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人间真善美

悉尼生活,旅行杂记,人生随笔,情感散文
博文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中学毕业,被分配进入一家国营大单位,捧上了人人生羨的铁饭碗。踏上了社会,我自认人生的第一要务是处理好与周边同事的关系,关系搞好了,工作起来会顺风顺水,也为将来的前程打好基础。我有这个意愿,同事们了解我之后也乐意同我交往。就这样没多长时间,找我办事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年轻人被他人重视,自我感觉飘飘然,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0-06-28 03:28:24)

几天前,母亲电话里告诉我,医院退管会通知他们退体职工要安排一年一度的体格检查。对他们而言,这样的免费体检是对退休员工仅存不多的福利之一,他们当然不会轻易错过。 "这次体验陈阿姨会不会去?"我急切地问道。 "她当然不会去的"母亲也未征询过陈阿姨,自作主张地代她回复道。 近一年多来,母亲经常会在电话中提及陈阿姨的情况,每次提及之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清晨,天地万物经过一夜的沉睡之后开始渐渐地苏醒。不知什么时候,晨曦的双脚悄无声息地爬进了我们住的房车,一缕的晨光和阵阵悦耳的鸟鸣,把我从美梦中拉回到现实。虽然此时似醒非醒,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昨晚的情景。昨天傍晚,我们从基督城(Christchurch)出发,开车3个多小时抵达位于蒂卡普湖(LakeTekapo)边的房车营地。此时夜已经深了,四周一片漆黑,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06-18 03:47:46)

近期劳丽诗微博中有这样一句:"愿我们都能做一个精神明亮的人。"是啊,每个人都想成为精神明亮的人,没有人愿意做一个灵魂缺失,精神颓废,缺乏色彩视角,看什么事物都像被蒙上一层灰暗色彩的人。但是环顾四周,我们每天碰到的人,遇到的事,每时每刻所接触到的各类信息,总让人感觉能抚慰人心的少,负面虚假的多,观念的相互敌对,人与人之间的仇视,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夜晚,如洗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悄无声息地爬进了船舱,漆黑的房间添了几缕亮色。海浪撞击着船舷,发出阵阵涛声,声音穿过厚厚的舷窗闯入耳中。月色、涛声今夜都不请自来,似乎知道我今夜无眠,过来和我作个伴。此时夜己很深了,邮轮正在南太平洋上乘风破浪地航行,船身轻微地晃动,躺在床上犹如在摇篮中那般惬意,让人有昏昏欲睡的感觉,而我却兴奋的难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06-14 14:35:51)

梁思成:"对于中国人来说,有了一个自己的院落,精神上才算真正有了着落。"过去的社会闭塞,人口密度,商业化程度都不高,人们置办带有院落的房产相对容易。如今城市化进程加快,对于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大多数人来说,拥有自家院落是难以企及的人生梦想,梁思成的一席话,恐怕早已时过境迁了,这或许是他本人始料未及的。 中国人有了自家的院落,还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05 15:32:53)

好日子就是持续的,内心充满快乐的生活,它是一种内心平安喜乐的感受,财富或许与短暂的快乐有关,对持久的快乐影响并不大,从这个意义上说,好日子与财富并无多大关系。 有人说,快乐是一种选择,生活是一种状态,快乐生活就是选择一种合适自己的生活状态,合适自己的便感到快乐,不合适则是一种不快乐的生活。这里并沒有什么高深玄妙的道理。然而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人们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舅舅和舅妈的美满姻缘很好地诠释了缘分天定这句话的含义。 舅舅出生于富庶的南方,那里滨江临海,河道纵横,物产丰饶。舅舅的童年是在外敌入侵,战乱频生的岁月中成长,少时学业时断时续,家中聘请了二位家庭教师为兄弟姐妹们教授学业,然而好景不长,为躲避战火全家数度逃难搬迁,后移居上海,并在上海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5-29 15:49:16)

5月份的第一个周未,悉尼迎来了疫情逐渐解封的第一步--2个成年人可以带自己的孩子走亲访友,这是新冠疫情向好发展的趋势。 今天我和太太一起去女儿家吃饭。自从3月13日与女儿暂别后,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她了。3月初,女儿和未婚夫一起去了欧洲,计划游玩荷兰、冰岛、挪威、瑞典、比利时、德国等国,历时一个多月。当他们抵达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27 19:37:23)

三个月前,新冠疫情已在澳洲渐渐地蔓延开来,许多人的外出旅行计划都纷纷取消,而我们正准备着去黄金海岸(GoldCoast)度假旅行。当朋友们知道我们准备冒着风险去旅行时,大家都认定这是一个疯狂之举。当时,澳洲的疫情还未发展到今天这般严重的地步,但还是着实把朋友们吓了一大跳。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半年前,各大旅游景点还是拥挤不堪,人满为患,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