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活下去 10. 真相必须大白

(2019-12-04 08:14:12) 下一个

十   真相必须大白

  关于河南艾滋病事件的真相,从来就没有真正公开过。很多次我被邀请做演讲,讲述河南艾滋病事件发生的原因背景和艾滋病人群的生存境况。在场人们无不被那些来自现场的照片那些悲惨的故事强烈震撼。但是听众毕竟有限。这件事——河南农村艾滋病事件——的真相,绝大多数人,依然不知道。

  关于这件事,我六年田野完成的那本《血殇》,是对河南艾滋病事件的诚实纪录。但是只能在台湾出版,带回来,海关检查扣压了。有人不想让人们看到这本书,不想让人们了解这件事。他们害怕真相。

  但是真相必须大白。这么大的一个事件,这么大的一场悲剧!成千上万上十万几十万人的生命和家庭啊!所以我还有话要说。

  艾滋病总是与性病、脏病、行为不检点联系在一起。一般都知道河南农民感染艾滋病,是因为卖血。卖血怎么会感染艾滋病?大多人以为是采血器械消毒不严格,共用针头。

  如果再问:怎么会大面积传播蔓延?

  人们会很不屑了:因为农民贫穷愚昧呗,这谁不知道?

  也许还会很不耐烦地反问一句: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河南艾滋病的事情早就过去了,不是吗?

  是的,如果从1980年代开始的单采血浆算起,至今,2019年,三四十年过去了。但真相一直被隐瞒。我必须要告诉人们的事实是——

 

  河南爆发艾滋病的原因,不是性乱吸毒也不是采血器械消毒不严格共用针头,而是官方开办血站单采血浆回输红血球。

  上世纪80、90年代,河南农村掀起 “快速致富,献血光荣”的风潮,在疫情最严重的上蔡县将之称为“全民卖血运动”,各地都开血站,县长亲临剪彩,宣传号召百姓献血,一大批“献血员”队伍应运而生,河南农村一些贫困地区几乎所有青壮年被卷入其中。

  血站,准确称谓应当是“血浆站”或者“单采血浆站”。“单采血浆”有极其严格的操作规程,而“疯狂采血”完全不按规程,艾滋病毒便在“回输红血球”过程中传播开来,同时传播的还有疟疾、丙肝、梅毒淋病各种性病,等等多种疾病病毒。疫区卫生防疫部门说:“北京上海很多艾滋病感染者,医源性根源都在河南。医生开一袋血提成5–10块,所以不管是否需要都动员病人输血,输血又感染一大批。”当时许多住院产妇被动员输血,致使一大批产妇和孩子感染了艾滋病。

  豫东南艾滋病高发区的卖血农民的确是穷,但是贫穷并不一定必然去卖血特别是卖血浆。艾滋病村的村民诸建财接受采访时非常强调这一点:“即便是穷,也不一定非要去卖血。”他说:要不是卖血我身体好得很,也不怕掏力,拉架子车拉过3400斤,不是政府开血站,干啥不中,非去卖血?要说我卖血是因为穷,宝安家可不穷,有人找他借钱做路费去卖血,他跟着一路去卖了一个血,感染了艾滋病,已经死罢好几年了。银庄人都认为:都怨政府!艾滋病都是单采才感染的,单采是政府开血站才开始的。要不是政府开血站,老百姓去哪卖血?不卖血咋会感染艾滋病?

  这一点,官方和民间在事实认证上是一致的——

  河南省卫生系统官员一种代表性的说法是:“中国艾滋病是外国传来的,内地艾滋病是沿海传来的,艾滋病大面积流行是当年单采浆献血造成的,单采浆是国务院卫生部搞的。……这话咱不能往外讲,但确确实实是上面引起的。”一位卫生官员讲述河南单采血浆传播艾滋病的背景和过程:国外背景,艾滋病在非洲、欧洲、美国流行比较严重的时候,是在(19)80年代。国外就看好中国血液市场,因为当时中国还没有这个病。国内背景,那些相对比较落后地区解决温饱之后,拐回来发展经济。河南人口大省,经过动员,卖血或者说献血是老百姓能够接受的,单采血浆工作可以开展。卫生部出公文,要求一个县建一个血站。1992年,基本各县都有血站。血站暴利。疾控中心办血站,血站是当时单位的主要财源。河南的血走向全国6大生物制品所。卫生部提倡这样办,地方上受利益驱动,各国也来投资,看好中国市场,于是大办血站采血。这就是单采浆献血这一块的历史。驻马店是河南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当地卫生部门官员说:官方最早办血站是1987年。那时候大量批准成立血液制品厂家,光部队就开办11个血站,从军分区办到武装部。最后全地区共建33个血站。建血站都必须经过国家卫生部批准。以后需要血浆量大了,乱收血浆,要求不严了,不合格也收。办血站赚钱就跟拾钱一样,净赚!卖血的人群黑压压的,比唱大戏都热闹!1995年官方砍血站之后,公办血站、私人血站都转移地下继续非法采血,局面更加混乱。洗澡堂子、私家院落、猪圈里、庄稼地,哪哪都是采血哩,有人是一手烧锅一手采血。确山县,一个拖拉机一早拉人去卖血,天灰濛濛看不见路,对面来一个车队,把一拖拉机的人都撞翻到河里,都没人伸头看看,17个人全淹死。上蔡县芦岗乡一个大学生乡长,本地上堂村人,刚分去时当宣传秘书,2001年才当上乡长,后来检查出来艾滋病,喝药自杀。南大吴高桥庄,20多岁的小姑娘上吊死了多少啊!卫生厅医政处副处长王传宗,看见血站洗手池里溅得到处都是血,说简直就是屠宰场!吴仪来河南很生气,说血头血霸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卫生局高局长说杀谁呢?都是部队的。

  事实很清楚,河南疫区官方民间一致认为河南爆发艾滋病的祸根,是官方开办血站单采血浆。

 

  全面封锁消息刻意隐瞒疫情,致使一场原本可控的公共卫生事件演变成一场人道灾难

  一份重要的检测分析报告:《河南省部分献血浆人群血源性传播疾病检测结果分析》  这是河南郑州CDC连续3年(1993-1995)对河南省境内经省厅验收合格的4县3市(包括濮阳县、兰考县、宝丰县、永城县、许昌市、洛阳市、开封市)7个血站所采的“健康原浆”进行二次复检结果的分析报告,报告明确写道:“在献血浆人群中,不仅存在着甲肝、乙肝、丙肝的感染,还存在着严重的艾滋病的感染。”报告显示:河南“七浆站”在1993年-1995年期间共有588人份的血样呈HIV阳性,仅1993年就有542人份。报告标题措词可谓精准,“献血浆人群血源性传播疾病”,确凿无疑地证实河南官方而且是官方职能部门早在1993年已经发现河南艾滋病疫情而且当时已经相当严重。但是这样重要的疫情报告,甚至在卫生防疫系统内部也不传达,而是秘而不宣刻意隐瞒,而且至今对此依然讳莫如深闭口不提。

  这七家经河南省卫生厅统一验收合格的血浆站已于1995年3月关闭。

  请注意,这是对七家单采血浆站所采的“健康原浆”的二次复检,不是初检;而且,“七浆站”多数并不在官方锁定的重灾区“豫东南6市13县”,更不属后来所规定的艾滋病重点村“20乡38村”。这不能不使人担心河南艾滋病情势或许更为严峻。

  河南艾滋病疫情爆发导致中国艾滋病疫情形势风云突变。卫生部疾控司提供的报告显示,1995年,HIV的感染者人数由之前的几百例突增至1567例,其中有相当数量来自河南农村1995年以前的卖血人群。血液传播问题一下突显出来。但是,对于正在发生的一切,社会上绝大多数人都是未知。尽管上个世纪80、90年代河南农民卖血已成风潮;至1990年代中期各种经血液传播的疾病暗流涌动;1990年代中后期,河南卖血农民已经开始发病死亡,但是地下血站猖獗还在“非法采血”;至1999年我国“艾滋”上报数字连续第5年大幅增加,河南农村局部地区艾滋病疫情大规模爆发,青壮年占80%以上……等等。所有这一切,外部社会毫不知情。人们处于蒙蔽状态,卖血农民对正在来临的艾滋灾难一片茫然。很多农民感染者跟我说着一句同样的话:“要是早知道卖血传染艾滋病,无论如何也不会卖血!”还有人反复说:“要饭也不卖,打死也不卖啊!”他们是可以早知道的,只是,没有人告知他们。

  官方整顿关闭血站,“但是不说砍血站的原因是单采血浆传播艾滋病”,导致大批地下血站产生,非法卖血活动屡禁不止。 正是因为发现献血员中流行传播艾滋病,1993年,河南开始在部分地区整顿血站。最早从疫情最严重的驻马店地区开始。当地卫生官员说:“砍血站,但是,不说砍血站的原因是单采血浆传染艾滋病,而是从保护生产力的角度提出来,只说是因为卖血的人都干不动活了,行署让血站停了,当时其他各地还没有停。”之后,“最早砍血站”竟然又成了河南官方一项政绩。

  河南省乃至全国全面整顿血站,从1995年开始。河南疫区官方民间都认为:这一整顿才乱哩,官方血站转入地下,还又整顿出来一批私人血站!最重要的原因,是当局隐瞒了卖血传染艾滋病这一致命真相。当时农民献血员还被宣传说卖血有利健康,说把身体里的血抽出来洗干净再还给你,治疗贫血还挣钱。结果是:被忽悠的农民群众更加疯狂卖血!1996年3月14日河南卫生厅和公安厅联合行动,大规模打击查封血站,有媒体称之为“3.14案件”。卖血风潮大面上算是刹住了,但是地下隐秘卖血活动一直延续到1998年。而此时,大批卖血农民已经开始发病死亡。

  层层隐瞒,严格保密    1998年,沈丘县卫生防疫部门宣称银庄已经爆发的艾滋病是“无名热”。1999年底,上蔡县防疫站仅数据库艾滋病已经三四百人了,记者来了实在包不住了,上报了 3 例。省里更是严加隐瞒。2001年上蔡县里向省里报告,全县卖血人员3万—4万人,可以按20%感染率推算感染人数,省里没上报。上蔡县主管卫生的副县长带着资料直接上了卫生部,卫生部大吃一惊,来到县里,县里汇报“全民卖血运动”情况。省卫生厅因此对县里极为不满,陪同卫生部的省卫生厅副厅长不听汇报,嫌报告的数据太高,多次退回要求修改重报。那位主管副县长受到排斥打击。

  “实实在在讲,当时谁也没料到这后果,否则谁也不敢拿群众生命当儿戏,确确实实是认识不到。”不止一个卫生官员跟我说过类似的话。人命关天,我相信这是实话。既然如此,后果已经发生,为什么不可以亡羊补牢,尽可能将灾难损失降到最低?如果在1992年、1993、1994年、1995年,哪怕是1998年,……哪怕是现在!发现单采浆传播艾滋病以及各种疾病时,当局不是隐瞒疫情而是正视疫情认真对待,公开告知社会民众,及时采取措施进行积极有效的防治,这场艾滋病灾祸是不是可以得到控制,降低危害减少损失?

  但是,历史没有如果。

  现实是,至今,河南艾滋病疫情对外还是不公开,“上面”宣传部公然指令,艾滋病的事, 不准宣传、不准报道、不准调查、不准研究!

  这个“上面”,究竟是谁?

  由于刻意隐瞒疫情全面封锁消息,大批农民献血员不知道灾祸已经来临,从响应号召“光荣献血”到违法非法“偷着卖血”,在这条灾难的血路上走下去,直至发病死亡。至今,自始至终,河南农民从未被正式告知过:当年的“献血”可以导致感染艾滋病、肝病以及其他传染病,反被污名愚昧无知贪钱不要命。我们的人民,就是这样先被利用,然后被污名遭受打压。

  就这样,由于全面封锁消息刻意隐瞒疫情,从1993年(甚至更早)到1998年,大批农民流动卖血屡禁不止,大面积经血液传播艾滋病病毒长达5年时间(甚至更长),使一场公共卫生事件演变成一场人道灾难。

  河南农民因卖血引发的艾滋病灾难,是在中国社会经济体制转型和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双重背景下,完全没有竞争资本的农民以自己身体的血为资本卷入与市场的交换,所酿成的群体性的社会悲剧。但是卖血行为绝非卖血农民的自愿选择,而是具有很大的误导性被迫性,其中最主要的是错误政策的诱致性和政治体制的强致性因素。以发展经济为名,由政府动员农民卖血,使艾滋病长时间大面积传播,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特例。

  而艾滋病问题至今在河南依然是敏感问题,而且越来越敏感。这不得不引发人们对体制内部深层问题的思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