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Day or One Life

唯读书与写字不可辜负
个人资料
正文

家乡味道

(2020-06-06 07:14:47) 下一个

糖油粑粑

——兼论一颗糯米的前世今生

糖油粑粑是我小时候长沙街头常见的小吃或早点。

小时,上学放学的路上,早点铺门口,总能见到卖糖油粑粑的。大汽油桶改装的炉子烧得旺旺的,上面坐一口大黑铁锅,只见若干红黑晶亮的糖油粑粑在油锅里浮浮沉沉,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待它们软糯熟透后,捞出来,放在油锅边上的网架上沥去多余的油,有人来买时,摊主用一张粗糙的纸包上,递给你。眼见着那油立即浸透了纸,还热乎着呢,赶紧趁热吃,绵软、甜糯,在嘴里与你的舌头、味觉缠绵一番,再一路温暖到你的心底,世间美味,舍此其谁!

嘴馋的,三两口下了肚,被烫得直吸气,嘴里皮要掉一层。

奶奶见我嘴馋,过年时特意做给我吃,要不是看奶奶从头到尾做过一遍,我真不知道,它是这样历尽劫难,才苦尽甘来。

糖油粑粑是朴素的路边小吃,绝非珍馐,原料只需糯米、红糖、油,还有水。

先将雪白细长的糯米用水泡着,必须泡软了,待会才能磨掉它的真性子,任由人搓圆捏扁,方为可用之才。

然后,请出石磨,沉重的刑具,上下两爿,上爿有个洞,和着水的糯米从这里放进去,推动手柄,一圈一圈地磨,那糯米,曾经细长、曾经坚硬,都在这两爿石头的重压下粉身碎骨,成为齑粉,不,不对,和着水磨的,已是辗落成泥了。

磨好后,用一大块布兜住这一盆米浆,挂起来,让它慢慢沥去水份,有时候,等不及或怕米浆变坏,就用灶间烧材后剩下的火灰来吸干水份。一粒一粒的糯米至此已不存在了,全无个性,只有混混沌沌的一团糯米浆,乃不知有天,亦不知有地,只能任由人摆布、重塑,捏成圆圆扁扁的饼状,真正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了。

这就行了么?粉身碎骨,行了么?

不,不够,远远不够。

一口滚烫的油锅在候着它呢,不经过水深火热的历练,怎能成就一世英名、世间美味?那翻滚的油,黑亮、浓稠,红糖早已尽溶于滚油之中,任你如何雪白无瑕,一旦被它吞噬,一身清白便彻底毁了。

捏好的糯米饼一个个慢慢放入滚油之中,用一柄长锅铲慢慢推动,不能让它粘在锅底,要让它在油锅中翻滚,承受那刻骨铭心的痛,令它筋骨皆酥,浑身疲软。十来分钟后,曾经洁白无瑕的糯米饼披上红妆,黄中带着红,红里透着黑,至此,那颗糯米已转世成为糖油粑粑里的一份子。

好了,它历经磨难,几度轮回,来到我的面前。一定要趁热即食,她那柔软的身段经不起等待,错过吉时,她的心便死了,她会变得又僵又沉,硬梆梆,完全不对味了。

夹起一块糖油粑粑,它软塌塌地倒在筷子中间,端详一下它的红里透黑、圆润朴拙的脸,早已没了糯米的坚硬锐气,咬一口,甜腻绵软……

这人生啊,坚硬又如何,绵软又如何,不过是一块糖油粑粑。

 

油淋辣椒

如果你到过长沙,如果你在长沙生活过一段日子,却没有吃过油淋辣椒,那你不算来过长沙。

油淋辣椒,是长沙人最普通最家常的一道菜,小时候,哪怕天再热,连续多日近40度的高温下,我们的饭桌上几乎顿顿会有一道油淋辣椒,辣出一身汗才过瘾。我妈妈最喜欢吃这道菜,也最会做这道菜。

做法很简单,选用当季新出来的青辣椒,长长的、尖尖的,这样的才辣。记住,不是青椒,而是青色的尖椒;青椒,那灯笼一样圆鼓鼓,胖得不成样子,褪尽了辣味,浪得虚名,没的辱没了“椒”字。

青辣椒事先洗净,整只拍软,蒜瓣拍碎、切几片老姜,干豆豉几粒。如果家里人口多,做一大盘的话,处理完辣椒,有时指尖火辣辣地生痛,因为辣已渗入皮肤,不过,这样的辣椒才好。

猛火热锅,铁锅要烧得热热的,往锅里浇上一大勺油,油入热锅,不安地翻滚,下干豆豉、蒜瓣、老姜呛锅,快速翻炒几下,再倒入拍软的辣椒,顿时,铁锅里狼烟四起,用锅铲翻炒,和着蒜瓣、老姜、豆豉,使劲地揉挤、辗压,只见青的、白的、黄的、黑的,龙争虎斗,激烈厮杀,风云际会之际,青辣椒身上浮起白里泛黄的一层焦皮,这就是传说中的虎皮了。

这时,再洒上一把盐,宁可偏咸,绝不可太淡,太淡了,光辣这一味尚不足以撑起整道菜。以前小时候,妈妈还会洒上几颗味精,如今讲究健康,不时兴了。再翻炒几下,待椒身软塌,喜欢的,可以淋上一小勺酱油,嗤地一声,一股热气腾空而起,刺鼻的辣味终于将你的眼泪鼻涕呛了出来。此时,蒜、姜、椒,三样辛辣之物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再加上豆豉的干香,是时候出锅了。

一大盘油淋辣椒端上桌,就着它,再热的天,我也可以吃上两大饭。

这道菜,只有在普通人家或路边摊、苍蝇馆子这种粗俗之处,方得其精妙,你若是在大饭店点一道这样的菜,盛在精美的瓷器里端上来,看着那辣椒,好一似从良的妓女,怪可怜的,吃一口,满不是那个味道。如果你若恰巧娶了一个泼辣的湘妹子当老婆,你的生活可能就过得像这道油淋辣椒有滋有味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十字小溪 回复 悄悄话 两道家乡小吃被描述得如此生动, 令人忍不住地想往。 虽然可能对油淋辣椒有点不习惯, 但用糯米做成的糖油粑粑一定是我的大爱, 名字记住了, 将来若有机会去长沙, 一定要尝一尝。
cc_clair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下闲人' 的评论 : 我有恶趣味吧:)
cc_clair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周回陶钧' 的评论 : 你不算到过长沙:)
春娇357 回复 悄悄话 有才,写的太好了!谢谢分享。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油淋辣椒也叫虎皮尖椒,江西菜里也有。
嵩山南路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写得很有趣。
北美这点事 回复 悄悄话 惟妙惟肖的描写,有趣!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天啊,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物拟人描写,对着被蹂躏尽致的糯米,怎么还有赏心乐口的心思啊?
周回陶钧 回复 悄悄话 我2017年的时候去过长沙,记得有一个小吃街,里面有贾谊的故居。没有吃过你文章里的这两样小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