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Day or One Life

唯读书与写字不可辜负
个人资料
博文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此文,应是:欲望实现后的巨大空虚。人生的种种便如这碗山药粥,求而不得时觉得它无比美味,一旦到手,反而不过尔尔。可以加上王尔德的一句话做注解:上帝想惩罚我们的时候,他就实现我们的祈祷。(Whenthegodswishtopunishus,theyanswerourprayers)
  本文系芥川早期作品,成文于1916年8月,取材自日本十二世纪的短篇故事集《今昔物语》。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鼻子】
  1916年芥川在《新思潮》上发表的《鼻子》,受到当时日本文坛泰斗夏目漱石的大力称赞:“小说十分有趣。首尾相顾,无戏谑之笔,却有滑稽之妙,不失为上品。……材料新颖,结构相当完整,令人敬服。”鲁迅在翻译这篇小说时,也说:“虽不免有才气太露的地方,但和我国的所谓滑稽小说比较起来,十分雅淡。”
  芥川在小说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父亲】
  故事是这样的:“我”是一位中四学生(相当于高一?)。学校组织旅行,需要一大早赶到火车站集合。在路上,“我”遇到了同一小学毕业,现在又同一中学的同学能势五十雄。注意,作者先在这儿埋下伏笔。接着介绍能势其人,成绩不是太好但也不差,却有点小聪明,接着列举了一系列诸如吟诗、落语、讲谈、模仿、魔术……能势样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这篇故事是芥川最有名的一篇,虽然在初发表时并未引起太多重视。而如今,即使不知道芥川、没读过这篇小说的中国人,肯定也听说过“罗生门”这三个字。罗生门在中文里已成了一个流行语,被赋予了“各说各话,真相不明”的含义。
  需要澄清的是,罗生门的这个词义是由电影《罗生门》引申而来。然而,其“各说各话,真相不明”之义却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西方小说读多了,转而向东方。
五月到七月,我将芥川龙之介(为打字方便,以下简称芥川,如有不恭,敬请原谅)的作品全部读了一遍。小说、散文、随笔、诗歌、书信等等。
  此处要老实承认的是,他的诗歌或俳句读得不太认真,算是一带而过。无法评价他写得好与不好,实在是译成中文之后,读来没有诗味,又或者是我不懂得俳句之故。其实,为此我还特意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0-04-19 04:14:51)

4月18日 对话一 “明明写着‘谢绝推荐’还是被推荐了,还被人说是为了要推荐故意写的” “你自己有毛病。” “怎么讲?” “被推荐不好吗?” “不喜欢被围观,不想争吵。” “那你在自己电脑写就好了,发到博客上去干嘛?” “这——” 对话之二 “我真的要忧郁了,这紧急状态什么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4月17日我不怕死,怕老。看看疫情期间的老人院,那么多生病死去的人,还有未生病,但只能住在那里,怀着不知道会不会被感染的恐惧,继续住在那里的老人。据说(一位网友的妻子是护工),这个危机时候,那些未生病的老人,几乎没有家人来看望,更别说被家人接回家住的了。确诊老人的家属抵制去医院怕交叉感染,没感染的家属没有一个愿意接老人回家的,病房里32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4月16日 从此戴口罩怕是要成为日常了,哪怕疫情不再。 口罩的隐喻:封口、禁言,封禁隔绝,每个人都成为孤岛,他人即地狱。 瘟疫的隐喻:在这个永远不可能平等的世界上,忽然迎来了机会均等的病毒,病毒竟然是公平的。 再想到,中国辛辛苦苦搞起来的人脸识别技术怕是用不上了。人人蒙掉大半个脸,估计马上要开发人眼识别技术,或者更高级的、能穿透口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4月15日上午飘雪了。春雪。今是加拿大外卖日(TakeoutDay),号召人们每周三不做饭只买外卖,直到疫情结束,以此拯救饭馆业者。想法很好,但是如何保证制作过程、运输过程食品的安全呢?现在人人都成了惊弓之鸟。我家自从WFH以来,每天只吃一顿饭。说出来吓死人,别担心,尚未到揭不开锅的地步,实是因为我这个家庭主妇太懒,以前正常时的周六、周日我家也只做一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4-15 05:55:31)
4月14日今天心情不太好。听到安省的紧急状态延长到5月12日,我真的有点焦虑了,何时是个头啊。不止焦虑,更多的是情绪低落,感到这个世界回不到过去,再也不会正常了,觉得自己浅薄、平庸,写不出好文章,一事无成,废物。从whitewinter到cabinfever,可怕。听说小土豆复活节假期居然全家去cottage度假,而整个政府,从上至下,包括他自己一再要求大家待在家里,哪里都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