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2. 我一定带你们跑出一顶方帽子

(2022-10-07 19:36:10) 下一个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2. 我一定带你们跑出一顶方帽子

 

 

我爸不但几次与死神擦身,后来还能顺利完成学业,成功的或然率接近数十万分之一。虽然爱因斯坦说”上帝不掷筛子”,但是这样的生命机率,是谁订的?

 

 

老爹和步云伯伯跟着赣州的国军撤退到广州,时间上和那八千山东来的流亡学生在广州,也许是重复的。八千学生有校长、老师们为他们奔走接洽,虽然几经波折,最终仍然上了船离开广州。像我爸和步云伯伯这样极少数的其他流亡学生,就被编派去桂林。才有后来他们在桂林遇到了豫衡联中的契机。

根据程伯伯在豫衡通讯第五辑的记载,在蒙阳,张子静校长一直忧心学生能不能继续念书?会不会被编兵?于是请宋江涛老师偷跑出集中营向当地侨领李理事长求助,请李理事长向台湾的政府代为转达学生们立意读书的志愿。

李理事长不负所托,顺利让豫衡联中成为教育部立案学校,有了学籍,回台后才能享有政府制定的应有保障。但是被编兵的可能性一直是不散的雾,罩着联中的前程。

在同一辑的豫衡通讯中另一篇纪念文提到,豫衡师生从蒙阳被移到金兰湾,黄杰将军巡视后,令彭佐熙军长完成学生编兵。张校长紧急求计于管训处另一长官谢应芬处长。

谢先生不仅是管训处长官,更自愿担任联中英语老师。文中写到,谢先生未待张校长开口求援,便自开口言:「我绝对不负初衷,张校长不必多讲了。」

黄将军和彭军长都是谢先生的长官,谢先生却坚持对学生们不负初衷。是什么样的风骨让他有如此担当!

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有,上位者权谋夺势,三言两语判了几十万,甚至百、千万人的生死未卜、命运乖舛。

也有,谢先生的「不负初衷」。

还有,张子静校长、宁长信老师、陈耕云老师等师长们,从没忘记这些孩子们家乡父老的付托,从不辍学。

更有,陈老师信誓旦旦的跟学生们说:「我一定带你们每个人跑出来一顶方帽子。」。

陈老师当时也许是痴人说梦,是自欺欺人,但是他把这个信念强烈的灌输给他的学生们,让这一群衣衫褴褛朝不保夕的流亡学生,有继续走下去的意志。

他们后来确实戴上方帽子,还教养了更多的方帽子。但是陈老师却跑不过中越边境,在越南集中营里没有他的身影,四十年后,感念他的学生回乡探亲,也找不到他的足迹。

根据网上的某些资料记载,1946到1948的三年中,青辅会登记的失学、失业学生将近120万。以豫衡联中为例,本有数千学生,最后到了台湾完成专科、大学以上学业的学生不过数百。其他人呢?他们的故事有怎样的结局?

这一群从十万大山和蒙阳的鬼门关爬出来的学生们,他们与天争命,与命争气,也都是有贵人爱护的有福人。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 活下来,真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2. 他曾经是少爷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3. 兄弟同根,不同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4. 十五岁的夏天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5. 那些地图上黑白相间的线条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6. 南京不能待了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7. 祠堂里的河南第一联中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8. 如果大家都不说,是不是就没有发生过?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9. 在蒙阳集中营,自己盖监狱以安身立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0. 蒙阳补遗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1. 我是学生,我不要当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沉香好。据我爸说,不少人,走不下去,就回家了。但是,後来回乡探亲,听那些叔伯说他们又碰到运动,也吃了不少苦。时代的委屈,不过如此。。。。。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碼農写得真好!佩服那些学生和老师!失踪这么多学生,他们的命运是如何?令人牵挂…碼農这个系列有价值!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觉晓好,谢谢觉晓。感恩,到文学城不久就和你相遇。我本以为就是找个平台保存我爸的故事。但是遇到了你和其他的朋友来这留言鼓励。让我觉得写作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可以结交朋友互相分享,彼此鼓励,当然我还是受惠比较多的那一个。

感恩,让我在这里遇见你。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海风老师好,谢谢海风老师。我总觉得选择当老师或教授的人,都是有点浪漫的理想派,他们热爱学问,关怀学生,豫衡联中的师长们更是救命恩人。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谢谢菲儿。最近杂事多,比较少上来逛,谢谢你还会到这儿来遛遛。:)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1

一直跟读,多谢分享!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非常感人,钦佩那些有风骨的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码农真好,安安静静写,没有喧嚣,而是在尘封的往事里,让我们看见人如何在困苦绝地坚持。自立成一个真正的大写的人。
码农,能够在文学城读到你的博客,也要感恩,感恩你来自台湾。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次知道这篇提到的几个师长名字,记住了张子静。当然不是张爱玲弟弟了。这篇信息量很大。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在这里给爱因斯坦赔不是。我是故意曲解的。
God does not play dice with the universe.
是他对量子力学的一点牢骚,可是我觉得用在这里刚刚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