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我的上一篇博文《疫情前,豪华邮轮上都吃些啥》被推送至文城主页之后,有二位博主对我的博文标题提出了异议,他们指出我所乘坐的那艘邮轮仅属于高挡邮轮(premiumcruise),而非豪华邮轮(luxurycruise),最多也只是在PremiumCruise的系列排名中名次靠前罢了。后来我又查了一下资料,这二位博主所言不虚,对此我深表感谢! 当初我写这篇博文标题的时候,并未觉得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三年的新冠疫情大流行,邮轮公司是受创最严重的行业,几乎接近休克状态。随着新冠主流病毒毒性的衰减,疫苗的推广和有效治疗手段的应用,人类终于迎来了后疫情时代,各行各业都在恢复正常,邮轮业也犹如枯木逢春,报复性反弹一点都不逊于其他行业。 虽然很多人至今对选择邮轮出游还心存疑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让这部分游客重返邮轮旅游并不太困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回到主岛,我们入住DenarauIsland(丹娜努岛)上的一间自助式公寓。丹娜努岛是主岛中一个私人投资项目,它建有八个五星级度假村,包括希尔顿(Hiltin)、喜来登(Sheraton)、雷迪森(Radisson)等国际知名酒店,还有自助式酒店、商务中心、购物中心、高尔夫球场、渡轮码头、滨海步道,是南半球最大的度假村岛。 我们租的是一套现代化的三房复式公寓,底层有厨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游山归来,本想好好休息一下,但妻的玩兴依旧很高,执意要去泳池下水游泳。她是个"旱鸭子",下水自然要有人陪着,我们同行中有一对南京夫妇朋友,女的从小在旅顺海军基地长大,练就一身好水性,陪妻下水游泳的事,自然落在了她的身上。我坐在一旁当个看客,倒也落得个清净自在。 下午骄阳似火,度假村出奇的安静,连个飞鸟的影子也看不见半只。泳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清晨六点,阳光已经十分的耀眼,这是我们一行五人抵达斐济迎来的第一个早晨。起床之后,我便从旅馆踱了出来,先到附近的大街上转转,活动一下筋骨,顺便近距离观察这个陌生国度。街道很整洁,就是有点陈旧,路上行人不多,车也很少。火热的阳光,葱郁的树林,清新的空气,热情的岛民,破旧的公车,豪华的酒店,感觉南迪这座斐济第三大城,与我们先前的想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3-01-12 02:44:39)

2023年的元旦钟声,犹如一道神奇的利剑划破悉尼的夜空,只见烟花四起,璀璨夺目,一朵朵绚丽的迎新礼花,在空中绽放光芒,大放异彩。此时悉尼市中心已涌入百万跨年狂欢者,人们欢呼雀跃,载歌载舞,庆祝新的一年的到来。 新年的第一道曙光把我从沉睡的梦境中唤醒,我还是同往常一样早早的起床,辞旧迎新对我没有特别大的吸引力。昨晚的跨年狂欢是年轻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三年的疫情,荒唐可笑的事层出不穷,其中最令人不可思议的便是所谓"正能量"的宣传。 举个现成的例子,从过去"动态清零"不动摇到现在的放任"躺平",国内对防疫的叙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乎在一夜之间,彻底翻转过去"正能量"的一套说辞。昨天还在谈疫色变,严防死守,今天却说病毒不可怕,说放就放;昨夜什么病都不是病,新冠才是病,今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5)

匆匆的日子,看似平常,有时却蕴含有我们不知道的变数。四月份刚过去没几天,一天晚上,房东Peter一本正经的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看到Peter一脸严肃的样子,我们都变得很沉默,不知道他要跟我们谈些什么。Peter看了一下在坐的室友们,用他惯有的慢条斯理的口吻说:"昨天我去房屋中介处交纳房租,他们见到我第一句话便是,他们不能把我们住的公寓继续续租给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生活历经几个月的动荡之后,又露出慈祥温柔的一面,走入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日复一日的,我开始过上了单调重复的日子。平日里,我天还没亮就得走出家门,赶火车,换巴士,还得快步疾走三公里,赶在七点钟准时到岗上班。下班后又要马不停蹄的赶往学校上课。晚上八点半放学回家,马路上已经行人稀少,白天市廛熙攘的街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显得格外落寞清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从学校开学到现在已有一个多月,我每天还是照例的打工和上学。我的第一份装修工作,因老板没接到新的工程而停工失业。还好没过多久,我又在悉尼北岸DeeWhy找到另外一份工作。在学校,我也从原先的英语中级班提升到英语高级班(2),如果能再上一个台阶,就可直接进入大学学习,而不再需要英语的考试成绩。我新进的那个班级,学生大部分都是从其他班级补充进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