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火

廣漠寒山碧海蒼天,三墳五典八索九丘
博文
(2022-09-24 19:43:24)
姓名就是个符号,跟命运应该没什么关系。但是对有些人来讲,冥冥之中,姓名跟命运好像又有些联系。 林彪倒运,起源于在庐山林彪集团的人攻击张春桥。他的女婿是经过层层筛选找来的,叫张清林。张清除林。你说怪不怪。 林彪老家黄冈回龙山镇还有一位名人,叫殷海光。后来成为台湾自由主义领袖,配得上是台海之光。他出生的时候料不到的。 复旦蒋孔阳的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24 10:46:13)
汉语里多数地名都有意义。例如京和都,都跟地形有关。京,本指人工堆起的高土堆,后来指国都,因为国都一般建在地势较高的地带,便于防守,也显示庄严。都,本指供有宗庙或先君神主的大城市,后来指国都、跟京几乎没有差别了。西安是古都,又称西京。洛阳也是古都,在东边,称东都。北京原来叫北平,成了首都,就成了北京。北京的皇宫,是围绕景山修筑的。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此地气候恶劣,没留下一张照片。倒是事后憋出来这么几句。冯墟易老,诗句难工。凑合了。 阳光点燃荒漠 青烟搅乱了   昨夜的残梦和今天的光线 行人踉踉跄跄 随小河一起蜿蜒 汽油、咖啡和午餐 加油站是生命线 苍蝇象激战的子弹 做披萨的母女比它们还要忙乱 监狱厚重的门正对着   沙丘上印第安人的墓   和淘金人黄金白银的梦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23 21:00:34)
后记 这是一篇旧文。写作的本意是让儿子多少了解一些我的人生经历,以减小代沟。我每天写一截,给他读一截。他鼓励我写下去。是他告诉我简·古德尔(JaneGoodall)的名字。古德尔不仅是联系我们父子之间的纽带,更是影响我人生的重要人物。我认同她说的:“我喜欢受过磨难的人,他们比起那些没有受过磨难的人要善良的多。” 成文后,在亲友间传阅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9-20 20:57:46)
母亲是彻底的文盲,连数字和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但是她塑造了我们的灵魂。虽然出身卑贱,但是我们的灵魂可能还是高贵的。至少我们还有灵魂。 农民儿子的悲哀,是到了青春期,买不起入时的服饰。免不了发牢骚。母亲没有办法,会说:吃得苦中之苦,造就人上之人。从母亲那里,我理解了,奋斗改变命运。人的力量,不在乎外表,不在乎服饰,不在乎出身,不在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9-17 21:29:34)
在我和二哥求学的同时,母亲和姐姐们承担了所有的农活。在集体生产的年代,她们用辛苦挣得的工分换取养家糊口的粮食。每年生产队的年终结算都说,她们挣得的工分,与我家实际领取的口粮相比,存在不足。所谓的缺粮户。粮食都吃掉了,而且还不怎么够,当然无法退还给集体。生产队唯一能做的,是将缺粮户集中起来,开批斗会。每到年终,母亲都被勒令参加这种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09-15 05:20:39)
母亲为增加收入,总要在我们睡下之后,坚持织土布到深夜。我们在手工织布机有节律的撞击声中入睡,往往一觉醒来,母亲还没有停息。到了农闲时节,母亲会将布匹染上花色,然后肩挑背扛,经大埠过长江,由鄂州上武汉,周游三镇,走街串巷,直到将布匹卖完。遥远的路途,全靠双脚步行,还要扛着布匹。一个文盲,一字不识,没有地图,没有全球定位系统,全靠沿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2-09-12 11:08:51)
从来我们就没有足够的食物。我依然记得家里经常发生的一幕。全家人清早围着喝很稀的稀饭,里面的米粒很少,好的时候掺麦麸,不好的时候掺糠团。麦麸虽有一股腥味儿,但是较易入口。糠团则太过粗糙,实在难以下咽,每吃一口都是一次挣扎。大哥见到这样的早餐,总是摔门而出。这时姐姐们会指责大哥不能跟其他人一起吃苦,母亲则默不作声。我想她当时肯定担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9-12 11:02:02)
一个山洪泛滥的灾年,阴历六月,我出生在一个贫寒之家,排行老五。父亲是教员、常年在外,母亲务农。山洪爆发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洪水的头子有丈把高。大哥当时十二岁。洪水淹没村子、水势平稳后,他游泳赶回了属于家里的鸭子。父亲夜里梦见一条蟒蛇,不久我出生了。这是长大后父母兄姊给我描述的。母亲生前在我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不止一次对我说“有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如果我们尊重历史、选择做真实历史的忠实学生,约翰·亚当斯的经历可以给予我们诸多启示和教益。我们尊重历史,是因为历史饱含人类的经验和教训,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可以大大增加我们成功的机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有尊重历史,才有希望。忘却、歪曲历史意味着背叛,只会让我们再次跌入同样的陷阱。正如亚当斯所说,事实是固执的东西,并不依人的喜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