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9. 在蒙阳集中营,自己盖监狱以安身立命

(2022-09-28 20:05:27) 下一个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9. 在蒙阳集中营,自己盖监狱以安身立命

 

 

 

 

 

从前说过父亲他们离开金城江被逼进十万大山入越南的故事。有人跟我说「跟”喜福会”里的一样。」

我愣住了,怎么会一样?

突然领悟到,别人的哀痛,别人的生离,别人的死别。那都只是,别人的故事。

故事也许一样。痛,是自己的。怎么会一样。

原来是这样,我们读史,很容易被带进事件的仇恨里。可是那个痛啊,除非是我爸他们这样的流亡学生;或者是那一个捂死自己孩子的妈妈;或者是在屋顶上喊我爸回家的我奶奶。那个痛啊,不是扎在自己心上,又怎么能记得?

不记得痛的历史,一遍一遍的重来。

从姑姆山的鬼门关爬出来之后,父亲和一路相伴相随的步云伯伯失散了。因为我爸是伤员,在边界被法军的卡车捡起来送到救护站去了。我问爸:「在那里受到什么样的照顾?」,他说:「自己躺了好几天就好啦。」。俗话说的命硬,是不是说的就是我爸这样的人?可是他竟然不是唯一的。我爸在台湾的兄弟之一,李伯伯,在蒙阳集中营里当真死过一次。

蒙阳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根据我爸的描述,那是一个废弃的煤矿区,山里都是瘴气,荒烟蔓草成天见不着阳光,最要命的是没有淡水喝。没有好久就病死了很多人。

他们是1950年1月到了蒙阳,父亲记得没多久就是农历年。李伯伯是大年三十晚上「病死」的。尽管没有过年的条件,但是过年的禁忌都有。没有人愿意大过年的去挖坟埋死人。李伯伯被放在一个小茅草堆里。气候不好停尸也不能太久,过了两天,他们准备埋葬李伯伯。发现他竟然还吐着气。李伯伯大难不死,后来娶得如花美眷,还是我妈替他出了一把力。

根据程伯伯在他书里的记载,从十万大山出来,豫衡联中的张校长,就站在边界上的马路边等他的学生们,每看见一个,就紧紧握住他们的双手,好怕他的孩子们又失散了。张校长在台湾仙逝时,他的「孩子们」执子侄礼跪送。

张校长拉着这些孩子们就在路边等,等了一天一夜,等到了一百多个学生和五个老师。

父亲在救护站痊愈之后也进了集中营。在集中营和步云伯伯重逢。

在集中营里,学生们上山砍柴割草盖茅屋,这茅屋是教室、是寝室更是法军拘禁他们的牢狱,也是他们遮风避雨的安身处。

所谓安身处,就是有个一米宽,两米长的被褥,可以让浑身长满疥疮的学生坐在上面找衣服缝隙里的虱子。

所谓安身处,就是有个挡不了风、遮不了雨的茅屋,可以让师长们开始授课,没有书、没有纸笔,没有关系。知识都在老师们的脑子里,学问在他们的心里。

所谓安身处,就是有老师授课,有同学互勉的地方。

所谓安身处,仍然有天灾,更有人祸。

1950年的北越没有中国的战火,但是有越盟和法军的硝烟。被拘禁在蒙养的,除了学生,还有难民,以及一部分的国军。法国与越盟打仗的同时也受到来自中国和美国的压力。学生和国军是他们都想争取的对象,法国也有自己的打算。蒙阳距离战事太近。 1950年春,法国将这一群棘手的人迁离蒙阳。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 活下来,真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2. 他曾经是少爷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3. 兄弟同根,不同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4. 十五岁的夏天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5. 那些地图上黑白相间的线条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6. 南京不能待了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7. 祠堂里的河南第一联中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8. 如果大家都不说,是不是就没有发生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码农慢慢来,生活里会有风浪,写博客也不容易,特别是你开始就写难的题材,写父亲的这段历史比写妈妈的要难多了,比写日常更是难!
以此,沉住气,不要焦虑。
知道你最近上班也辛苦,只能浮云一般安慰一下。我几乎真不会写安慰的话,挤牙膏也只能挤出这些。
希望一切好。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海风老师好。谢谢海风老师的祝福。到了台湾的这批流亡学生基本上都过得还行。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觉晓好。你说的细节好,我试试看能不能再补一点关于蒙阳。
还有就是,我这几天真的很可怜耶,老板一直逼进度,股票一直跌,利率一直涨,账单一直来。刚才出去吃个饭,车子停路边还被开了一张罚单。嗚嗚嗚。我是应该乖乖在家做功课。;)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我不用功,被揪出来了。这几天要好好补课记录家史。;)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格利好。我这日子是不是过得太混啦?把您都逼出来了。嘻嘻。好吧,这几天乖乖写作业。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林向田好。李伯伯是个有意思的人,我应该再多记录一些。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沉香好。谢谢沉香。我想我爸那一辈人是最了解平安就是福。小时候我羡慕台北的热闹。问我爸,为什么不搬去台北?他说,如果打仗了,乡下地方好过日子。祝秋安。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能走出大山不容易。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同意格利的建议。但是,我知道你也需要放松,毕竟有自己的生活,不容易写回忆录,在工作的同时。我一直在等。这篇给个建议,把蒙阳的地理位置在具体写几句,包括气候什么的。比如,我脑海里会想到云南的蒙自。当然不是一个地方。
你写妈妈的回忆录,具体多了,写这一篇,可以在充实,比如张校长的背景与后来。山东的流亡中学校长太太后来写过书,具体到一家六口合用一把牙刷。
又给你压力了,对不起啊,我是细节迷了。
问好!加油!支持!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1

流亡学生的经历真是凄惨,谢谢码农分享历史。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建议博主先写好《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系列文章,别的文章暂发。集中精力,避免拖沓,便于阅读。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不是碰到大年三十,李伯伯可能真的就死了。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碼農写得真好!真实感人的故事!你的前几集我没有读,我刚刚补读了你的1、2篇,了解了你老爸以前在大陆的情况。历史是惨痛的,历史是不能被忘记的!流亡学生在集中营太苦了,能活下来就是幸运的了,你老爸大难后有大福,祝福老人家!谢谢碼農好文分享!祝碼農周中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