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火

廣漠寒山碧海蒼天,三墳五典八索九丘
正文

劳动者最聪明

(2022-12-08 14:42:55) 下一个

昨天一早,接大姐的短信:“五弟好久没见你的信息,以前你发消息时,虽然我没说话,但是哥哥心里很放心,这一学期孙子没上学,在家上网课,就没时间和你聊天,哥哥想你了。”我们家喊姐姐也是喊哥,哥哥、二哥、三哥这样喊下来,有表面上的男女平等。

大姐文化不高,身体不好,她给我来短信,确实是想我了。中国的极端防疫,我只知道个大概,没想到那个小地方,居然也弄到鸡飞狗跳,学生长期不上学。

我是被迫用微信,因为要跟中国家人保持联系。最近半年没有用过一次,原因也是因为这个瘟疫。六月份跟大哥有过一场争论,根本问题是,我们是应该从中国看世界,还是从世界看中国;是中国应该顺应世界潮流,还是世界应该步中国后尘。我们讨论了一两个小时,谁也不能说服谁。我跟大哥性格相投,关系一直亲密,但是近来话不投机,继续交流,徒增痛苦。

防疫、乌克兰战争、佩罗西访台,都是争议话题。意见不同很正常,反美也可以,但是谈论中美之间可能的武装冲突的时候,不要忘了家里有好几口人在美国,谈国事还要保有一份亲情。大哥父子完全没有这个意识。感情上我不能接受这个。

我两个哥哥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的想法和言行,是可以预料的。两个姐姐文化都不高,她们不谈政治。妹妹是个迷糊。

 

收到短信后,我窝在被子里给她回复。我说待会给她发些照片。我一口气发了二十张近照,发在姊妹群里,大家都可以看到。

二姐先回复的,语音留言。她是个半文盲,不喜欢认字、打字。“哎呀,看了照片就放心了。屋里把美国说得好可怕,死了多少多少人,没有人管,”看来她们是真担心。我那些照片,可是经过精心挑选。我就是要展示西方社会国泰民安、国家江山秀丽、生活纸醉金迷。其中只有一张照片里面有口罩,还是在六月底。其它照片里,连口罩的影子都没有。

“中国把这个病毒说得么样么样可怕。你们为么事故意去染上哎?”二姐问。

“有三个原因。一、现在的病毒没有刚开始那么厉害。二、我们打了全套疫苗。三、现在不比一开始,有治疗新冠的有效药物,”我回答。

“屋里把这个病说得好可怕呀。你们染上了是么感觉呢?”

“有点像重感冒。有一天嗓子哑,不能发声。前后两三天就好了。喝了很多水,没有吃一粒药。”

“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这是我们的情况。各地情况不同,你们打的疫苗跟我们就不一样。所以我们的经验,对你们可能并不适用,”我提醒她。

她再三说,“屋里把美国说得好可怕呀。”

“美国怎么样,你们从照片里可以看到,我就不多说了,”我学乖了,“中国骂美国,几十年前就骂,现在又骂。不过以前骂没有关系,家里没有人在美国。现在骂美国,言语稍微要注意一下,家里好几口人在美国呢。”

“我们总是喊美国人美国佬、美国鬼子。美国人怎么喊我们呢?”二姐问得好呀!

“很久以前美国有喊中国佬的。现在谁要是公开喊中国佬,轻则挨批,重则丢饭碗。”

大姐也开始发语音短信,“看到照片好高兴!墟墟刚才讲得好。我就不喜欢别人说美国不好。屋里有人在美国,我巴不得美国好。”大姐聪明,只是没有受教育的机会。

我并没跟大姐说太多话,只是嘱咐她生活要规律,心情要平静,尽量不要操心,避免大喜大悲。两个人心是通的。

大哥发了个短信,向我们致意。二哥这几天正在美国出差。他没有时间到我这里来,我也没有可能赶过去见他,很遗憾。

 

大哥聪明、正直。长兄如父,我们历来关系亲密,但近来有些疏远。我是觉得,不要因为政治疏远了亲情。事实上,大哥对新冠的深度恐惧造成了自身严重的身心问题。我知道,但是爱莫能助。

毛泽东说,劳动者最聪明。如果包括思想独立的脑力劳动者,我是同意的。我两个姐姐不懂政治、只顾生活,跟我这个所谓的知识分子,想的也没什么不同。

白纸革命之后,是中国顺应世界潮流,还是世界步中国后尘,正确答案已经是再明白不过了。高贵者才愚蠢呢。

20221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冯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是一个问题,一个个都变成了小战狼。又像回到了文革,六亲不认。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特别的无奈,和中国的亲人感觉有时话真的说不太到一起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