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

一人一故事,一梦一人生
全部原创,转载敬请注明来源
个人资料
海风随意吹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五一的惊喜是,接到了峰峰的电话,之前我跟她失联十多年了。 峰峰是78级大学生,我曾教过的一个班的班长。78级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届大学生,那时社会上聚集了多届高中初中毕业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因报考大学的太多,78届录取后,又扩招,录取年龄从28岁放宽到30岁以下,峰峰是扩招进来的。峰峰那个班,有文革前毕业的高中生,30岁了,也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闺蜜的丈夫老方烟龄长,烟瘾大。老方跟我们在一个公社插队,年轻时力大如牛,干着最重的活——“扛大木”。那时候,人民公社为了创收,会从林场承包一些重活儿,如伐木。在森林里砍了树,再用人力归码装车。几千斤重的一棵树,靠着一帮老爷们,哼哧哼哧抬出森林。东北爷们几乎都抽烟,老方那时候才十七八岁,跟老烟民整日在一起,自然也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6)
(2022-04-22 13:31:46)

前几天在旧金山,决定找个不太出名、游客不多的地方一游,最后把目标锁定在旧金山要塞(PresidioofSanFrancisco)的情人小巷。“小巷”在桉树林中,从介绍看,不长,便又找了个相接的“山湖步道”。艳阳下,春风里,行人稀疏,边走边看,看桉树脱下的长长树皮,掉在地上三角形的果子,小巷边红顶的旧日军官府邸,不再赶时间,不再有每天必须做完的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5)
昨晚朋友传来上海嘉定区一位顾老先生写的文章《我气愤之极》,诉说了他妻子去世之后,跟殡葬业交往的过程。顾先生的妻子不幸在家病逝,几经周折才由志愿者帮忙,从社区医院拿到了死亡证明书。 顾先生随后跟嘉定殡仪馆联系,但是电话一直打不通,找了熟人,才联系上殡仪车。可是民政局有个规定,疫情期间要“无接触服务”,所以开殡仪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3)

前几天写了加州最新的州立公园:奥德堡沙丘公园,自然而然地提到史迪威将军,他在四十年代曾任奥德堡陆军基地的司令。由此回忆起跟他两个女儿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交往。 这一切要从我来美国留学说起。1982年春天,我开始申请美国的研究生院,那时候国门刚开了一条缝,信息闭塞。我也懵懵懂懂,初生牛犊不怕虎,打算往几所著名大学投寄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9)

加州奥德堡沙丘公园(FortOrdSandDunesStatePark)可以说就在眼皮底下,常开车经过那儿,却不知这个公园的存在。直到前两天,由于我跟某人商定,一周出去玩一次,而且轮到他找地方,他建议我们去那里看看。 公园在蒙特雷海湾以北五六英里的地方,占地大约800英亩,基本都是沙丘,有长达4英里的海滩,还有长达数里的步道和自行车道。 公园的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散步总是经过一家人家,这家曾经住着一位寡居的意大利裔老太太。老太太越来越老,大院子里野草疯长,花木败落,房子年久失修,西晒的墙上油漆剥落。后来有一天挂出了“出售全部物品”(EstateSale)的牌子,估计老太太走了。 之后不久,有人开始修房子。正巧那时我想找个修理小工,见那家的车库门大敞,精瘦的中年师傅忙里忙外,便上前搭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2)

四月初,清明。上海往往阴雨绵绵,“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一个祭祀的日子,阴郁悲伤。 四月初,春天。加州阳光明媚,邻家小院里挂出了五彩的旗,上面写着:“春意盎然”(springisintheair)。春回大地,郁郁葱葱,百花争妍。再过几天是基督教最重要的节日复活节,标志着耶稣的复活和升天。 基督教徒说,复活,不是简单的起死回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9)

自从去年底读了博友三步两桥图文并茂的游记,就对约书亚树国家公园(JoshuaTreeNationalPark)充满兴趣,并列入了要去的名单(togolist)。 转眼到了三月底,因为约书亚树公园地处南加州的沙漠地带,夏天的气温高达90-100多度,游客都尽量避开夏季,选择在秋、冬、春三季去那里旅游。我们说走就走,决定趁着天未大热,赶紧去转一转。 约书亚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2022-03-25 11:44:09)

安乐死,翻译成英文不是peacefulandhappydeath,而是euthanasia,意思是当病人身患无法治愈的绝症,并处于极度痛苦之中,可以用一种无痛的方式结束患者的生命,或者让患者进入不可逆转的昏迷状态,最后在昏迷中离世。 死亡这个话题,无人喜欢提及。“生死在天,我们又何必去抢老天爷的工作?”我用这句话去劝说朋友,那时候她得了不治之症,身体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7)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