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个人资料
博文
教育随笔(64)如何讲语法如何讲语法?七十年前,著名语文教育家章熊先生,曾去请教中国语言学泰斗吕叔湘先生。吕先生想了一下,用手比划着说:“我们写文章,常常有几层意思,合在一起,成了一个句子。”又比划了一下。“修改的时候,觉得句子长了,一拆,成了几个句子。你能不能教学生学会这种本事?”当年,章熊先生从清华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三道四(34)由“外调”而浮想联翩由此及彼,浮想联翩。其中既有顿悟思维,也不乏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三种思维方式交集,有时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既然如此,不妨就来一个东北家常菜“乱炖”。其实,东北“乱炖”能成为家常菜中的美食之一,不论是挑选食材,还是制作工序并不“乱”。言归正传,继续由“外调”谈起。争取做到&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闲话人生(75)难忘八九那一年的亲身经历入乡随俗,美国圣诞节华人教会的朋友们欢聚一堂,茶余饭后,天南海北,七嘴八舌,好不热闹。我们围坐一起的,都是孩子在纽约或工作或读硕博的家长,都是40、50、60后的人了,各人经历如托翁在《安娜·卡娜琳娜》开头所言,“每一个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尤为幸福的是,在这里大家都可以敞开心扉,畅所欲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说三道四(33)由“外调”而越想越多人的思维实在是非常奇妙,那脑海如同一池平静的湖水,扔一颗小小的石子下去,就可以看到一圈一圈涟漪,以那石子击出来的中心为原点荡漾开去。于是,我由“万寿无疆”想到了《姚监复政治笑话50则》,其中一则说:文革中贵州省第一任革委会主任李再含在任时,曾经允许在群众大会上,“敬祝伟大领袖、伟大统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说三道四(32)由“外调”想起了其他昨天早上,由微信传来一条信息,我忽然想起了“外调”。今天早上醒来,又由此想到其他许多类似“外调”这样的词语。一句话,都是因为思维引起来的回忆,那么人的思维特点是什么呢?于是,谷歌一下人的“思维特点”。哎呀!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众说纷纭,无穷无尽。还真有点如鲁迅所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教育随笔(63)培养民主意识,试行竞选班长1985年9月,我执教人民教育出版社高中语文实验教材改革实验班,在学生经过半年磨合、接触之后,高一下学期开学不久,我在班上宣布“竞选班长”。要求参加竞选的同学有“竞选施政纲领”、有“竞选班子成员”、竞选成功后任期半年,还要求竞选时必须回答同学的问题。没有想到,在确定了竞选日期和时间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三道四(31)忽然想起了“外调”今天早上起来,在微信上看到一个69届的学生发来信息,说湖北省孝感和应城发生4.7级地震,武汉市有震感。小地震,无伤大碍,却忽然由这个学生想起了“外调”这件事。五十年前,他是我的学生。四十年前,他所在的工作单位派两人来找我,让我证明他读书时的政治表现。“外调”这个词,是前三十年使用频率最高的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闲话人生(74)汪厚铎老师指导我进行教学改革难忘恩师汪厚铎老先生。1982年7月26日,下午,我们语文教研组长吴六林老师告诉我,袁校长决定,“汪厚铎老师下学期和你一起备课,负责指导改革实验。”当时,我奉袁福校长指派,准备执教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下简称“人教社”)语文教材改革实验班。人教社的这套分编型语文教材《阅读》和《作文·汉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闲话人生(71)怀念恩师刘友三老先生1981年1月15日,我历经周折,终于正式调回母校---华中师大一附中工作。学校领导分配我到初中一年级教二班的语文,明确我的指导老师是刘友三老师。刘老师当时教四班,该班使用中央教科所编的语文实验教材,是湖北省和武汉市教研室语文教改实验班之一。领导让我与刘老师一起参加实验,一起备课、跟班听课。刘老师当时已经年过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闲话人生(69)我帮银行朋友去追款农垦中学书记一怒之下,免了我的教导主任职务,让我彻底从繁杂的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了。那一阶段只上两个班的课,比以前就闲多了,也有时间与朋友们聚聚聊聊。其时,海南省政府那位老朋友的姨侄小桂,从在湖北老家工作的那个银行,来海口任该行驻海南的负责人,主要任务是催收泡沫经济泛滥时在海南放贷的未收款。我们在与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