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性的世间

我旅经这红尘,因着一株带露的白莲,而停留了片刻 。。。
博文
(2021-06-22 15:57:09)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泡过茶楼。我非常喜欢茶楼的氛围,为什么呢?因为在那里可以畅所欲言,无拘无束,高雅的,低俗的,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大家都在一起,你聊你的,我聊我的,互不干扰。您说他们互相之间会不会瞧不起?很有可能!我们又不是圣人,劣根性总是有的。但是即便如此,大家还是能相安无事;一些有闲的朋友,甚至天天泡在里面,乐此不疲。为什么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21-06-18 07:14:23)

我们大多数的中国人,包括在下,以自己是炎黄子孙为荣,认为我们是根红苗正的中华后裔。但是,如果我们的老祖宗,炎帝和黄帝,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中华人士,那该怎么办?或者说,我们引以为骄傲的中华文明,其实是由其它更古老的文明所迁徙过来的,又该怎么办? 中国指的是“居天下之中”,这是和所谓四夷相对的。如果真有可能,连我们的老祖宗都是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王之涣的这首《登鹳雀楼》,格调不可谓不高远,意境不可谓不深邃。但是,做为一个合格的理工男,再好的东西也还是要提一些问题的。大家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杠精,这只不过是打小就养成的格物致知的良好习惯。 举个例子,老婆喊我去洗碗,我一般都会习惯性地问上一句“为什么?”唉,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广场(一)民主女神像 八九年的那次经历直接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几次想动笔回顾一番,又总是不忍心。一晃眼到现在已经知了天命,生生死死的场面也见得多了,我想应该是时候了。 其实各种各样的关于六四的回忆和反思挺多的,正的,反的,支持的,谴责的,林林总总。我是学佛的,讲求的是修心,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评价和思考,但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0)

女儿再过两年就要上大学了。她年龄不大,却是个花钱的主儿,出生刚刚两个月,就被送到Daycare,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从Kindergarten,小学,初中,高中,一路上的都是私校,没有享受过一天公校的免费教育。公校私校,孰好孰坏,这是个很大的话题,我自己只有一个孩子,样本小,没有对照,可不敢乱发断言。当然,我自己觉得对孩子还是挺有帮助的,等以后有时间了再多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4)

切·格瓦拉大名鼎鼎,是当今许多青年和左派的偶像,他在我们这一代中国人中的影响力也非常大。切是古巴共和国的创始人之一,他本人却出生于阿根廷,他的父母都是名门望族的后裔,也就是说他是个标准的富二代。这样一个理应被无产阶级所唾弃的寄生虫,却成为了全世界共产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和革命者的精神偶像,这当然和他的气质是分不开的。 既然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曾经有位网友问了我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开悟到底是为了求什么?是永生?是无烦恼?还是别的什么?我答应了他要写一篇详细说说。既然说了,当然就要做到。不过呢,因为这只是我个人非常片面的看法,而我是个佛家弟子,难免会有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带进来。希望有被冒犯的网友,多多海涵。您如果认为我所说的荒谬之极,哈哈一笑,那我就非常欣慰。上网聊天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2021-05-07 11:27:30)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一眨眼,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那就是越来越避免身体的裸露。全裸当然要不得,现在即使在院子里干活,再热也要披一件汗衫。这里要声明一下,我可不是什么暴露狂,不过以前打篮球,踢足球的时候,光膀子那是常有的事。而且年轻的时候多是用的公共浴室,大家坦诚相见,切磋一下胸大肌和三角肌,数数有几块腹肌,在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生命和死亡,是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生命的可贵与精彩,我们大家都有体会,自不待言。而死亡就不同了,有的人视之泰然,有的人畏惧,有的人则想逃避。关于死亡,不同的信仰也会有不同的诠释。比如大家熟知的,基督教的天堂和地狱;佛教的轮回;无神论的一了百了。连号称最彻底唯物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有所谓见马克思一说,其实这还是一个天堂和地狱的概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2021-04-30 06:57:09)

我是一个理工男,但是阴差阳错,身体里其实藏着一个文艺青年的灵魂,看来是典型的投错了胎。这世界上的文青很多,大家既然都这样叫,一定是因为有些东西是相通的。我觉得,那就是对艺术的追求。 艺术是一个很空泛的概念,年轻的时候用来追女孩子,那是必备的。但是,现在老婆也追到手了,小宝宝都长成了大才女了,再回头想想,到底有哪些艺术性的东西是我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