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耕心田,文字记春秋

悉尼生活,旅行杂记,人生随笔,情感散文
博文

匆匆的日子,看似平常,有时却蕴含有我们不知道的变数。四月份刚过去没几天,一天晚上,房东Peter一本正经的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看到Peter一脸严肃的样子,我们都变得很沉默,不知道他要跟我们谈些什么。Peter看了一下在坐的室友们,用他惯有的慢条斯理的口吻说:"昨天我去房屋中介处交纳房租,他们见到我第一句话便是,他们不能把我们住的公寓继续续租给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生活历经几个月的动荡之后,又露出慈祥温柔的一面,走入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日复一日的,我开始过上了单调重复的日子。平日里,我天还没亮就得走出家门,赶火车,换巴士,还得快步疾走三公里,赶在七点钟准时到岗上班。下班后又要马不停蹄的赶往学校上课。晚上八点半放学回家,马路上已经行人稀少,白天市廛熙攘的街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显得格外落寞清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从学校开学到现在已有一个多月,我每天还是照例的打工和上学。我的第一份装修工作,因老板没接到新的工程而停工失业。还好没过多久,我又在悉尼北岸DeeWhy找到另外一份工作。在学校,我也从原先的英语中级班提升到英语高级班(2),如果能再上一个台阶,就可直接进入大学学习,而不再需要英语的考试成绩。我新进的那个班级,学生大部分都是从其他班级补充进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一月二十七日是庚午蛇年的大年初一,也是我来到澳洲迎来的第一个春节。清晨,几缕阳光从窗户的一角爬了进来,好像是专来给我们拜大年似的。房间里所有的人都起得很早。吃过了早餐,李祁先来到我们这里,他住在我们临近的一条街上,今天我们相约一起去市内观光游玩。 小时候过年,我总爱穿新衣服,长大成人之后,这种习俗已不再坚持,但今天我好像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一月八日,我特别起了个大早,晨曦未上就出了家门。马路上行人稀少,昏黄的路灯无精打采的照射在大街上,好像渴睡人的眼。我迎着清凉的晨风匆匆赶往火车站。今天老板为了赶工期,要求我六点钟上班,这么早起对别人或许是个考验,但对于我实在算不了什么,为了能打工挣钱,我什么都可以作出牺牲。 老板是一位高个子的土耳其人,膀粗腰圆,身板结实,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中国人遇事爱扎堆议论,偏听偏信之后又一窝蜂的走极端,这种风气存在于社会的方方面面。虽然从众心理是普遍的人性,但我们民族却格外着迷这种群体性思维,我们刚来的留学生更是一批忠实的从众者。李祁和孙小玲从学校回来,同样带来许多被放大的传言,没有一则让人觉得开心快乐,弄得我们都忧心重重,茶饭不思,好像头顶上笼罩着一片悲观的乌云。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从北半球飞到南半球,二天的长途旅行让我疲惫不堪,再加上旅途中神经一直处在紧绷状态,所以到了晚上便觉得神疲体倦,二只眼睛直打架,晚饭后我便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外面已是晨光熹微,窗外传来清心悦耳的阵阵鸟啭,有悠扬的空灵声,也有清脆的啾啾声,长短不一,此起彼伏,都有一种轻快的美感,乍一听还以为自己身在童话般的梦境里。我又闭上眼睛沉醉在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二十分,一架中国民航A310客机从上海虹桥机场腾空而起,机舱内坐满了乘客,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年龄相仿的人,一张张青涩羞怯的脸表情凝重,一副大考前忐忑不安的神情。我坐在靠近窗舷的位子上,眉头紧锁地凝视窗外。飞机离开地面后快速地向上爬升,散乱的云雾从身旁飞快地掠过。我回望了一下身后的满天白云,心里默默地想,要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2-04-03 02:08:25)

进入2022年,悉尼经历了有纪录以来最潮湿的三个月,巨大的低气压久久徘徊在城市上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许多低洼地区河水暴涨,淹没民居,毁坏道路,昔日安宁祥和的家园成了一片泽国。太阳有时会露出一点点的笑容,但通常维持不了多久,便接着又是狂风大作,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有的时候,一连好几天都是密云不雨的天气,像个愁容满面的农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小时候常听人称上海为"大上海",这个"大"字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地方大,而是指人多,车多,高楼多,店铺多,商品多,戏院多,洋房多……特别是人多,这是上海的一大标志。走在四通八达的马路上,看到的尽是摩肩接蹱的人流,上海南京路更是市廛熙攘,热闹非凡,在这里的人潮或许有个早晚之分,但绝对没有平日和假日的分别,永远给人有种风中扬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