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山雁

我似高飛雁,家鄉傍牟山。先賢名列子,才俊數潘安。
个人资料
牟山雁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近日用古狗查一引文,出乎预料地发现一大秘密。 自己的一篇分析《红楼梦-葬花吟》的旧文,被堂而皇之、一字不落地收入他人书中,正勤勤恳恳替人家赚钱发财呢!而文前文后,自己的大名却不见踪影。 书的编著者是一家大学文哲教学研究会,五人署名;出版者则是颇有名气的一家出版中文词典、教材的图书出版公司。该书自2012年初版后,又出了第二版(2014),第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Mychina人称牛哥,是资深博主,不少博文机智俏皮、新颖可读,常能博人莞尔一笑,故跟读者众。 若要找不足之处,似乎有时不大严谨。但也许,严谨并不是牛哥所追求的,又不是写学术论文嘛。不过有时也有网友较起真来,结果是不欢而散。 今天我也要较一回真儿。不为别的,只因有话要说,不吐不快。至于孰是孰非,倒在其次。 牛哥近有博文《人生如白驹过隙,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2022-10-16 06:33:29)
那竟是40年前的事了。 82年年初,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在北京一家出版社工作。与一同分配来的另三位同事同住海淀双榆树一所公寓,每天坐公交车沿北三环去和平里上班,其乐融融。 而最难忘的,却无疑是那周末的土鸡宴。 这是一家科技出版社,而我是中文专业,于是被安排在总编室,负责编辑科普图书和出版简讯。专业不算太对茬,所以也有点儿不安心。两年后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网友迪儿近日著文说起她在后疫情时代所遭遇的无良商家,使我想起自己相同、却似乎更为令人瞠目的经历。这里写出来与网友分享,希望能提醒大家多个心眼儿,以免上当。 前不久因种菜买了两立方topsoil,40刀一方,加上40的运费,总共120刀。月底不经意看了一下信用卡账单,收费是160。打电话一问,对方说多收了一立方的钱,不知是谁算错了。谁算错了我心里明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蒲松龄的名作《聊斋志异》,以其字字珠玑、篇篇锦绣,深为一代又一代读者喜爱和赞赏。但是作为小说大师、一代文豪,蒲氏怀才不遇、屡试不中,年逾七旬仍为白身,靠教书谋生;落拓飘零、一生贫贱,与曹雪芹“举家食粥酒常赊”的悲惨境遇相近。 由于小说备受歧视,难比诗文,古代小说家大都默默无闻。蒲松龄自然也不例外;有关他的身世、事迹,记载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清代小说大师蒲松龄和他的杰作《聊斋志异》,几乎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了。而中国第一禁书《剪灯新话》及其作者、大明才子瞿佑璀璨而悲凉的传奇人生,则知者甚少。瞿佑于元代至正7年(1347)生于浙江钱塘(今杭州)一个书香之家,其叔祖(爷爷的弟弟)瞿士衡就是一名通过乡试的贡士。瞿佑天生聪颖,自幼能诗。据康熙年间的《钱塘县志》记载,在他14岁时,父亲的一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在灿若锦绣的晚唐词坛,占尽风情者无疑是温韦(温飞卿、韦庄)二人。而独领风骚者,则非这位“词秀入骨”、风流蕴集的“花间”圣手韦才子莫属。 韦庄,字端己。京兆郡杜陵县(今陕西西安)人,苏州刺史韦应物四世孙。早年屡试不第。公元880年,韦庄赴京应举,遇黄巢攻打长安,大病一场,直到882年春天,才逃离长安,游历江南。后再次赴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01-30 18:23:40)
1.除夜作(高適)旅館寒燈獨不眠,客心何事轉悽然?故鄉今夜思千里,霜鬢明朝又一年。2.除夜宿石头驿(戴叔伦)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3.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孟浩然)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旧曲梅花唱,新正柏酒传。客行随处乐,不见度年年。4.除夜(白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IfeelveryfortunateandhonoredtobetheonetofinishthefirstcompleteEnglishtranslationofPrinceLiuYiqing’s(403-444)monumentalcollectionofzhiguai(“accountsofanomalies”),HiddenandVisibleRealms,andpublishitinthedistinguishedseriesof“TranslationsfromAsianClassics”byColumbiaUniversityPress. LiuYiqing,thenephewofLiuYu(r.420-422),thefounderofthe[Liu]Songdynasty(420-479),isb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月初偶然想起多年前的相识,发现她在赴日多年沉寂后回归文坛、并颇受关注,就写了一篇《回眸黑孩:旅日美女作家耿仁秋》的博文(https://www.haiwai.com/blog/p/1958701)。 没想到,黑孩看到我的这篇博文,通过博友联系上了我。 从她提供的与读者见面的视频,我惊奇地发现在东京打拼30年的她,如今风采依旧,似乎没有经历多少岁月的风霜。 更没想到的是,从黑孩口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