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

一人一故事,一梦一人生
博文
(2021-01-11 19:25:10)
疫情逼着我们呆在家里,不能旅游,不能乱逛,不能聚会,不能串门,不能跟邮递员送货员售货员随便聊天,小毛小病不去麻烦医生,家里没淹水,没倒塌,不请工人上门......这样的生活,是不是跟风烛残年的老人差不多?我们有幸,提前看到了自己的晚年是个啥模样。万事有得有失,最大的得,是活得随心所欲,爱干啥干啥。睡到中午,半夜不睡,随便。有朋友说,以前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今天,1月10日,加州COVID-19病例,一天又上涨了近5万,总数已达267万多。又有四五百人死亡,累计死亡数快三万了。 我们郡划在湾区,地多人少,基本是个农业旅游郡。疫情至今,也有3万多人患病,200多人死亡。得病率最高的年龄组是25-34岁,第二高的是35-44岁,最低的是65岁以上的。 考虑到本地退休老人相对集中,而得病率非常低,说明老人的防护意识最强,居家令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美国意识形态的两极分化日益严重,在反对极右思潮的同时,也需要反对极左思潮。暴民冲击国会大厦,执法机关可以处理。但是网络暴民,思想上的过激,则更需要每个人的思考、反思和自敛。不难发现,教条主义的“政治正确”让言论自由面临危机,除了一些极左分子,多数的美国人讨厌过激的言论举措,比如“取消文化”(cancelculture)。 什么是“取消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1-04 17:04:35)
居家办公让我延缓退休原打算去年夏天退休。退休后,准备去各地玩玩,时不时去休假屋住上一两个月,去海内外会会朋友,去社区大学上一两门课,比如种花,烹调,欣赏音乐,创意写作之类的。还没办退休手续呢,疫情来了,我从半时转为全时居家办公,一晃九个多月了。不能出门,宅在家里,倒是很适合年纪大的人。每天早晨,通勤的时间变成了散步时间,让我走遍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12-30 11:34:02)
荒唐的中学时代 1967年秋末,上海开始“复课闹革命”,那时我们已经在社会上闲散了一年多了。 小学毕业时,文革爆发,复课意味着我们要迈进中学了。上中学不用考试,就近入学,我家附近有一所重点中学,我上的是重点小学,自然一心向往着那所重点中学,可以一路“重点”下去。 入学通知让我吃了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平地冒出一所闻所未闻的初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0-12-15 10:13:44)
你是怎么成为左派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你属于哪一派?你又怎么会认同那派的“理”?是凭感觉,还是靠理性推断? 这些,是美国著名的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JonathanHaidt)试图回答的问题。左中右的定义各国不一,海特评论的是美国的左派和右派。 海特教授目前任教于美国纽约大学,其研究重点之一是心理学和政治见解之间的关系。近年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如果世界上有一件事需要改变(二)哈佛大学的官方新闻网刊,《哈佛公报》,2019年6月至7月开辟了《焦点》栏目,邀请哈佛大学各学科的教授回答同一个问题:您最想改变世界上的哪一件事?上篇介绍了三位教授的观点,在此介绍余下三位教授的回答。(4)兰格:有意识地留心埃伦·兰格(EllenLanger)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著名的心理学和精神病学家,出版了6本学术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如果世界上有一件事需要改变(一)在宇宙一百万亿可居住的行星中,我们在一个小小的行星上,生存的时间非常短。我们何必装腔作势,让自己显得伟大特殊?我们需要像孩子那样,保持着好奇和谦卑,认真去探索世界,探索宇宙。哈佛大学的官方新闻网刊,《哈佛公报》,2019年6月至7月开辟了《焦点》栏目,邀请哈佛大学各学科的教授回答同一个问题:您最想改变世界上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父母不拍照的岁月(六)撤退去解放区父亲出狱后,依旧受到特务的监视,无法在上海继续开展工作,1949年1月,地下组织决定让父母撤退到苏北解放区去。组织上把跟交通员接头的时间和暗号通知了母亲,让母亲身穿深蓝色旗袍,咖啡色大衣,左手拿一份报纸,右手拿一只橘子,在外白渡桥英国领事馆附近走动,届时会有人跟她联系。那天,母亲缓缓走过领事馆门口,有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2-01 10:41:00)
美国学生的中文真逗人八十年代初,开始在美国大学的中文系教书。说是大学中文系,其实就是扫盲班,第一课一定是“你好”。教书是非常好的一项工作,能看到学生的进步,一节课下来,原来一句中国话不会说的学生,学会了中文问候,你好,你好吗,很好,谢谢,说得像模像样,让老师也有成就感。我去Safeway购物,远远听到有人高声呼唤:妮豪,妮豪!原来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