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1. 我是学生,我不要当兵

(2022-10-04 16:19:43) 下一个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1. 我是学生,我不要当兵

 

 

1950年,在蒙阳这个无天无日满是瘴气的地方,联中师生没有停过学。但是学生们已经被编成了第三青年工作大队。

 

 

张校长的心中一直有一个隐忧:豫衡联中还算不算是一个学校?他的孩子们究竟是学生还是兵?

张校长的忧虑不是毫无缘由的。战乱时期,孤军被拘留越南,缺乏兵源是每天必须面对的事实,而流亡学生和学校都是临时的,他们能不能受到政法保护继续求学?

在手边仅有的文字记录里,找不到证明当时的豫衡联中师生们究竟知不知道1949 年7月在澎湖发生的713事件。

这得回朔到1949 年4月,在广州有包括烟台与国立济南第一、 第二、第三、第四、第五联中,为数约八千名的山东流亡学生。

当时不论是教育部或者学校都已经没有能力维护这些流亡学生,带领他们离开共军的追击,校方寻求军方的帮助,目的地是台湾。他们于6、7月分为两批,先后搭乘「上海轮」被送到了澎湖。据学生们的了解,当初的协议是到澎湖之后,半天受军事训练,半天继续求学。

抵澎湖后,根据协议,年满十七岁的男生即被编入「青年教导总队」,而其余的男女生都编入「澎湖防卫司令部子弟学校」。但是很快「青年教导总队」的学生们发现只有军训,不让读书了。到了1949 年7 月13 日,澎湖防卫司令部军官,更召集各「流亡学生」聚集于防卫司令部大操场。于是有了713 事件。

关于此事件,王鼎钧先生在他的回忆录里有详细的记载。还有当时受伤的两位学生之一,唐克忠先生的受访纪录;另有在场学生黄端礼先生著作说明;以及也是在场学生之一的王文燮将军接受采访(请参考以下影音)。更有张敏之校长家人多年奔走为之平反的所有纪录。

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努力还原他们看见的历史真相。

有时候就算是当时所有在场学生回忆他们所看见的,也不见得就是发生过的事。有可能是自己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却把后来的道听涂说记住了,变成自己的回忆;也有可能只是因为在人群中站立的位置,造成每个人看见的「事实」,角度不一样。

当时也在澎湖的冯妈妈回忆:「晚上大家都就寝了,早上就看见几个铺位空了。好几天都是这样。后来听说,他们被装麻袋丢海里了。」。

铺位空了确实是真的。是不是真的丢海里了?根据其他男学生的回忆,除了女同学和15、16岁的男孩子以外,所有17岁以上的男学生一开始就被编兵了。但是陆续也有一些不到17岁,长得高大的男学生也被拉进来了。我猜铺位是这么空的。但是,谁知道呢。

这些都不是我能厘清,理清的。

 

外省人的白色恐怖!

8千山東流亡學生遭「強行編兵」

山東流亡師生 澎湖案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 活下来,真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2. 他曾经是少爷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3. 兄弟同根,不同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4. 十五岁的夏天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5. 那些地图上黑白相间的线条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6. 南京不能待了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7. 祠堂里的河南第一联中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8. 如果大家都不说,是不是就没有发生过?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9. 在蒙阳集中营,自己盖监狱以安身立命
我的父亲是流亡学生: 10. 蒙阳补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实在是睏了。有点不知所云。只想澄清,我写的这么一点点,就只是我爸的故事,不敢称“史”,太沉重。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海风老师好。谢谢海风老师。我总想不通,现在大家书读的多了,资讯也吸收了不少,怎么还是那么容易的,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觉晓好。谢谢觉晓的指正补充。虽然,故事是我爸用命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历史,我知道的还是太少。我爸和那些叔叔,伯伯们,都没有人愿意去回忆。以前我也不是很在意。真的是人到中年,身在异乡,才看到了那一段历史的重要性。正史没有,就自己来呗。

有你鼓励,真好。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沉香好,谢谢沉香。当年,每个人都有满腹的不得已,而结果就是,人性就这么赤裸裸的,展现了。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白色恐怖跟红色恐怖一样,惨无人道!在封建主义的土壤上,这样的恐怖更容易滋长。谢谢码农,勿忘历史。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码农辛苦了!坚持写,不容易。加油,用视频很好。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因为我读过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所以和你商榷,“此事件”那句,给你补充,王鼎钧也是摘用其它材料,不是他本身经历了澎湖事件。他是在山东联中,当时撤到陕西了,如果我没有记错,最后一批从学生自愿加入国军(抗战期间兴起的“十万青年十万军”),在内战战场上被俘,逃到上海,做了军需官,从上海搭船到台湾。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沈香都不知道澎湖事件,沈香的确要去补课。白先勇写父亲的那本书也有澎湖学生兵照片。连台湾文艺界出名的朱家三姐妹父亲是作家朱西甯是山东联中学生。王鼎钧去台湾时已经不是,他的弟弟妹妹是随着联中去的。他们在基隆遇见了。幸亏他弟妹不到岁数,去上学了。山东联中流亡学生出了很多人才,真是佩服,敬仰,如此艰苦奋斗下的读书种子开会结果。
有一点,你父亲所在的联中校长也姓张,可不可以写几笔他,具体点,他的家庭。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我今天才知道有个“澎湖七一三事件”,澎湖我去过,很美的岛,都没有听说有这样恐怖的事件。看了视频心情难以平静…谢谢碼農好文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