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0. 蒙阳补遗

(2022-10-01 19:33:19) 下一个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0. 蒙阳补遗

 

 

写老爹到越南进了蒙阳的集中营时,我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蒙阳这个地方。孤狗英明,竟然能把我的关键字「越南蒙阳」从中文翻成Mong Duong, Vietnam。

 

 

即使如此,现今网路上能找到蒙阳的资讯多是关于那里的火力发电厂。难到煤矿复活了?

1950年一月到六月豫衡联中和部分国军在蒙阳的足迹已经不存在,偏偏这一段又是参与的每一方都不愿意提起的历史。能找到的文字记录实在太少。

大抵上蒙阳当时就只是一个废弃的煤矿,气候恶劣山里都是瘴气,荒烟蔓草,有一条小河流是海水。老爹说每天拿到的一点米就用这个海水煮成咸稀饭。

法军确确实实把他们当成集中营的战犯,每个人必须盖手印记录成册,还领到一枚臂章,上面不但有姓名还有编号。

法军每天发给他们每人白米四两,每五个人可以领一个罐头,但不是每天都有。空罐头就是他们煮饭的锅具。

最糟糕的是没有可以饮用的淡水。小河里流的是海水,山里难得有淡水,但是上面总是浮着一层铁屑,也许和曾经是煤矿有关,据程伯伯书里的描述营区里有断垣残壁、截断的铁塔、掉落的电缆,处处是沼泽,从蒙阳到宫门的小铁路铁轨有一半是埋在水里。

这样的生活环境和饥饿,没几天就有许多人开始出现浑身肿胀、胃病和夜盲症。营区对面的小山上新坟越来越多,他们给坟场取了个代号叫「第二管训处」。李伯伯就是这个时候差点去了「第二管训处」。

他们在蒙阳安顿下来不久,集中营的铁丝网外就开始有越南人来兜售食物。李伯伯重生后,用身上仅剩的两块银元买了一斤大米和十根香蕉。

李伯伯是宜阳人,李家算得上是财阀,经营着各种贸易。长期的战乱败坏经济,政府发行的钞票失去了公信力。李家自己开钱庄发行银票,乡民可以拿李家的银票在他们经营的商行买各种生活必需品。

为了取信于民,钱庄里的金银元宝成堆的展示着。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和美国联邦银行地窖里放黄金的意思一样?

李伯伯是衔着银汤匙出生的,但十几岁的他已经历了离家,落难从军,甚至死后重生,造就了他日后对于钱财的豁达。

当人命都不值钱的时候,银元和金条能买什么?

在蒙阳,他们长疥疮,患水肿,有夜盲,还永远吃不饱。但是稍稍安顿之后他们开始跟着宁老师背诵「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 活下来,真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2. 他曾经是少爷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3. 兄弟同根,不同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4. 十五岁的夏天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5. 那些地图上黑白相间的线条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6. 南京不能待了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7. 祠堂里的河南第一联中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8. 如果大家都不说,是不是就没有发生过?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9. 在蒙阳集中营,自己盖监狱以安身立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更正:李伯伯是河南安阳人。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家河' 的评论 : 明家河好。谢谢你的留言和关注。这一段历史啊,知道,或者愿意面对的人并不多,所以让我有动机自己写。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沉香好。谢谢沉香。看到你把我自己觉得还不错的句子点出来。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嘚瑟。:)
这里天气已经凉了,台北是不是还很热呢?祝新周愉快。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觉晓好。有你的支持和敦促,真的是很重要。如果没有你问到蒙阳的天气如何?我就不会想到写这一篇啦。还有什么学者,专家不也说了,适当的压力可以让人发挥的更好。
所以还请你时不时地提点,加压。反正我老脸老皮的,写得出来就写,写不出来,我就耍赖。:)
明家河 回复 悄悄话 一直跟读,谢谢你分享你父辈的这段历史,我们在历史课本中从来没有这类历史,从龙应台的书中我们了解了一些。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赞碼農历史好文!写得非常好,很难得的历史描写。“ 当人命都不值钱的时候,银元和金条能买什么?” 写得真好!向你爸爸和李伯伯致敬!继续跟读…碼農周末愉快!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李伯伯是宜阳人。河南宜阳,河南地方大,像我不熟悉地名。宜阳靠近安阳吗?河南还有南阳,没有想到河南的师生落难在蒙阳。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那张地图加的好!理工科的你必须的这般用心。继续跟读,也继续啰嗦地督促。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这篇特别好,补充的丰富。加油!文学城需要这样的传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