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银庄村的责任田里坟墓已经连成了片。村民栗山岭向我讲述这些坟墓里的故事——“刘老师看着这些坟头很多吧,死去的人比这些坟头还要多!”当地风俗夫妻合葬,这些坟墓,一个坟头里常常埋葬着一同卖血感染艾滋病死亡的夫妻两人。这是我亲叔叔栗开香一家的坟墓,三个坟头埋着4个人:我叔叔和我婶子共一个坟头,旁边两个坟头里是我的两个堂兄弟。当年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村主任栗卫华领着我走访村里“最困难户”。不是亲眼目睹难以想象。“这是栗立功家,一家男人死光了,全部因为艾滋病。”村主任栗卫华介绍说。栗立功的母亲高素兰说着说着哭起来:我四个孩子,就冇(只剩下)一个小闺女。大闺女查出来艾滋病上吊自杀,撇下一个外孙一个外孙女。小儿子发病喝药自杀。三年里头去爷仨,八个月里去他弟兄俩。(痛哭)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5年初,原本计划年三十赶到银庄,观察这个经历了艾滋灾难重创的村庄如何度过中国民间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但是道路不通,开始说是因为大雪封闭了高速公路。几乎同时又获悉,已经回到省城的38个工作队,奉命全部返回驻村,等待中央来人。后来才知道,是温家宝总理亲来河南疫区到了上蔡文楼。及至开放道路,已是大年初三。初三我来到白集镇来到银庄村,在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4年我参加了河南省委省政府委托河南省社科院对全省艾滋病防治与帮扶工作的调研,这给了我进入艾滋病疫区的机会,并由此申请国家社科规划课题《社会学视角下的河南艾滋病村、艾滋病人群及相关政策研究》获准。这项阴差阳错侥幸被批准立项的自选国家课题,至今不予结项,个中艰难曲折,非个中人难以想象。但它毕竟使我有了相对独立自由的研究空间,“师出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9-08 17:47:24)
我没有想到,这件事竟会成为我人生最后岁月中的“事业”。 2004年,我放下所有正在进行和准备开始的研究课题,投入河南艾滋病事件研究。也许偶然,也许必然。只是感到这件事应当有人去做,而且是件大事。只是没有想到由自己去做,而且至今欲罢不能。当时,事件正值“现在进行时”,感觉应当及时“抓住”,留下现场资料。我们对当代历史的记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08 17:13:40)
发生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河南艾滋病事件,是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曾经引起全世界的强烈关注。但是,这一事件的真相,从来没有公开过。 这个博客的建立是为了推介一本书《中国艾滋:来自田野的生命写作》,把这场惨绝人寰的悲剧事件原本形态地呈现给世人。书作者刘倩,河南社科院研究员,一位社会学学者,她以六年田野调查和延续至今的跟踪研究,记述艾滋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