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通向世界冠军之路(四)

(2018-03-22 05:26:51) 下一个

通向世界冠军之路(四)

   

(三)归心似箭   

  汪深从北京发往武汉的另一封电报,是给爸爸妈妈的,电报只有四个字:“归心似箭”。此时此刻。汪深怎能忘记父母的养育之恩呢?

  走出电报大楼,看到宽阔平坦的长安街,他浮想联翩……

人生之路会是这样的吗?也许还是有坡度要好一些……坡度?!记得小时候,从宿舍大院出门后小东门到大东门的那段上坡路……

爸爸总是忙——父亲,汪定扬,长江科学院高级工程师。湖北省七届人大代表——难得带我上街玩。第一次带我上街,正遇到一位年近半百的工人拉着满载货物的板车从小东门向大东门行进,那位工人双手把握车把,全身几乎与地面成3 0度角了,爸爸只说一句:“汪深,去帮忙推一推!”话还未说完,他已走上前去推车了。终于把板车推上了坡。   

  爸爸:“累不累?”   

  我说:“有点累。”

  爸爸:“走上坡不容易吧?”

  我记不清,也许当时还未悟出爸爸的言外之意.不知道当时怎样回答的。我也记不清后来又和爸爸一起帮别人推过多少次车,但“走上坡不容易”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爸爸给我的影响何止于此啊!爸爸妈妈虽然都是从事水利研究的,但他们的藏书却包罗了古今中外文史哲诸方面的经典著作。

  小时候,看不懂那些书,只喜欢看娃娃书,爸爸妈妈就我买了一箱子娃娃书。我也不知道怎么读得那么快。妈妈每次出差买回的新书,我一会儿就看完了。妈妈以为我是走马观花没看懂,让我讲书里的内容,我没有讲不出来的时候……

  后来,会读字书了。还是看不懂爸爸妈妈书柜里的书。 他们就给我又买了许多适合我读的书。   

  上中学了,我学会了逛书店,妈妈就让我自己去买书读。

  直到上高中,我才发现爸爸妈妈的那些书真是无价之宝—那许多古书中。我尤其受读《庄子》,这又是爸爸给我的影响,爸爸不仅读《庄子》、还练气功,他长年订阅的《气功》,我是每期必读的。  

我们的星期天,常常是家庭读书日,除了姐姐陪着小外甥玩,其它人都选自己感兴趣的书或杂志读。

  爸爸忙,妈妈比爸爸更忙。妈妈真是里里外外“一把手”,在家,要负责我们的衣食住行;在外,要负责全所的工作。她太忙了,所以上次从厦门给她发电报,写明了返回时间也没有用,她不能为了我耽误工作。所以,今天这个电报最好……

等回家后,我一定象平常一样,在晚餐桌上,向爸爸妈妈讲一讲我的想法。

我们家,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是吃晚饭时。只要妈妈不出差,晚餐的饭菜是最可口的;妈妈要是出差了。那我和爸爸就只好吃面条了。吃面条倒没什么,只是饭桌上少了妈妈,就搞不成精神会餐了……

  从我懂事起,我们家的晚餐就是妈妈主持精神会餐的时间。 她把最后一道菜从厨房端到桌上。解下围裙,坐下来后的第一句总是以“所长”的口吻说:“今天谁第一个讲?好吧!还是我先讲……”

妈妈最会讲故事。她的故事比《一千零一夜》里的还要多!每天讲一个,绝不重复!小时候她把我当成她的小朋友,我爱听她讲故事,她更爱听我讲自己的事,只要轮到我讲,她总是津津有味地一边吃饭,一边听我说。

妈妈更会讲道理,尊敬老师,爱护小同学,尊重女同学,热爱集体,热爱事业……这次接到来北京集训的通知后,妈妈说:“我们和学校老师一样,希望你能取得出国参赛的资格,但也不要背包袱;只要你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能力,即使被陶汰了。妈妈也要到车站去接你!”

妈妈特别善于分析问题。记得她在学校举行的欢送我赴北京集训的会上发言时说“汪深这次能被选中去北京,首先要感谢学校领导和化学指导老师尹一冰老师,还要感谢班主任和其它各科老师,特别是几位数学老师。因为.如果不是当初班主任和教数学的倪政勇老师为他制定一个“三级跳”计划,这次不会取得这样好的成绩。当然.这也与他自己的努力分不开,希望他……

妈蚂,爸爸,我没有辜负你们的希望,终于成功了,我是多么想你们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