到有关学生和研究生导师关系的报道。有的导师不是把学生当自己家的廉价劳动力,就是对学生随心所欲的说教,打击和辱骂,让学生看见导师如同见了魔鬼一样害怕。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经常发生,在美国也时有报道。最著名的是90年代初发生在爱荷华大学的卢刚事件。著名数学家张益唐虽然博士学位顺利毕业,但因与导师有分歧,未能找到合适的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马萨诸塞州自2020年8月1日实施COVID-19旅行令,即所有进入麻省的游客和返回的居民必须出具在抵达麻省前72小时内的阴性COVID-19测试结果;如果COVID-19测试结果在抵达前尚未收到,访客和居民必须隔离,直到收到测试结果。如果没有测试结果则自我隔离14天。 当然,没人会在机场拦住你要求你出示测试证明,也没有人来踪你是否自我隔离了14天。做测试或隔离是为了你自己,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12-15 19:35:30)

说到波士顿的鸭子,跳入我脑中的,是那本著名的儿童图画书. 书中讲的是鸭爸爸和鸭妈妈带着它们刚孵出来的八个鸭宝宝寻找适合的居住之地。经过了一系列的挑选后,它们决定在波士顿的公共花园(publicgarden)落脚。从CharlesRiver到公共花园的路上,它们要横跨高速公路和几个十字路口才能到达目的地。高速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让鸭妈妈无法启步,几经尝试后还是止步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12-12 11:42:50)
好吧,淋浴谁不会洗?打开水龙头,调好水温,钻到水下洗就是。碰到复杂点的浴室,也许还需要摁一下另一个控制水流往上成淋浴或往下成泡澡的键。总之,淋浴不是rocketscience,不需要博士学位就能洗!可是,可是,这次我这个堂堂正正的洋博士就是不会开淋浴。。。。这次到波士顿,考虑到我住的时间比较长,加上地段价钱,就选择了处在近郊的ResidenceInn。这个旅馆属于M[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0-12-10 12:22:38)

两个月前来波士顿,呆了三个星期,坐了十几趟Uber,碰到的司机90%以上都是黑兄弟,有的开朗健谈,有的沉默寡言。看到我重重的两个大箱子,有的司机会下车帮忙提到后备厢,有的司机视若无睹,连招呼都懒得打,坐在驾驶座上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任凭我挣扎着又踮脚又喘气使出浑身解数把行李箱举起足够的高度可以滚进后备箱。 这次来到波士顿,等我费劲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11-27 19:10:57)
麦克是我在社区大学上课时遇到的一位学生。 人们常常用豆芽菜来形容长得又高又瘦的人。见到麦克,你就会深刻理解,人长得像豆芽菜一样是什么一种感觉。他二十岁左右,身高有1米九以上,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愈发显得他的消瘦。长长的脸颊深深地凹进去,感觉在皮肤和骨头中间没有肌肉没有结缔组织之类有活力的填充物。但这样一个极其消瘦的麦克,并不给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26 19:43:03)
什么是美国梦?据说,美国梦就是拥有一座独立的房屋,再加上养一条狗。 九十年代初,我在中科院上海分院读研究生。不记得是同学们一起玩的时候,还是在一次学术会议期间,我们去了处在郊外的动物园。当时干了什么一点记忆都没有,但动物园里一座白色的小平房一直刻在我记忆的深处。当时还是裙也翩翩发也翩翩的我,站在那座小白屋前,望着周围修整得整整齐齐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