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一月二十七日是庚午蛇年的大年初一,也是我来到澳洲迎来的第一个春节。清晨,几缕阳光从窗户的一角爬了进来,好像是专来给我们拜大年似的。房间里所有的人都起得很早。吃过了早餐,李祁先来到我们这里,他住在我们临近的一条街上,今天我们相约一起去市内观光游玩。 小时候过年,我总爱穿新衣服,长大成人之后,这种习俗已不再坚持,但今天我好像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一月八日,我特别起了个大早,晨曦未上就出了家门。马路上行人稀少,昏黄的路灯无精打采的照射在大街上,好像渴睡人的眼。我迎着清凉的晨风匆匆赶往火车站。今天老板为了赶工期,要求我六点钟上班,这么早起对别人或许是个考验,但对于我实在算不了什么,为了能打工挣钱,我什么都可以作出牺牲。 老板是一位高个子的土耳其人,膀粗腰圆,身板结实,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中国人遇事爱扎堆议论,偏听偏信之后又一窝蜂的走极端,这种风气存在于社会的方方面面。虽然从众心理是普遍的人性,但我们民族却格外着迷这种群体性思维,我们刚来的留学生更是一批忠实的从众者。李祁和孙小玲从学校回来,同样带来许多被放大的传言,没有一则让人觉得开心快乐,弄得我们都忧心重重,茶饭不思,好像头顶上笼罩着一片悲观的乌云。 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从北半球飞到南半球,二天的长途旅行让我疲惫不堪,再加上旅途中神经一直处在紧绷状态,所以到了晚上便觉得神疲体倦,二只眼睛直打架,晚饭后我便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外面已是晨光熹微,窗外传来清心悦耳的阵阵鸟啭,有悠扬的空灵声,也有清脆的啾啾声,长短不一,此起彼伏,都有一种轻快的美感,乍一听还以为自己身在童话般的梦境里。我又闭上眼睛沉醉在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二十分,一架中国民航A310客机从上海虹桥机场腾空而起,机舱内坐满了乘客,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年龄相仿的人,一张张青涩羞怯的脸表情凝重,一副大考前忐忑不安的神情。我坐在靠近窗舷的位子上,眉头紧锁地凝视窗外。飞机离开地面后快速地向上爬升,散乱的云雾从身旁飞快地掠过。我回望了一下身后的满天白云,心里默默地想,要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2-04-03 02:08:25)

进入2022年,悉尼经历了有纪录以来最潮湿的三个月,巨大的低气压久久徘徊在城市上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许多低洼地区河水暴涨,淹没民居,毁坏道路,昔日安宁祥和的家园成了一片泽国。太阳有时会露出一点点的笑容,但通常维持不了多久,便接着又是狂风大作,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有的时候,一连好几天都是密云不雨的天气,像个愁容满面的农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小时候常听人称上海为"大上海",这个"大"字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地方大,而是指人多,车多,高楼多,店铺多,商品多,戏院多,洋房多……特别是人多,这是上海的一大标志。走在四通八达的马路上,看到的尽是摩肩接蹱的人流,上海南京路更是市廛熙攘,热闹非凡,在这里的人潮或许有个早晚之分,但绝对没有平日和假日的分别,永远给人有种风中扬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几天前,表姐去了一趟我们家的旧宅,并在家中微信群上分享了她拍摄的一组照片,群里的表姐、表妹们看了之后都纷纷发表自己的感言,回忆童年在那里度过的美好时光,让沉寂多时的"亲戚群"热闹了起来。旧宅已物是人非,人去楼空,岂止是旧宅,整条街的情况都是如此。市政府美其名曰是为了修缮和保护有价值的历史建筑,但其真实意图不得而知。 对于城市市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21-12-15 22:42:09)

从六月底开始,悉尼经历了100多天的疫情封锁,到十月底,疫苗接种率上升,病例数大幅下降,封城措施逐步解除。本以为可以外出放松一下心情,但却碰上天公不作美,悉尼遭遇史上最潮湿的十一月,天气经常乌云密布,一会儿暴雨如注,一会儿又是阴雨绵绵。进入十二月份,预计这样的天气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今天难得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便赶紧开着车出城,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7-21 20:41:29)

五月下旬,南半球早巳进入了冬季,但悉尼的天气依然阳光和煦,温暖如春。去年,女儿的婚期因为疫情缘故而延期,现在终于在这美丽时节如期举行。 古人常用:“凤凰于飞,翙翙其羽”来祝愿一对佳偶新婚美满,现代人则多用“百年好合,永结同心”来表达;旧时的婚姻奉行的是三媒六聘,现在是男女自由恋爱,婚姻自主。古往今来,婚姻的习俗、礼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