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2-11-19 08:17:49)

方寸里看世界(二)经常觉得拍出来的相片,怎么就和我当时看到的不一样?当时怎么就没看见旁边有这么多杂物呢?有时候是眼力不好,但更多的时候应该是心眼和摄像头不一样。摄像头对视角里的景物公平对待,一律收纳。心眼会挑拣,能专一,看上一个景(人),会把旁边的缺点都自动排除了。时过境迁,本来没看见的,都跑出来了,还可能被放大了,就这么毁了一张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13.在蒙阳的日子
前几日,承蒙徐荣璋伯伯寄来王临冬姑姑的书《回首流亡路一九四九外一章》以及数期豫衡通讯。看到了他们在蒙阳的日子比较详尽的叙述。这才醒悟到之前写他们自己动手盖草房,用罐头充当锅具煮饭,实在是轻描淡写了。此前看到其他叔、伯、姑姑用「茹毛饮血的原始时代」形容他们在蒙阳的生活,如今我终于了解为什么。 1[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2-11-02 15:36:48)

接连有两个朋友跟我说她们在看《仓兰诀》。我的朋友不多,一部剧得到两个好评,对我来讲值得一看。其实我对看剧的要求也不高,我本俗女,只要能娱乐、养眼,都是好戏。看戏当然也要看颜值,想看丑女,我拿把镜子照照不就得了。 追陆剧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事,独占沙发独霸屏。但我也是个三心二意的人,追剧的同时,手上总是做点活,或者翻翻报章杂志,刷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2-10-27 17:55:10)

方寸里看世界(一) 去老麦家蹭饭,老麦太太说:「妳在梭罗的湖边拍的片不错,可是你家山脚下的植物园也美的耀眼,怎么没见你拍啊?」。 是啊,美景就在家门口,我怎么还大老远地开车去别地方呢?是不是因为天天在眼前,随时想要就有,就看不见他的存在了?就好比我家木头,在我眼前晃了二、三十年,我也早已把他当空气,视而不见。 沿着植物园外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网市的一生:15.不为人知的天才裁缝师 妈妈在竹山时,陈氏虽没让她衣不蔽体,却也不曾给过一件不需要补钉的衣服。总是这儿、那儿破个大洞,或者断了袖子,少了裤管,总之是没法再穿的,陈氏才会给妈妈。妈妈得自己想办法用几件破衣剪裁缝合出一件能穿的衣服。 我妈从来没有时间觉得自己可怜,她只会直面挑战,想尽方法用仅有的资源解决自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2-10-18 20:47:35)

梭罗的湖就在波士顿西北边,二十多英里,不远,但也不常来。周末天青气朗还暖和,也惦记着枫叶是不是红了。磨磨蹭蹭过午了才出门。到达时几乎找不到停车位。其实也无所谓,常觉得最美的风景总是在时速七十里的车窗外,惊鸿一瞥。 绕湖的小径上人不少,却也不拥挤。 据说秋天的颜色是以每天13英里的速度从北往南移。今天来早了。 无妨,学学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网市的一生:14.我是中国人,你是中国人 很多事习以为常了,就从来不觉得奇怪。比如我从来没想过,我妈是怎么学会说国语的?台语和国语的差别不只是腔调的问题,台语基本上就是自成一格的语言。比如说吧,老一辈的问候语「吃饱没?」,台语发音是「JiaBaBwei?」。国语四声,台语有七声八调。我爸在台湾住了七十年,到现在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台语。多亏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这是一篇忘了发的旧文。最近因为各种的压力,又开始哀嚎,”我什么时候才能退休呢?”。就当是为了博取同情,舒缓压力吧。
—————————
接连几天在板上看到几个博主,努力实现自己50岁退休的计划。不得不开始检讨自己。我以为自己一直是准时交作业的好学生,读书上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一步一步照着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12.我一定带你们跑出一顶方帽子 我爸不但几次与死神擦身,后来还能顺利完成学业,成功的或然率接近数十万分之一。虽然爱因斯坦说”上帝不掷筛子”,但是这样的生命机率,是谁订的? 老爹和步云伯伯跟着赣州的国军撤退到广州,时间上和那八千山东来的流亡学生在广州,也许是重复的。八千学生有校长、老师们为他们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11.我是学生,我不要当兵 1950年,在蒙阳这个无天无日满是瘴气的地方,联中师生没有停过学。但是学生们已经被编成了第三青年工作大队。 张校长的心中一直有一个隐忧:豫衡联中还算不算是一个学校?他的孩子们究竟是学生还是兵? 张校长的忧虑不是毫无缘由的。战乱时期,孤军被拘留越南,缺乏兵源是每天必须面对的事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