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性的世间

我旅经这红尘,因着一株带露的白莲,而停留了片刻 。。。
正文

我的几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中)

(2021-07-18 17:33:46) 下一个

从童年时的那次脱险经历之后,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从幼儿园到了小学,又从小学升到了初中。初一那年的暑假,我们全家去黄山旅游。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这是徐霞客游记里的名句。不过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黄山并没有太大的名气,去那儿旅游的人也不算多。当时去黄山,我记得先要坐渡轮过一个叫做太平湖的湖泊。那湖水碧蓝碧蓝的,清澈极了,希望现在还能保护得那么好。

当时的黄山,没有索道,爬山完全是靠两条腿。而且一天肯定是爬不完的,需要在山顶过上一夜。住宿的条件非常艰苦,是几十个人的大通铺,我这一辈子就经历过了那么一次。我因为半专业性地练了好几年体操,韧带拉开了,体力也特别好,爬起山来很轻快,不一会儿就把父母给甩得远远的。后来想了个主意,先和家人约定好了地方集合,然后我就一个人蹿到前面去了。记得当时的山道都是石板路,很滑,而且多有破损,不过这一点也没有影响我的兴致。我专挑那没人走的路,山涧中的小径,干涸的河道,都是我的好去处。

黄山有所谓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五绝。我去的时候是夏天,冬雪自然是见不到,温泉也没有去泡。其他的三绝,我是一个不漏,看了个够。我印象最深的,是黄山的松。黄山多是悬崖峭壁,树木并不多。但是,总有一些苍劲挺拔的老松,盘根于危岩峭壁之间,挺立于峰崖绝壑之上,隐现于云海之中。他们破石而生,姿态各异,那种顽强的生命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我一路爬着山,一路四下观赏,心里欢喜得紧,兴致也越来越高。中午等父母他们都到了,大家聚在一起匆匆吃了随身带的干粮,我就又蹦蹦跳跳地冲向了下一个目标,光明顶。光明顶是黄山的主峰,海拔大约一千八百多米,从平地爬上去挺不容易的。不过,从我们中午吃饭的地儿,再往上去就只有一两个小时了。上光明顶是直直的一条道,从山路的高处往下看,爬山的人都像蚂蚁一样在自己的脚下,特自豪。

到了光明顶的最高处,有光溜溜的块大石头,上面可以站二三十人。那块大石头的周边没有任何围栏,而其中一面,就临着万丈悬崖。我看石头上站了十来个人,在摆姿势照相,不过都在远离悬崖的一侧。我当时自信心爆棚,想着要特立独行,试一下站在悬崖边往下面看,会是什么感觉。我慢慢地走过去,离悬崖边大概还有半米左右的样子,驻足往下一看,好家伙,连底都看不到,只能看到山崖深处悬着的云海,而我所立处,离云层大概还有好几百公尺。

我向来没有恐高的毛病,不过那一次,看了悬崖深处的云海,腿开始有些软了,一步也不敢再往前了。不过,这时候想回来也不容易了,根本就迈不开步子。对了,有一点忘了交代,那块大石头其实并不是平的,它中间的地方高一点,而往绝壁的那一侧有点向下的坡度。我当时迈不动脚的时候,可以说是非常的危险,因为如果腿再一软,就会滚到悬崖下面去啦。

这时候真是进退两难,而周围连一个搭手的人都没有。我面向着绝壁,看不到身后的情景,但是明显感觉后面安静了下来,刚才还在照相喧哗的人都不出声了。估计是大伙儿发现了事情不对,但是也没人敢靠近来拉我。我先前走了半天山路,一直没怎么出汗,这时候一激灵,全身冒的都是冷汗。不过脚还是动不了,我心里想,这样不行,时间拖得越长,腿上越没力气,搞不好就真的滚下去了。

怎么办呢?人一急,脑子反而转得飞快,突然福临心至,想到了一个简单的法子。既然走不动,我干脆蹲了下来。这一下再看不到悬崖下面了,心里稍微稳当了一点。同时因为蹲下来重心低了,感觉也踏实了一些。我不敢再站起来,索性就一屁股往后坐了下来,眼睛尽量向上面望,然后两只手撑着,一点一点地把屁股往后挪。等挪了有一米多远,目光再收回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下面的悬崖了,这才放下心来。这时候感觉腿也不那么软了,总算能够慢慢地爬起来,转头逃到安全的地方。

围在后面的人看我逃了回来,都吁了口气,七嘴八舌,骂我不知分寸。我当时早没了心气,也很清楚自己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乖乖地一言不发。等过了一会儿,大家散了,我也恢复了元气,再往云海中望去,别有一番感触。

后面的一段,都是下山路,那要容易得多了。我虽然还是在前面带着路,不过,再没有惹任何的麻烦。

这两次死里逃生的经历,可以说都是自作自受,算是年少时不懂事。再往后就到了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那是我一生中最凶险的经历。和以往两次不同,那一次并不是我自己惹的祸,而且我的命运,完全是掌握在别人手上。我在六四回忆的系列里已经写得很详细了,就不再赘叙了。等过了六四那个坎儿,工作,结婚,出国,留学,一路挺顺。结果不成想,在大洋彼岸,竟又出了一次状况,下次再接着聊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几次死里逃生的经历 (上)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 — 亲历者的回忆

我的几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0)
评论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是的。爬山和攀岩都是危险性很高的运动,虽然都很刺激,但是一定要小心谨慎。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惊险!

在看《北辙南辕》,里面徒手攀岩的就摔死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BA7' 的评论 : 的确是的。祝吉祥如意!
CBA7 回复 悄悄话 博主的提醒很有道理,谢谢。最好还是防患于未然,死里逃生是不得已而为之。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BA7' 的评论 : 谢谢CBA7。我觉得最好还是谨慎为上,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俗话讲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CBA7 回复 悄悄话 博主的这两次死里逃生的经历,好惊险!一次是玩水、一次是游山,壮士游山玩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谢谢分享。水火无情,不知博主后来是要玩火还是要玩命啊?根据博主的经历,我认为无论玩什么,二超(超强的求生本能 + 超冷静的头脑)就是那根救命的稻草,只要你牢牢地抓住它,你就能成为死里逃生的超人!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姗姗d来迟' 的评论 : 姗姗说得很有道理。现在不再年轻了,是要多谨慎呀。
姗姗d来迟 回复 悄悄话 太惊险了,我读着都胆战心惊……年纪大了,还是小心为上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现在不像年轻的时候了,是要谨慎一点的好 :)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我现在恐高,你的描述已经让我心生恐惧了。我年轻的时候并不恐高,曾经在华山上,坦然面对脚下的深渊。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哈哈哈哈,我也认命也不认命。我信命数,不过也很enjoy冒险和尝试。我觉得最关键的,是有没有做好随时生,随时死的准备。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秒秒' 的评论 : 秒秒说得有趣。我想每个人的兴趣爱好都不同,找到自己喜欢的就挺好了,的确就像您说的,不一定什么都要去跟风。祝吉祥如意!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多谢水星美言。祝吉祥如意!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我一生中也有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命吧!阎王要你三更死你活不到五更,认命吧!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是的。我比较信命数,看来当时还是命不当绝 :)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晓青姐说得很有道理。我年轻的时候比较喜欢冒险,现在反倒是平淡了很多。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asdaq100' 的评论 : 唉,当时脚已经不听使唤了,心里想着往后退,就是动不了步子。
秒秒 回复 悄悄话 爬山最好玩的还是上小学时候学校组织的一次活动挺好玩的。以后成年了爬山觉得太消耗体力了。坚决不去爬黄山。也理解不了那个乐趣。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后来的成功印证了这一点。哈哈!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战争石头上的惊心动魄写得生动,我这样恐高的人深有体会!一蹲解险,命不该绝:)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说明你有一个习惯需要改,经常遇险不好。
nasdaq100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不往回退一步不就行了?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我想我们每一个中年人,这几十年的时间,不短也不长,但是总会经历过一些惊心动魄,触动心灵的事情。我所记录的,只不过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普通人的几个人生片段罢了。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有那种经历还是值得得到佩服的。:)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多谢橄榄树,祝吉祥如意!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哦,我倒不知道,后来一直没机会再去黄山一游。装了铁栏杆,希望自然风光不会有太多减色。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精彩分享!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是的,既惊且险,差点丢了一条小命 :)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你说的那块大石头,后来装铁栏杆后成了看日出的地点。当年也站在那里看过日出,没想过之前如此之险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