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舟

佛海说三千世界,生活不易
博文
(2022-08-03 19:20:23)

第一次是2020年底,那个时候新冠病毒还没有变异,疫苗刚出,要排队才能轮到,所以得新冠还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大家唯恐躲之不及。隔壁实验室技术员有个女儿被WashU早期录取,一高兴就在实验室门口开了一个小小party来庆祝。当然Party免不了吃喝,一吃一喝之间大家就把口罩摘了。两天以后,她和实验室另外一个年长点的技术员,两个人一前一后得了新冠。同时俩人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7-28 17:48:24)

[给小费是服务行业中通行的对服务人员的酬谢方式。小费也叫小账,相传在公元18世纪的伦敦餐馆里,餐桌上常放着一只碗,碗上写着“保证迅速服务toinsurepromptservice(Tips)”。客人只要将小额钞票或硬币投入碗里,便能享受侍应生提供的优质快速服务,有人认为这是小费“制度”的起源。小费大概付总支出的5%至25%。摘自(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0%8F%E8%B4%B9/4000191[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22-05-24 08:12:32)
20多年前,我们刚有了孩子。为了让孩子在daycare呆的时间尽量短一点,我和我老公交替着上班:早上老公把孩子安顿好送幼儿园;而我早早去上班,这样下午可以早下班接孩子回家。隔壁实验室有个实验员Cathy,知道我下班比较早,来问我能不能载她一程送她去车行取车;修车行五点钟要关门。我就这样做了她一回司机。做了一回司机就有第二回,第三回。。。而且每回之间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天有个朋友给我发短信,问我周围有没有老板在招人,他想给他儿子找份工作。他解释说,他上大一的儿子因为过不了考试退学了,所以先让他工作,等他成熟了再去把大学念完。其实,我们这一代能在80,90年代到美国来的,在国内也算得上是佼佼者吧。而咱们的孩子们,智力能差哪里去(据说智力60%是遗传)?就算不是天才,也是平均水平以上。他儿子过不了考试关,一定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4-28 18:51:51)
自从三年前和我小时候的闺蜜联系上后,我们经常交换各自的家庭状况和生活片段。闺蜜她自己没有正式工作,因为她已经做了奶奶,在家帮忙带孙子(感叹一下,闺蜜是我同学,她已经是祖母辈,而我的孩子还在等我寄钱上学。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哪!)虽说她现在是一个家庭妇女,但非常的有远见,早在三四年前劝我回国。原因是中国现在变得非常强大,迟早会把美国给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4-19 17:36:12)
如果你结婚30年了,每到生日、结婚纪念日的时候,你老公还会想着给你买鲜花美酒钻石项链,那么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对你羡慕嫉妒,恨得是我自己。 我呀,年轻时不懂事,找了一个老实本分口拙木讷不解风情的老公。等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已经晚了。但嫁老公又不是买衣服,可以随便换;就是不想麻烦懒得换也不能像旧衣服一样放在衣橱里束之高阁。 这不,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我们高中同学群,平时一直很寂静,三五天没有一句发言是常态。有时任课老师发个健康视频,大家感谢一番又重归寂静;或者发个成功同学的最新动态,大家互相祝贺过后还是归于寂静。
从三月下旬开始,上海疫情日趋严重,群里突然热闹起来。四,五个在上海的同学,开始陆陆续续地谈论疫情,抱怨,发泄也时不时在群里流荡。本来流露的疏远,因着疫情日趋严重而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最近家里事情不断。先是因放春假回家的女儿因为食物过敏去了急诊室,接着我自己因为一场体检发现心率不齐,看了家庭医生;家庭医生推荐了心脏内科医生;心脏内科医生建议心电超声波。医生一个接一个地看,测试一项又一项地做。几个星期后,账单如雪花般地飘来,让我目不暇接,头晕目眩。口袋里的钱也随之一张一张地被掏出来,不知不觉中已付了$3000多.你不仅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因为一次体检发现自己心律不齐,我踏上了一系列求医的路程(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6641/202203/6877.html)。从家庭医生到心脏内科医生,都诊断我心律不齐,但都说我这种情况无关紧要,不妨碍我正常生活。为了我心灵上的平安(peaceofmind),心脏内科医生推荐我去做一下心脏超声波,不过他觉得“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好吧,我自己也很好奇,我这个不正常的心脏是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EGMO的全名是EuropeanGirls’MathematicalOlympiad,欧洲女子数学奥林匹克,它是国际数学奥林匹克(IMO,InternationalMathematicalOlympiad)的女版。IMO从1959年第一届在罗马尼亚开始,到现在已经有60多年的历史了。而EGMO却要年轻得多,从2012年第一次到今年(算上2星期后今年的比赛),也只有11年的赛事。其实,在EGMO之前,美国和很多欧洲国家都派本国的女队到中国参加中国女子数学奥林匹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