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Day or One Life

唯读书与写字不可辜负
个人资料
正文

洗手

(2020-06-12 06:00:22) 下一个

麦克白夫人不停地洗手,怎么还有血迹?怎么还有血腥气,所有阿拉伯的香料都不能叫这只小手变得香一点。她的心里蕴蓄着无限的凄苦,她感叹,“地狱里是这样的黑暗!”

陈平安是农村兵,分到地区看守所当警卫。没有能够实现上战场杀敌的梦想,却有执行枪毙死刑犯的任务。许多战士死活不干,但陈平安不一样,他不信邪,为了前途,为了入党,为了提干,他主动执行任务。几次过后,他开始洗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仔细洗,水换了几盆,肥皂洗成薄片,甚至干洗,总也洗不干净。

据说,这是一种深刻的洁癖。因为觉得自己肮脏。什么都脏。口水很脏、汗液很脏、尿很脏、粪便很脏,身体有这么多分泌物,脏。还有血,还有身体散发出来的各种气味,脏。

生蒜的味道。夜来哭醒时眼泪的味道。游泳池的漂白水。多年前喝醉后的呕吐。旧房子里扬起的霉尘。她开始不喜欢坐公共汽车,不喜欢搭电梯,不愿坐飞机,她不喜欢和很多人一起待在密闭的空间内,人人的体味搅在一起,她的体味,她的呼吸,尤其脏。她但愿不呼吸。

尤瑟纳尔说,最脏的莫过于自尊心,竟然能卑微到尘埃里。黄碧云说记忆很肮脏, 叫人记起生命里所有的失败与不堪,情愿这些从来没有发生过;而现在只能带着肮脏的记忆生活,如果说她感到年龄的负担的话,那只因为肮脏的回忆。

她最怕别人问起,”你还记得……”她的肮脏只留给她自己,只有她一个人明白一个人承受。从这点看,基督徒是幸福的,不管你曾经多么脏,只要你告解、你忏悔,你临终前忏悔,你就可以进炼狱洗脱干净,还有可能升入天国。

到处都脏。离开也不见得就洁净。在肮脏与孤独之间,她必须学会妥协。这么脏,她在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安顿的地方,她极其不安,于是她开始不断地洗手,不断地洗,也洗头发、洗澡、刷牙、洗衣服、扔东西,旧照片、旧报纸杂志、旧书。

如今疫情之下,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保持2米,大家戴口罩,勤洗手,每天进出门必须洗手。

洗手,洗去手上的脏,洗掉一切污垢,一切病菌,你就洁净,你就健康,你就可以安心地在这个世界上行走——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