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7-05 12:22:10)

喜欢花花草草 有时也自己买花戴,我最喜欢蝴蝶兰 下二图是干玫瑰,由上图的玫瑰花制成,白天与晚上二个不同时光呈现的不同顔色效果。玉颜色一样的叶子是真的,放在家多年 下图为上图新鲜的玫瑰晒干的干花,颜色暗了好多,更绒厚,正好与窗帘颜色相配。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原是一张黑白照片,被着了色彩的老照片,谁的杰作呢?当然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熊孩子的作品,这个熊孩子就是我。 去年的秋天,我回到故乡,回到家里,机不可失地在我妈妈身边撒娇。我们外出是肩并着肩,手挽着手,碰到熟悉的邻居阿姨们总是面带羡慕与赞赏地说:"嗳!还是女儿与姆妈亲,是姆妈的贴心小棉袄"。我听得暖暖的,妈妈也听得乐滋滋的,一个劲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回国散记一一家的味道妈妈的味道
天气渐渐转暖,转眼已到乍暖还寒的季节。草儿绿了,鸟儿叫了,春来了。 时间是从来不会停滞的,但我的思绪却还经常驻留在去年的秋天,那个时而蓝天白云,时而雾霾笼罩,时而秋高气爽,时而又雨丝霏霏的季节。 那个秋天,我回了一趟故乡。 曾经有人这么感慨道:"这一生,我们一直是走在回家的路上。" 在飞机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3)
(2017-03-11 06:00:35)

丿 小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在我的小红帽上,眼里一片白茫茫,分不清是天还是地,琼枝玉叶,银装素裹这是否会是今年最后一场飘雪? 我做的干花先献给读我文章的网友(我家后院的红牧丹与儿子们在母亲节给我的紫玫瑰,留了一点,做成干花) 二十年前,热衷于玩耍的时候 民以食为天,这篇不谈别的,就说做吃的,女红。以前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2017-02-07 10:31:34)

上海,我回来了,你见证了我的成长。
上海以前是被称为"十里洋场""冒险家的乐园",上海文化被周作人称为"只有买办流氓与妓女的文化",上海也被称为,"远东第一大都市,东方魔都",蔡元培眼中的"黑暗世界中光焰夺目的新世界",是新文化的发祥地。不管怎样,这个一直是全国最大的工业商业金融,航远等经济重城的上海在我的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2017-01-22 07:35:48)

妹妹也還不適合穿大媽衫 老辰光,媽媽的眼光蠻好呢,儂看伊的照片把自己打扮得和時代一點也不脫節,蠻趕時髦的。 想起小辰光,沒有多少花頭的媽媽鈔票也賺得勿多,過日子精打細算。但每年逢年過節我們的新衣裳總歸是照牌頭的,逃也逃不脫。我是姐姐,所以比阿妹格算,占盡便宜。因為假使媽媽心想好,平時也會踏踏縫紉機,裁裁剪剪做點新衣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我哥經常手攙手帶我老媽(他稱老太太)去外麵去白相 我爸媽多年輕啊!我媽捏著我哥的手
我有個妹妹沒有姐姐,我很中意我爸媽的無心安排,天然渾成,我未曾想過我希望有個姐姐,倒不是想要做大姐大,而是我已經有一個大哥大,我的幸福與貪心不能太多。 這次回上海我看見一張距今超過半個世紀比我年記還老的照片,感慨萬千。風華正茂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她有着上镜的锥子脸,眼神时而忧郁时而妩媚,看了让人心生怜爱。一年前妈妈和无家可归的她在妈住的大楼底下不期而遇,从此便结下了不解之缘。 妈妈说她的身世也是蛮复杂的。不知她从何处来,只知她曾经怀过baby,而且不止一胎,好心的邻居们看她风餐露宿,生活困顿就未经她的同意擅自抱走了她的正处于哺乳期的贝贝们去抚养,无依无靠,自顾不暇的她也只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我甚喜欢这张拍自风景区图片的照片 能见度大约只有五十米 临时抱抱佛脚 下面可是悬崖峭壁? 爬山又涉水 溪囗除了以文化历史感凝重的蒋氏故居闻名外,汉代就被文人墨客赞美过的有着"海上蓬莱,陆上天台"之称的雪窦山也吸引了无数游客寻幽探胜,而其中的三隐潭更是雪窦山自然环境最奇特最值得去的地方。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在曾经上海最有腔调的美食街家庭聚歺
八九十年代,上海有几条小吃街,最有名气的有20年代就出名的老牌子的云南路美食街。小绍兴鸡粥,白斩鸡,南京板鸭等都是云南路的招牌牌子,没有小绍兴,啥人会去云南路,还不如去隔壁头大世界照照西洋镜。还有90年代初才开发的一度是上海美食街代表的也是"短命"的曾经的上海首富周正毅的发迹地的黄河路美食街。南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