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个人资料
李培永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2-01-24 18:29:19)
深切怀念黎林同学元月20日早上打开手机,看到华师一附中64(2)班群“五江子一直”发布的消息:“沉痛悼念黎林同志”。噩耗传来,不胜悲痛!黎林同学是我们华师一附中64(2)班的班长,我与他高中同学近两年。1964年,他考取中南林业大学之后,直到2014年,我们班在武汉举行毕业五十周年聚会时才再见。五十年弹指挥间,聚会时,九十七岁高龄的班主任唐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的文革十年(22)教学渐入正轨,边教边学边思1973年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编辑室,出版了一套初中《语文》(统编)课本。武汉市教育局及各区教育局都成立了教学研究室,集中了各科有丰富教学经验的老教师研究并指导各学校的学科教学,经常组织学科教研活动,藉此提高整体教学水平。此前,还调整新老学校的领导班子,从老校调一些中年骨干教师,到新校充实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的文革十年(21)批林批孔批周公林彪“913”事件,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许许多多回忆林彪事件的文章,可谓众说纷纭,各执一词,莫衷一是。我的文革十年,正是风华正茂之时,但是,名落孙山后椎心之痛难以释怀。尽管文革风起云涌时,有幸被选为武汉市第一批红卫兵赴京,参加了1966年8月18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群众大会”,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的文革十年(20)我的两个弟弟我的两个弟弟现在都是古稀之年的退休老工人。文革初期他们两个都是武昌烈火中学,后改名“紫阳湖中学”的初中学生。大弟弟小时候经常生病,体质较弱。1968年初,我的父亲听别人说,他们461厂可以让一个子女顶父母的职进厂。马上回家与妈妈商量,让体质弱的大弟弟顶职进厂留城当工人,让体质较强的小弟弟以后下农村。父亲一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我的文革十年(19)一技之长,安享晚年1968年父亲为了我的大弟弟顶职进厂留城,才退休回到武昌通湘门外李家花园老宅,与妈妈一起安度晚年。父母当时考虑,大弟弟从小体质弱,经常生病,到农村去不方便看病,只好让才十五、六岁的小弟弟初中毕业,下放钟祥成为知识青年,准确地说,应该叫“未成年人”。不久,城里儿童传唱童谣“红灯绿灯,爹爹婆婆下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的文革十年(18)学工上工厂,学农下农场文革十年期间,学生回校“复课闹革命”之后,中学教育改革新增了两门课,而且有课本《工业基础知识》和《农业基础知识》(学校师生及课程表简称“工基”和“农基”),在学校上课是理科老师们负责,班主任要负责带学生去工厂学工、去农场学农,美其名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课堂上学的是一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的文革十年(17)下棋找高手,名师出高徒1967年12月,我到水厂路中学(以下简称“水中”)报到以后不久,我的围棋启蒙老师张继志先生,特地从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到“水中”来,带我到住在水厂路张公堤边的汤之望先生家拜访。张老师和汤先生是手谈多年的老朋友。汤先生后来又带我去拜见了湖北围棋名人,著名国手刘炳文先生,以后,我就经常去刘老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的文革十年(16)生养两个女儿,尽情尽心尽责初为人父之喜悦,低薪生活之艰难,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是大同小异,而生儿育女的全过程却不尽相同。托翁在《安娜·卡列琳娜》首页有句名言:“每个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每一个不幸的家庭都有他自己的不幸。”我以为,每一个幸福的家庭也都有他们自己的幸福。我们这个幸福的四口之家是不可复制的。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的文革十年(15)低薪生活,其乐融融我和静仪结婚时,两人一个月的工资加在一起61元人民币。好在我们两家家里不要我们负担,平时在学校生活开销也不大,在当时还过得去。大女儿出生之后,我们的工资加起来有72元了。当时的消费水平比较低,女儿每天喝一瓶新鲜牛奶,一个月才3元;一瓶液化气2.7元。反正工资管三人的基本生活是够了。小女儿出生以后,就有点捉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我的文革十年(14)初为人父,摸着石头过河1972年4月14日晚上,我和周良钧正在隔壁陈斌宿舍打扑克牌,住在四楼的舒鼎瑛跑进来大声说:“李培永!快点快点!聂静仪要生了!”原来,我们住的教学楼男厕所在三楼,四楼是女厕所。静仪睡觉前去上厕所,蹲在那里感觉尿不尽,刚好舒老师进去上厕所,就问:“舒老师,我怎么这么多尿啊!感觉拉不完啊!”已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