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墟

廣漠寒山碧海蒼天,三墳五典八索九丘
博文
以上陈述完全以古籍为基础,没有参考今人的研究,目的是为了排除干扰,独立判断。跟考古发现相比,古籍文字需要的人为解释较少,要客观得多。 接下来我们讨论有关棉花的考古发现。新疆棉花考古有独特优势。当地气候干燥,有利于地下文物保存。而且新疆不产攀枝,挖掘出来的棉料、棉籽,不可能跟攀枝混淆。1959年,新疆考古工作者在和田地区民丰县尼雅遗址发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木棉、或者木绵这个名称,在棉花和攀枝之间造成困惑。以致于同一作者,在不同文本用这个名称,有时指棉花,有时指攀枝。 唐白居易(772—846)《新制绫袄成,感而有咏》:“水波文袄造新成,绫软绵匀温复轻。晨兴好拥向阳坐,晚出宜披蹋雪行。鹤氅毳疏无实事,木棉花冷得虚名。宴安往往欢侵夜,卧稳昏昏睡到明。百姓多寒无可救,一身独暖亦何情。心中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中国本来无棉,外国本来无丝。中国引进棉花跟丝绸外传,是中外物质文化交流史上的重要过程。了解棉花进入中国的过程,除了实物考古,少不了参考古籍。而古籍中棉花的名称极端混乱,必须厘清,否则会产生误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我们首先从现代对棉花的认识出发。人类长期坚持种植的棉花有四个品种:一、亚洲棉(Gossypiumarboreum),原产印度。多年生亚灌木至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4-02-15 19:40:46)
子夜吴歌·秋歌 李白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长安城一片沉静的月光里,传来千家万户捶打麻衣的声音。 秋风总也吹不尽的,是那玉门关的生死离情。 哪天能够平定犯边的胡虏,我的夫君不用再远行出征? 古诗是历史上的诗歌。要完全理解,须要一定的历史文化知识。古代文学作品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台湾花莲县丰滨乡矶崎村,2023年。手拿飞鱼的帅小伙,是当地撒奇莱雅族部落前首领的公子。家里经营的店铺,就叫头目海产店,墙上挂有老蒋总统的嘉奖状。 清朝杀郑芝龙,跟芝龙世子郑森继续反清复明大有关系。这个郑森,就是郑成功。郑成功(1624—1662),原名森,乳名福松,字明俨、大木。南明隆武帝赐朱姓,名成功,民间尊称国姓爷,西人拼作“Koxing[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台湾这个名称,源自台南西拉雅族的台窝湾社(Tayouan/Tavoan),并非汉语原创。荷兰人转译为Teyoan、Taioan、Teyouvan、Tayouan、Taiyouan或Taiyouhan。闽南人转译为“大员”、“大苑”、“台员”、“大湾”或“台窝湾”。最早称“台湾”的,是明郑政权。郑成功的户官杨英《延平王户官杨英从征实录》,就称台湾为台湾。欧洲对台湾的旧称“福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倭寇,说白了就是海盗。倭,指日本人。寇,指盗贼。倭寇成为困扰中国的一个问题,始于元朝。最早的倭寇,是军事报复性的,忽必烈联合高丽在1274、1281年两次入侵日本,倭寇开始从海上袭击高丽和中国。一直到明初,倭寇基本上都是日本人,是“真倭”。 后来的倭寇,过渡到以走私和掠夺牟取经济利益为主。不断地就有华人、暹罗人、马来人、葡萄牙人、西班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今人觉得不可或缺的物资,古人却没有。李白写“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皎洁的月光下,四处都是各家各户洗衣服时捶打的声音。这是误解,这里“捣衣”可不是洗衣服,而是一项今天罕有的操作。 汉字里面,宋以前有绵无棉。绵是丝、动物制品,棉是植物。中国本来无棉。棉进入中国之初,只是一种观赏植物,所谓“棉花”。宋元之际才进入内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4-02-01 19:47:07)

初到香港,一切跟想象不同。整个一座山城,下机场快线之后,的士在山路蜿蜒起伏,七弯八拐,才到半山住处。我一直以为,香港作为亚太金融中心,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一定地势平整。想象中的香港,应该是一派西洋景象。眼前的香港,中环当然洋气,一片繁华,不时有影视歌坛明星招摇过市。但偏一些的地儿,沿街的传统肉铺,在内地城市早就绝迹了。在四处高楼林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本镇银行本来就多。瘟疫盛行的时候,镇中心皮氏咖啡店关门歇业。原址代之而起的,是大通银行营业部。 又是一家银行!原来每天在那儿喝咖啡的常客不忿,合计着抗议。什么由头呢?大通投资化石燃料。这些人真逗,每天早上在停车场,端着咖啡,打着横幅抗议,有模有样地“寻衅滋事”。 我做点儿投资,不投化石燃料,跟政治关系不大。我是学物理的。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