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说三道四(32)由“外调”想起了其他

(2019-12-28 15:06:59) 下一个

说三道四(32)由“外调”想起了其他

昨天早上,由微信传来一条信息,我忽然想起了“外调”。今天早上醒来,又由此想到其他许多类似“外调”这样的词语。一句话,都是因为思维引起来的回忆,那么人的思维特点是什么呢?

于是,谷歌一下人的“思维特点”。哎呀!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众说纷纭,无穷无尽。还真有点如鲁迅所说的“人生识字糊涂始”相似,现在是人生上网糊涂始。

只有相信大科学家钱学森关于思维科学的说法。钱老说思维可以划分为逻辑思维、形象思维和顿悟(灵感)思维三类。那么,像我这样忽然想到的,就该是顿悟思维了。

顿悟思维的特点之一,就是由此及彼想到许多类似的东西。与“外调”同时代的词语真是举不胜举呀!如:“最高指示”、“早请示晚汇报”、“狠斗‘私’字闪念”等等。巴金老先生早就建议,建立一个“文革博物馆”,来收藏包括语言文字在内的文革中的文物。遗憾的是至今也没有建起来。但是,只要经历过文革的人,怎么也忘不了啊!

“最高指示”,顾名思义,就是“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导师、伟大舵手毛主席”的书面或口头讲话,就像当下我们每天都听到或看到的“重要讲话”一样。在当年,都是“今日头条”,中央和地方所有报纸第一版报头必须刊登“最高指示”。那个时代,亿万人民最听党的话,非常虔诚地相信“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因为生活在井底的百姓,只能看到井口那么一点点。殊不知,当下互联网时代,“防火墙”怎么挡得住如烧不尽的野火一般的信息。

就是在那封闭得如铁桶一样的年代,也曾不时传出撞击铁桶的声音,而且在通讯极其落后的年代,迅速口口相传,传之久远。还记得,当北京开始抓捕“516分子”时,传说一位时任副国级某领导的儿子,对他的一群“官二代”伙伴们说:“我爸的最低指示,叫我们赶快去南方玩一玩!”

再说“早请示、晚汇报”,也是当时使用频率最高的词语。

这不是一般的说说而已,是每天必须做的两件大事。

早上起来,要恭恭敬敬站立在毛主席像前,右手高举红宝书《毛主席语录》,虔诚地三呼:“敬祝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导师、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这就是“早请示”。“晚汇报”也如此这般在睡觉前,像庙里的和尚念经一样诵念一番。造神的结果是让毛主席走上了神坛,成为当时中国唯一的真神!那时,你去商店买一尊毛主席的石膏坐像,不能说“买”,必须讲“请”。这就是孔子说的“为尊者讳”。结果呢?可想而知。记得当年在武汉至上海的大轮船上,一位少女手捧着不小心碰坏了的毛主席石膏像,痛哭不已,不知所措。一位武汉青年人走过去对那个女孩说:“请给我吧!你可以去休息了!”只见他,转身就把那个碰坏了的石膏像扔到滚滚长江之中,还说了一句:“请您继续畅游长江吧!”

至于“狠斗‘私’字闪念”,更是当时普及到街头巷尾了,随处可见。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发展了毛主席的斗争哲学,从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发展到了与自己斗。斗的结果,到如今远远不是“一闪念”了。看看现在前腐后继的官员吧!动则几十上百亿,“一闪念”怎么够用呢?

总而言之,中国词语博大精深,不仅政治词语,就是日常生活词语一般都是与时俱进的。但是,孔子说的“为尊者讳”,到如今已经是不得妄议了,这就与古代是一脉相承了,都是帝王思想。“瓦罐不离井上破”已经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被彻底抛弃了。“户枢不蠹,流水不腐”,现代生活中早已不见“户枢”,但是人的思维可以根据“流水不腐”,去推断“户枢”是运动状态的东西。至于当下层出不穷的网络词语,更是值得语言学家们去研究取舍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